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安佐·波特:鼬鼠向熊貓作揖


鼬鼠向熊貓作揖 ()

導言:現在,我們可以看到IOC(國際奧運委員會)再一次背叛了它的宗旨,把奧運會的舉辦權交給一個強大的獨裁主義國家,中國鋼鐵般的審查制度對我們的將來是一種警告。

國際奧運委員會(IOC)那些刁鑽的鼬鼠們把奧運會舉辦權給予中國的獨裁者,現在雙方全都引火燒身,此情此景實在讓人忍俊不禁。

更可笑的是IOC的主要發言人,一向油嘴滑舌的凱文·古斯普(Kevan Gosper)先生,此時磕磕絆絆地試圖說明IOC是如何跟中國做交易,連言論自由也給賣掉了。

對,容我再解釋一遍,凱文·古斯普要說的是,為什麼IOC的官員們私下裡吞下自己的承諾,容許中國審查屏蔽包括那些為奧運工作的新聞記者的網站。

首先,讓我們來回顧一下國際奧委會歷史上的這次奇恥大辱。

1936年,國際奧委會把奧運主辦權交給希特拉。這樣的教訓並沒有讓這群鼬鼠們清醒。七年前,彷彿是想拿獨裁者的手再擦亮奧委會的金字招牌,他們認為現在該把舉辦權交給另外一個極權主義國家了。於是,2008年的比賽就交給了中國。

中國的統治者很想舉辦這個世界級的體育盛事,原因是顯而易見的。

中共在體育比賽、設備、宣傳上的花費了超過400億美元,這麼大的開支可不是為了讓全世界的人去看運動員們滿場跑。他們有自己的打算,他們是要利用這個龐大的電視平台向全世界展示新世紀的中國曙光,並且對那些並非民選的領導們表示敬畏,因為這些領導們光榮地為自己的國家贏得了陽光下的一席之地。

IOC為什麼要把奧運慶典交給中國,讓它為極權主義塗脂抹粉,交給一個如此充滿怨憤強硬要求自己地位的國家?其中的緣由尚不明朗。

可以肯定的是,IOC拿了中國的錢,提名北京為奧運主辦城市,連奧運會憲章的規定也不顧了——憲章在闡述奧運會的主旨時說:奧運「是為了促進人類社會的和諧、安寧,關注人類尊嚴使其得到保障。」好,那麼,這就是為什麼IOC這些背信棄義的鼬鼠們把奧運舉辦權交給中國的理由?中國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法制、沒有選舉權,在國際事務中一向為諸如津巴布韋、蘇丹、緬甸這些專制統治者撐腰。

呵,主意聽起來不錯。IOC的一些頭腦聰明的鼬鼠們於是乎宣稱,他們有個很巧妙的計策可以贏上一把,這主意那些愚蠢的中國人保准沒辦法應對。

把奧運舉辦權給中國,就可以事實上促進中國的人權,IOC的能人們說。中國將被迫繼續開放,乖乖遵從國際準則。這不,中國領導們滿口應允下來,甚至答應把北京黃泥色的天空變乾淨。

接着,IOC還得意地補充說,中國曾經特別承諾過,要讓記者們有完全的自由進行採訪,他們將享有所有在悉尼奧運和雅典奧運期間曾經有過的一切。說得更準確些,海外記者們將被允許採訪當地居民,包括採訪抗議人群,以及無限制地使用互聯網。

直到上個月,IOC的頭頭兒傑奎斯·羅傑,還在重複這樣的許諾:「海外媒體將被允許在中國自由報導和發表他們的文章,中國將不會對網絡進行審查。這還是開天闢地頭一遭。」

然而,IOC主要發言人凱文·古斯普在星期三承認(甚至傑奎斯·羅傑也說過),IOC曾經秘密同意讓中國做一些(與早先的許諾)相當背道而馳的事情。凱文· 古斯普說:「我非常遺憾,北京奧委會宣布了在奧運期間將對網絡進行限制。」他說:「我現在了解到有些IOC官員與中國磋商過,中國將屏蔽一些敏感的網站,而這些網站是與奧運無關的。」凱文·古斯普在一個新聞發佈會上坦承。

那麼,IOC與中國「磋商」之後的結果如何?一個網站需要「敏感」到何種程度才會被屏蔽,不讓在中國的記者們看到呢?

已經在北京的記者們目前已經發現了一長串被封的網站,這使他們吃驚不小。被封的網站不僅有大赦國際、法輪功和西藏組織,還有美國之音、BBC、自由亞洲電台、半島電視台和德國之聲,連台灣報紙也被屏蔽掉,甚至Google.com以及Wikipedia也無法正常瀏覽。

更有甚者,在旅館裏使用網絡的記者們被告知,有關方面已經安裝了間諜軟件,這可以查出他們去過什麼地方。

IOC如此隨意地把自由送進中國的虎口,現在他會為挽回自由而戰嗎?

戰鬥?想得美。凱文·古斯普已經表示不介入中國事宜了。他說:「現在,我專註於保障對比賽本身的報導不存在障礙。」

作出了承諾,卻又繞彎子不兌現,封堵網絡問題當然不是唯一的例證:

北京的天空乾淨了么?沒有。依然是滿天泥黃。

人權得到改善了么?沒有。當地的抗議者們被塞進公共汽車運出北京,或者關進監獄。

高精度圖片
媒體帳篷:「嘿,我的網站被封了。」「我也是。」()

許諾給新聞記者們的採訪自由兌現了么?簡直是笑話:甚至官方廣播機構的廣播員們在公共場合錄音也被警察制止。同時,那些記者要採訪居民先要獲得寫作允許,當他們鑽空子走向居民時,被安全警察阻止。在天安門廣場──那個六四的屠殺之地──禁止廣播,從晚上11點到早上6點,從早上10點到晚上9點。

中國對於自由權利的肆意剝奪,就好像是在給來到中國的成千上萬名西方記者和官員們上了一堂社會主義中國的時事教育課——告訴他們中國代表了一種對自由世界的真正威脅。

這難道就是中國真正想傳遞的信息?它本想利用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來贏得全世界的好感,事與願違,它恰恰給我們提出了警告。

奧運火炬在澳洲街道傳遞時,我們已經看到了中國部署的那些穿藍制服的外交安全警察,提醒我們中國原是一個沒有自由的國家。

也是在奧運火炬傳遞時,中國駐堪培拉大使館調遣大量的挺共者舉行遊行示威,來恐嚇人權抗議者,提醒我們中國一貫的傲慢自大。

下周奧運會將正式開幕,場面絢麗,花里胡哨地綴滿了中國新權威的標記,人海澎湃,而個人的尊嚴卻如塵土委地。面對這一切,我們會美夢猛醒,認識到中國主宰這個世紀的可能性正在增長。

同時,本周IOC里的那些鼬鼠們的所作所為也給我們上了另外一課——我們滿懷信任地把向極權主義政權傳播西方的價值觀的任務託付給一些公共機構,而事實上,這些機構反而有可能幫助專制國家向西方傳遞他們的極權主義價值觀。

中國已經讓我們看到了,只要會給他們的精英政權帶來威脅,任何協議,任何法律,它都不會遵守。

奧運到了。西方人該邊看,邊感受極權政權的威脅。()媒體帳篷:「嘿,我的網站被封了。」「我也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