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伊力哈木談新疆:沒有報道出的事件 針筒新說法

伊力哈木
伊力哈木

上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發生大規模抗議示威事件。中國官方證實抗議活動中有五人喪生,但是沒有透露死者的身份。上周六,中國媒體報道稱,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遭撤職,新疆自治區公安廳主要負責人事也做出了調整。本台記者就新近發生的烏魯木齊抗議事件採訪了維吾爾在線網站創辦人伊力哈木。今年新疆"7.5" 事件發生之後不久,伊力哈木突然下落不明。8月23日他重新恢復自由。

德國之聲:9月初,烏魯木齊地區發生了萬人參與的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當地市民要求當局為市民生活提供更多安全保障。您所了解到的抗議事件是怎樣一種情況?

伊力哈木:這個應該是維吾爾網站最先透露出來的消息,自由亞洲維語網頁也做了報道,當時他們採訪了衛生廳的一個幹部。據說是在烏魯木齊民漢合校的實驗中學,這是新疆最好的學校,打疫苗針,不知道哪個部門組織打的,誰打的,但對維族學生打。報道說,有15個學生之後死亡,幾百人住進新疆人民醫院。這是自由亞洲的報道。我們有一些親戚在當地,他們也感到恐慌。過了幾天就有漢族網友在網上稱,在新疆有維族人針刺(行兇)事件。

德國之聲:被要求打疫苗針的都是維吾爾學生嗎?

伊力哈木:學校是民漢合校,但是被打疫苗針的是維吾爾族。

德國之聲:死亡學生的死因有沒有查清楚?

伊力哈木:這個不清楚,因為沒有官方的說法。這件事是自由亞洲報道的,但是我沒辦法確認這個信息的真假。

德國之聲:這個事情怎麼和針刺事件聯繫到一起的呢?

伊力哈木:我注意到漢族同胞、漢族遊行者的訴求。除了治安之外,就是要王震。大家都知道,王震對維吾爾族來說是什麼樣的人。我不知道漢族社會怎麼看。他們要的不是民主的訴求,他們要的不過是--覺得現在殺的人還不夠吧?或者說鎮壓得不夠,要再強硬一點。我支持民眾提出的安全訴求,包括人身的安全、家庭的安全,包括自己的工作環境,公民權利方方面面的東西。但是這種要求強硬鎮壓的訴求和維族的訴求根本是不一樣的。而且在新疆一直有嚴厲的措施,再嚴厲的話,會像什麼地方?像當年的南非一樣?

德國之聲:那麼之前媒體一直提到的針刺事件究竟存在不存在?

伊力哈木:我對針刺事件的真實性表示懷疑。現在雖然說嫌疑犯抓了一些人,刑拘了4個人,但是具體怎麼回事,不知道。還有一個情況就是,維族當中有一些吸毒的人,"7.5"之後他們紛紛回到新疆。其中很多人確確實實在內地是從事犯罪活動的。有報道說,他們(犯毒癮的時候)實在受不了了,就給自己打(針),但最後被人打死。

現在具體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很多維族人,包括在網上或者打電話都說,"7.5"之後7月6日,7月7日發生了什麼,維族人開的店被砸,清真寺被衝擊,維族人被打傷打死,都沒有報道。在戒嚴的情況下,漢族可以不經批准就上街,明顯對維族的態度就不一樣,這是維族的看法。從新聞來看我也認為有差距。每天有死亡的事件,被傷害的事件發生,但是官方一直否認。到現在我們沒有看到能夠證明官方說法的證據。國內媒體報道的都是漢族受到傷害。

我認為,現在民族仇恨的東西正在聚集力量。我很擔心這個東西會擴大到別的地區,民族仇恨是很難控制的。

德國之聲:您提到民族仇恨的問題,現在在新疆是不是漢族和維吾爾族之間的矛盾已經到了臨界點了呢?

伊力哈木:我覺得民族矛盾在"7.7"之後就開始聚集,很嚴重的聚集。但這個東西現在才有的嗎?以前就有,只不過沒有達到相互仇恨、普遍仇恨的程度。但是現在我認為,維吾爾族和漢族民眾間的信任幾乎沒有了。很多人從民族的角度進行思考。我認為民族仇恨已經形成了,如果控制不下來,還以民族族群的角度採取征服者的態度,任由這樣的事件再發生,人家會看到的。

可以看到,過去幾天漢族在示威的過程中也喊了一些口號,看得出來他們對地方當局也是不信任的。維吾爾人早就不信任了。別的地方一般有訴求都是對政府的,新疆這裡很奇怪,他們(維、漢)都對政府不信任,但相互也不信任,衝突在加劇。

德國之聲:上周六中國官方宣布,撤銷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的職務,但是被烏魯木齊示威群眾喊出"下台"的自治區區委書記王樂泉仍然在位。您怎樣看待新疆最近的人事調整?

伊力哈木:新疆的問題不是換某個領導人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很明顯,撤換烏魯木齊市委書記和公安廳廳長的做法是安撫漢族民眾。官方對漢族示威遊行者的態度和對維族人的態度明顯不一樣。新疆的維族人給我打電話說,維族人不許舉行集會,軍隊拿着武器對着維族人,維族人根本不敢上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