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民生 > 正文

大學生村官考公務員發瘋 被父母鎖鐵籠兩個月

2004年,被分配到廣西三江縣做村官的大學畢業生楊盛敏,在考公務員失敗後發瘋。父母為了避免楊盛敏傷人,不得已焊制鐵籠,將他鎖入囚禁了兩月,並給他的手腳帶上鎖鏈。


圖為楊父看望兒子時的情景。

  囚籠兩月的楊盛敏已經形銷骨立,極度虛弱。


  3 月15日下午,廣西腦科醫院的專家來到柳州三江縣林溪鄉,將因失意而發瘋被關在鐵籠里的楊盛敏接到醫院,接受免費治療。楊盛敏1996年考取了廣西大學。 2000年畢業後,被分配到該縣當村官。2004年,村官要繼續任職,必須考上公務員。然而,楊盛敏卻考砸了。他隨後發瘋,父母焊了鐵籠,將他鎖進。

  另據南國今報3月17日報道 3月15日下午3時許,廣西腦科醫院的專家與三江侗族自治縣林溪鄉美俗村美俗屯的村民,來到距該村七八百米遠的一座小山上,他們撩開一座低矮小窩棚上的稻草時,一名蓬頭垢面的青年男子赫然躺在一個狹窄的鐵籠里!站在旁邊的該村村民楊付於夫婦,此時早已老淚縱橫----鐵籠里正是他們一直引以為榮的惟一34 歲兒子楊盛敏。

  家有驕子 父母欣慰

  楊付於夫婦均年近七旬,膝下有三名子女,兩名女兒已經出嫁。惟一的兒子楊盛敏,從小就是個聰明懂事的孩子,學習成績非常好。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便以全鄉第一名的成績,考上該縣最好的中學---- 三江中學。初高中的時候,成績也是名列前茅。1996年,他考上廣西大學農學院土壤與農業化學專業,是村裡的第二名本科生。

  儘管兒子給夫婦倆臉上添了光,但也給原本就貧困的家庭增加了巨大的壓力。為了給兒子籌學費,夫婦倆不管颳風下雨,早出晚歸上山幹活。楊付於說,為了給兒子攢學費,每天能掙四五元錢的體力活,他也願意干。即便這樣,每到兒子開學,夫婦倆仍然要向親友借錢。雖然辛苦,但是看到兒子爭氣,夫婦倆覺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2000年,兒子畢業後,被分配到該縣良口鄉寨塘村當村長助理。有了收入後,兒子很快給父母蓋了新房子,一家三口過得和和美美。夫婦倆以為,日子就會一直這樣過下去。不曾想,不幸稍稍降臨這個家庭。

  考試失利 精神失常

  2004年,楊盛敏參加公務員考試,但考砸了。那次考試失利後,性格原本就內向的楊盛敏,變得更孤僻了。他開始有點胡言亂語,爾後總是以為別人要害他,在家裡吃飯喝水也要和父母分開,看到別人多看兩眼,就罵別人。

  剛開始,夫婦倆以為兒子撞了邪,不斷地為他求神拜佛;之後,他們又懷疑是建在村廟大門前的房子擋住了廟的香火,衝撞了神靈,為此還搬了家。然而,楊盛敏的情況卻得到不任何改善。最後,他們不得不將兒子送到融安縣精神病院檢查。

  經過醫生診斷,楊盛敏患上了間歇性精神分裂症,需住院治療。經過3個多月的治療,楊盛敏病情有所好轉出院回家養病。此後的一年多時間裏,楊盛敏依照醫生的吩咐,按時服藥,言行舉止已不再像以前那樣動輒罵人,甚至還經常和父親到村裡做客,也上山勞動。楊付於夫婦以為兒子的病就這樣好了,感到非常開心。

  打罵村人 鐵籠囚瘋

  然而,今年春節前的一天凌晨二三時,楊盛敏突然扛着斧頭和鋤頭躥出家門,用石頭砸爛了村民吳金艷的房子玻璃和瓦片後,又用鋤頭砸開村民吳軍的小賣部門口,然後進入小賣部把電視機、貨櫃和啤酒砸得稀爛。吳軍三口當時正睡在小賣部里,見狀連忙跑了出來。村民們聽到異響後,紛紛披衣起床來到小賣部外。楊盛敏見人越來越多,丟掉手中的鋤頭和斧頭,跑回了家。

  知道兒子又發瘋後,楊付於夫婦當晚就請村民幫忙,將兒子捆了起來。此前,楊盛敏曾先後有過兩次毆打老人的行為。由於給兒子治病和賠償兒子打砸村民財產的損失,夫婦倆已債台高築,再也拿不出錢送兒子去醫院治病了。為了不讓兒子撞禍,傷害到村民,同時避免村民們憤怒之下傷害到兒子,經過一個難眠之夜,兩位老人第二天作出了一個痛苦的決定:請人幫忙用鋼筋焊了一個鐵籠,將兒子鎖了進去,並給他的手腳帶上鎖鏈。為了不讓兒子歇斯底里的叫喊聲影響到村民們的正常生活,他們還將鐵籠子放到距村子七八百米遠的小山上。

  此時,距春節只剩下了四五天時間,儘管村裡已洋溢着過年的氣氛,但是夫婦倆卻為被囚在山上的兒子愁腸百結。為了兒子,夫婦倆起早貪黑,給他送飯,操碎了心。楊付於長期失眠,而老伴則整日以淚洗面。兩人說,為了這件事,他們甚至想了結此生。然而想到如果自己撒手離去兒子怎麼辦,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囚籠兩月 形銷骨立

  楊盛敏的不幸遭遇,經柳州電視台3月13日報道後,引起社會各界的同情。廣西腦科醫院決定將他接到柳州,免費提供治療。3月15日,腦科醫院的4名專家與記者一行,驅車來到美俗村接楊盛敏。

  在楊付於夫婦的帶路下,一行數十人來到了這座小山上。在一棵海碗粗的楊梅樹下,一座小小的窩棚被稻草和塑料膜蓋得嚴嚴的。掀開稻草和塑料膜,一個高約 1 米、長約2米的鐵籠出現在大家面前。蓬頭垢面的楊盛敏正躺在裏面,鐵籠下面鋪着一張破棉絮,靠近他的頭部則擺着3個飲料瓶。離着幾米遠,便能聞到一股異味。由於鐵籠所處的位置在一個斜坡下,每當下雨,從坡上流下來的雨水就會被墊被全部吸取。前幾天春雨連綿,使得這個鐵籠里的被子散發出陣陣霉味。雖然當天天氣晴朗,但是整床墊被仍濕漉漉的。被關了兩個多月的楊盛敏一臉憔悴,神情萎糜,眼神獃滯。

  楊付於來到鐵籠外面,將帶來的盒飯遞給兒子。楊盛敏搖搖頭說「不餓」。老人便急切地說:「那吃肉就得了。」老伴則蹲在鐵籠外面,淚流滿面地為兒子梳理那頭篷亂的頭髮。

  由於長期無法活動,村民把鐵籠打開後,極度虛弱的楊盛敏甚至無法坐起來。楊付於和一名專家鑽進籠子,才將楊盛敏抬了出來。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當看到楊盛敏兩條瘦骨如柴的腳裸上有兩圈流着膿的傷口時,楊付於夫婦的眼淚還是如斷線的珍珠往下流。這些傷口是被早前套在腳上的鐵鏈磕傷的。由於得不到及時治療,傷口已經嚴重發炎流膿。

  免費治療 終露笑容

  廣西腦科醫院神經內科五病科主任周偉東告訴記者,通過對身體外部的檢查,楊盛敏腳上的外傷如果得不到及時治療,可能會造成敗血症;由於長期飲食不規律,且得不到自由活動的空間,他身體內的水電解質和水平衡可能會出現混亂,影響身體機能;長期關在這裡,可能會受寒,長期營養不良也可能造成內臟功能衰退。根據家屬和村民的講述,楊盛敏有暴力傾向,因此考慮他患了間歇性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性較大,但也不排除患了躁狂症的可能。因此,接他回醫院後,將對他進行全面的身體檢查,看是否還有其他疾病,以便確定一個綜合的治療方案。

  周偉東介紹,打算先從治療外傷着手,將感染控制好,並對他的身體機能進行調理。待機體和機能得到恢復,能夠耐受抗精神病的葯後,再組織專家會診,以確認病症。然後再用抗精神病的葯,幫助他控制病情,讓他慢慢恢復,回歸社會。

  當晚8時28分許,楊盛敏終於被送進了廣西腦科醫院。醫護人員用輪椅將他送上病房,安排住到5病科63號床後,便幫他修剪指甲,並進行內外科體檢,心電圖顯示心臟正常。之後,醫生開始對他的腳傷進行初步清刨消毒處理。期間,對於醫護人員的提問,楊盛敏均能清楚回答,並露出久違的笑容。

  競爭激烈 學會堅強

  廣西同望律師事務所的毛錦華律師認為,楊付於夫婦將兒子囚禁限制其自由的行為,儘管從法律上來說是違法的,但是考慮到兒子發病時可能會危及他人的財產和人身安全,作為父母採取這種下策實在是無奈之舉。應該說,他們是犧牲了兒子的權利,保全了他人的財產和生命安全。

  廣西大學政治學院的烏尼日爾院長認為,在這個競爭日趨激烈的社會,作為已經踏入社會的大學生,必須正確看待名與利,成功與失敗。對每一個人來說,成功和失敗,都有不同的標準,只要大家對自己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不管遇到什麼挫折,才能坦然面對。因此,她提醒大學生,不但要做好成功的準備,也要有接受失敗的心理準備。此外,她覺得,學生也應該對自己有一個正確的評價,而不應該一味地將成功的標準無限提高;同時,還必須學會堅強,以適應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四川在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