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賭徒的錯覺

    賭徒們在賭桌上吆五喝六的時候,總是信心十足,堅信自己會贏錢。他們容易陶醉在錯誤的判斷中。

 

    喜歡找規律

    賭徒容易犯的一個錯誤是相信賭博中存在秘訣。常勝的賭徒自以為通曉了某些奧妙,樂此不疲。他們在賭輪盤時,總是根據前幾次紅色或黑色出現次數,堅定地押上這一把。

    比如說,前幾把輪盤上出現的都是紅色,他們就會認為紅色出現的概率比較大,一直把寶押在紅色上。或者有些人自以為懂得一些概率知識,認為紅色已經出現過幾次,也就意味着黑色要出現。即使這次不出現,下次也會出現,便把寶押在黑色上。

    一對年輕的夫婦到拉斯維加斯度蜜月,丈夫在賭場豪賭一番。最後一天,丈夫將他們留作紀念的最後5美元籌碼押在了17上,竟然贏了。不到一個小時,他居然贏了200萬美元,而且都是押在17上。他乘勝追擊,將所有的錢都押在17上,這次小球開出了18。

    他垂頭喪氣地回到房間,太太問他:「手氣怎麼樣?」

   「還好,只輸了5元錢。」

    這個男人為什麼一直把錢押在17上呢,因為他頭一個小時里押17贏了錢。他相信,只要押17就一定會贏。他認為自己是有根據的,而不是盲目的。誰知,他總結出來的這個規律並不可靠,小球偏一偏,他就輸光了。

胸中懷勝算

    賭徒們希望從概率上悟出骰子和輪盤的真諦,可惜他們對概率理解錯了。

    假如,瓊斯先生和太大有5個孩子,都是女兒。瓊斯太太說:「我希望我們下一個孩子是兒子。」瓊斯先生信心十足:「親愛的,在生了5個女兒之後,下一個肯定是兒子。」

    瓊斯先生對嗎?顯然不對,因為下一胎是男是女跟已經生過幾個女孩沒有關係。

    那些賭徒呢?犯了同樣的錯誤。他們以為,盤子轉過很多紅色數字之後,就會落在黑的上,他們就贏了。然而,每一次輪盤轉動,紅和黑出現的機會永遠相同,不管前面出現過多少次黑的,每次你押紅的,押中的機會仍是50:50。猜硬幣時,10次中有8次正面,其中連續出現4個正面!似乎其中有一種規律性。但是,次數越多,就越會發現正反面出現的機會近乎相等,預測變得越來越不可能。

    人們總是渴望知道事物發展趨勢,但隨機現象總是任意的。骰子和輪盤既沒有記憶,也沒有良心——每一輪、每一個數字選擇都是一次新的不同的事件,不受以前事件影響。如果上一輪的結果能夠按照預期方式影響下一輪,賭場就要破產了。

    既然沒有規律可循,賭徒們其實是在玩概率遊戲,每賭一次,就是跟概率作一次挑戰。這是不可能贏的。

   

     滿眼是贏家

   

     賭徒還容易被賭場上不斷出現的暴發戶所迷惑。

    報紙上經常報道,某個窮困潦倒的人掏出最後兩元錢買了一張彩票,中了百萬大獎,或者,某人兩年來堅持用自己生日數字買彩票,終於一夜暴富。

    人們聽到的總是某人贏了多少錢的新聞,看到的總是某個贏家把錢席捲而歸的報道。看起來好像人人都在贏錢。大家蜂擁而去,在賭桌上傾其所有。當兩手空空離開賭桌的時候,你發現自己永遠離發財一步之遙。的確不斷有人贏錢,可惜不是你。

    那些贏錢的幸運兒都確有其人,有些還是你的街坊,似乎中百萬大獎並不難,甚至還有人連中兩次。不過,只要你計算一下彩票和輪盤、骰子的概率,就會知道你贏錢的可能性低得可憐。你身邊有人中獎,並不能改變這個概率。

    心理學家認為,人們對外部世界的認知,是一個注意、感知、判斷的過程。這一過程不可能做到完全客觀、全面,畢竟人的注意力總是有限的。我們只能對其中的某些局部有選擇性的注意、感知和判斷。

    例如乘坐飛機,安全或者不安全的選擇,取決於注意的焦點在哪一面,大多數人對乘飛機旅行的安全性有足夠信心,注意的是飛機失事概率很小這一面;也有人對媒體報道飛機墜毀場面印象過於深刻,注意的是其不安全的一面。這種過於關注小概率事件的認知,顯然會妨礙我們的正常行為。

    賭徒也是這樣。報紙、電視,甚至流言,對那些暴富故事的反覆宣傳,在他們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們只記得有人瞬間成為富翁,卻對上千萬和他們一樣的「倒霉蛋」視而不見,滿懷信心地進入賭場,直到輸掉最後一枚硬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青年博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