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獲刑1年,李俐哭訴:滿文軍說的不是事實



  圖為李俐接受審訊

 


  
滿文軍妻子李俐出庭受審。


  


  


  宣判後,滿文軍妻子李俐被帶出法庭

  


  滿文軍和妻子李俐


  把生日聚會辦成了 「毒品宴會」,滿文軍和他的妻子李俐在酒吧里雙雙被抓。

  滿文軍因吸毒被行政拘留,期滿獲釋後曾通過電視媒體向公眾公開道歉。而他的妻子李俐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追究刑事責任。

  今天上午10點,朝陽法院開庭審理了李俐一案。在庭審過程中,李俐堅持不肯承認自己吸食過K粉。當檢察官宣讀完滿文軍揭髮妻子的證言後,李俐帶着哭腔說道:「滿文軍說的不是事實」。

  上午12點整,法官當庭宣判:李俐因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並處罰金2000元。

  庭審現場

    面對相機 「能讓他們不再拍照嗎」

  今天上午9時,朝陽法院內面積最大的刑事審判法庭第一次坐滿了人。

  對於李俐開庭受審,滿文軍的家屬和朋友無人前來,坐在旁聽席上的無一例外全是記者。

  為了保證效果,在開庭前半小時,電視台的記者就開始請公訴人配合進行「綵排」,以測試聲音效果。

  上午9時50分,李俐被押上法庭。她剛一進門,記者按動相機快門的聲音就此起彼伏。

  當法官開口對李俐進行訊問時,她提出請求:「法官,您能讓他們不再拍照了嗎? 我聽不到您說話,只能聽見啪啪的聲音。」

  法官沒有回答她,只強調這是公開審理的案件,之後將剛才提問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面對訊問 每次答完都說「謝謝」

  坐在椅子上,李俐起初十分鎮定。每回答完法官一個問題,她都在答話最後跟上一句「謝謝」。

  被問起何時第一次吸毒,李俐沉默了半分鐘後說,她是今年4月初的一個晚上開始「第一次」的。

  她說,聚會當晚自己喝多了,朋友王冰洋說其一個朋友手裡有搖頭丸,可以解酒,於是她就吃了。之後,她開始多次服用搖頭丸。其間,王冰洋一共幫她買了40多顆。

  接着,李俐堅稱,自己當晚只服用了半顆搖頭丸,其他的只給過兩個朋友服用,剩下的「隨手」放到了桌子上。

  當法官訊問她,為什麼要將搖頭丸放在桌子上時,李俐想了想,稱自己當時這麼做「沒有任何目的」。

  李俐還說,檢方稱其吸食過K粉,也不是事實。「我有嚴重的鼻炎,在頭腦清醒的情況下不可能去吸食。」她說。

  當檢察官表示,她現在的供述與她在公安機關偵查階段時的供述不一致時,她辯解稱,當初是因為緝毒民警說她的尿檢里有K粉成分,面對「高科技」,她只好承認了。

  面對證言 「滿文軍說的不是事實」

  鑒於李俐不承認吸食K粉,檢察官隨即宣讀了「未到庭的證人」滿文軍的證言。

  證言中,滿文軍明確指認,聚會是妻子提前半個多月組織的。他到場後,親眼看到妻子和其他兩個人一起在吸食K粉。

  當檢察官宣讀這份證言時,李俐始終面無表情。但當法官訊問李俐意見時,她已經帶了哭腔:「滿文軍說的不是事實!」

  接着,李俐的朋友王冰洋等人也相繼在證言中揭發了李俐。王冰洋說,只要是她的朋友,她都給了對方搖頭丸。而且,此前,李俐也多次給朋友吃過搖頭丸一起「樂和」。

  潘某則稱,其親眼看到李俐拿着一瓶類似於蛇膽川貝液一樣的藥品,問旁邊的人是否要都加到可樂里。之後,李俐將藥水全部倒了進去,和其他人一起將兌好的HAPPY水一飲而盡。

  對於這幾位朋友的證言,李俐也一概認為「不是事實」。

  案情回放

  2009年5月18日,滿文軍的妻子李俐為了慶祝自己40歲生日,在位於朝陽區的cocobanana歌廳的1號包房,邀請了幾十個朋友聚會。

  當晚9時左右,李俐和丈夫滿文軍一起來到歌廳。為了讓不勝酒力的自己能「多喝點」,也讓朋友們都玩得興奮些,李俐準備了十幾粒搖頭丸供眾人在聚會中吸食。

  聚會中,李俐自己也吸食了搖頭丸等毒品,還喝了朋友敬她的「Happy水」(一種由冰毒和可樂兌成的新型毒品)。

  5月19日凌晨2時,接到舉報的朝陽警方突擊檢查,繳獲搖頭丸數粒,並將滿文軍夫婦帶走。

  後朝陽檢察院認為,李俐的行為已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故公訴至朝陽法院。根據相關量刑規定,李俐可能被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6月3日,滿文軍行政拘留期滿。

  6月8日,滿文軍通過《法治進行時》就「吸毒事件」公開道歉。

  各方說法

    李俐 看守所的生活與過去是「天壤之別」

  承辦此案的朝陽檢察院毒品犯罪專案組檢察官馬雲星告訴記者,在提訊中,李俐表現得十分配合,認罪態度良好。

  馬雲星介紹,在審訊中李俐交代長期以來相夫教子的生活讓她覺得很平淡,一次偶然的機會李俐接觸到了搖頭丸。

  因為當時吃完回家睡了一覺感覺就消失了,李俐也就以為自己不會因此成癮。但沒想到這個「樂子」會把她推向犯罪的深淵。

  馬雲星介紹,李俐曾毫不諱言地說,看守所里的生活與自己過去的生活是「天壤之別」。「最初進來的那段日子像做夢一樣。出去放風時聞到外面的空氣、抬頭看到飛機時都會有很多的感觸。」李俐對檢察官說。

  馬雲星介紹,在看守所里,一說到自己的家人李俐就淚流滿面。「她說自己對不起丈夫,連累了他。並且不敢想像這件事會給丈夫滿文軍的事業帶來多大的影響。」馬雲星說。

  提到9歲半的兒子和患有心臟病的老父親,李俐更是幾度哽咽。李俐對馬雲星說:「我從沒像現在這樣想念他們。以前天天在一起有時候會煩,我曾說過『如果有一天早上醒來看不見你們該有多好,我也給自己放兩天假』。現在回想起當時真是太不懂得珍惜了……」

  宋柯 滿文軍最快本月開始工作

  記者昨日撥打滿文軍電話,仍舊轉到移動秘書台。隨後記者致電滿文軍所在的公司太合麥田老總宋柯,他告訴記者,滿文軍也為了妻子的事備受困擾。

  宋柯表示,滿文軍自從6月3日離開朝陽區看守所後,至今沒有參加過公開的演藝活動,公司也推掉了很多演出的邀約。

  宋柯表示,滿文軍目前主要是休息、調整,同時也在等妻子的事情出結果。此外宋柯還表示,滿文軍因為是初犯沒有癮,因此也不需要戒毒。

  據了解,滿文軍曾經是兒童社會救助工作委員會(簡稱兒助會)腦癱項目愛心大使。吸毒事件發生後,兒助會撤銷了滿文軍的愛心大使身份。但兒助會方面表示,隨時歡迎他來參加公益活動。

  宋柯向記者透露,上周滿文軍在內蒙古包頭參加了兒助會的純慈善活動,還向兒助會捐了款。「現在做一些事,也不是為了復出而去做的,也不希望媒體報道,不希望被人說成是炒作,確實是他個人想做的一件事。工作實際上也有不少,但是都推了。」宋柯說。

  宋柯表示,滿文軍本人希望等妻子的事情有了結果後,再正式面對公眾。滿文軍將最快在本月開始工作。

  相關新聞

    新型毒品案件超半數

  2008年至2009年6月底,朝陽檢察院共審查起訴毒品犯罪案件280餘件、嫌疑人300餘人。其中新型毒品犯罪案件佔了半數以上。

  馬雲星介紹,目前新型毒品犯罪的絕對數量與所佔比例均已趕超海洛因、大麻等傳統嗎啡類毒品。自上世紀90年代以冰毒、搖頭丸為代表的新型毒品進入我國以來,新型毒品的種類在不斷擴展。

  與此同時,麻古(甲基苯丙胺、咖啡因混合物)、氯胺酮(俗稱K粉)、肖甲西泮、硝甲安定等其他新型毒品的案件數量逐年上升。

  馬雲星介紹,與傳統毒品相比,新型毒品的傳播噱頭不斷翻新。如 「Happy水」、「迷奸粉」、「快樂丸」等極具挑逗性的綽號,對接觸者產生巨大的心理誘惑。

  馬雲星同時表示,新型毒品大多形狀新穎、顏色鮮亮,吸食後能出現幻覺、情感衝動等極度亢奮狀態,迎合了時下青年人追求新奇、崇尚刺激的心理。

  馬雲星說,加之毒販們鼓吹「明星和有錢人都吸毒」、「吸毒能減肥」、「吸新型毒品不會上癮」等錯誤觀念,使社會公眾放鬆對新型毒品的警惕,將吸食新型毒品作為結交朋友的時尚來追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法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