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雪豹事件再生波瀾:拍攝者曝錄像非自己所拍



截圖隱約可見一隻周身都是黑色斑點、體型與老虎類似的動物。(資料圖片)

自從甘孜州石渠縣農林局提供的一段野生雪豹錄像在北京舉行的國際雪豹生存策略研討會上被披露後,3月10日,本報率先以《我省拍到國內首個野生雪豹錄像》為題,推出了石渠縣農林局副局長黃勇拍攝這段野生雪豹錄像的詳細報道。但在3月12日,隨着媒體的跟進採訪,黃勇卻突然聲明:「我拿腦殼擔保真實,但拍雪豹的不是我」,原本爭論不休的「雪豹視頻事件」再掀波瀾。


為什麼轉眼間黃勇突然申明自己不是拍攝者?那麼雪豹的真實拍攝者到底是誰呢?為接近事實真相,本報記者從成都連夜出發,歷經25個小時,於昨天凌晨3時30分抵達甘孜州石渠縣——

到底誰拍的

到雪豹拍攝點求證

3月12日上午8時,僅有7.1萬人口的石渠縣城的街頭冷冷清清,不久前的一場雪災給這裡的人們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記者在街頭對當地10位居民進行了關於網絡信息的隨機調查,其中只有一個人知道「周老虎」事件,沒有一人知道關於黃勇拍攝到雪豹的事情。顯然,在他們眼中,關心生產自救比關心「周南虎」「黃雪豹」更重要。上午10時許,在石渠縣德西街高城茶樓,甘孜州石渠縣農林局局長何培錚、副局長黃勇先後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

對話者:石渠縣農林局局長何培錚

不是炒作

只希望大家一起保護雪豹

本報記者:何局長,貴局提供的一段雪豹錄像在北京舉行的國際雪豹生存策略研討會上,被來自全球15個國家的上百名專家認定其真實性後,你有何感想?

何培錚:啊?什麼會議?我不清楚。

本報記者:你們在2007年10月8日拍攝的雪豹錄像,為什麼一直到今天才面對公眾?

何培錚:主要是鑒定程序問題,黃勇副局長是在2007年10月26日給我看的雪豹錄像。在2007年11月初我們就上報到省林業廳相關部門。

本報記者:網上關於雪豹視頻討論得非常激烈,大家各說不一,有的甚至說你們是在炒作?是這樣嗎?

何培錚:純粹亂說!我們從拍攝到雪豹再到今天,沒有想、更沒有說要利用雪豹來做什麼文章。你也看到了,我們這裡交通訊息比較閉塞,連你說的在北京舉行的國際雪豹生存策略研討會我們都不知道。再說,我縣從今年1月以來,遭受了百年不遇的雪災,目前全縣上下正在積極抗災自救,又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拿雪豹來炒作呢?而上報拍攝的雪豹錄像,我們的初衷就是想知道野生雪豹的價值。我們之所以不迴避新聞媒體的採訪,主要是想通過宣傳報道,讓人們共同保護雪豹,保護生態環境,共建和諧家園。

對話者:石渠縣農林局副局長黃勇

絕對真實

但錄像確實不是我拍攝的

本報記者:黃局長,最近在北京舉行的國際雪豹生存策略研討會上,您提供的一段野生雪豹錄像引起社會各界強烈反響,有人懷疑這段錄像的真實性?甚至稱你是「黃雪豹」,您怎麼看?

黃勇:我也知道關於這段錄像在網上引起了一些爭議,此時此刻,我想說明的是,我敢拿我的人頭擔保,這段錄像絕對是真實的,所以喊我「黃雪豹」我無所謂。但錄像不是我拍攝的。

本報記者:您當時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不是說是你自己拍攝的嗎?你承認自己是「黃雪豹」,是不是大家可以認為你就是拍攝雪豹者?

黃勇:我只是說這段雪豹視頻絕對真實的!事情經過是這樣的,其實在2007年9月26日到 10月8日,就有真達鄉村民發現了雪豹蹤跡。10月8日11時左右,有一個喇嘛(具體名字忘記了)來真達鄉報信說,他發現了雪豹,當時我正駐真達鄉辦事。我吩咐了報信喇嘛回去守候,吃過午飯後,我就和另外一個喇嘛和村民一同到距離真達鄉40多公里外的普馬村,我由於體胖,行走緩慢,當我來到山上時,報信喇嘛正拿着一個家用DV,他說已經拍攝好一陣了。我接過DV朝他們給我指點的方向看去,一隻雪豹正躺在草地上。沒一會兒就走了。其實我根本就沒拍。

本報記者:您在不同場合都承認雪豹視頻是自己所拍,現在公眾都認為這段珍貴的雪豹視頻就是您拍的,您現在突然又說真正拍攝雪豹者另有其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黃勇:我們上報的資料上有我的名字,我想可能是他們誤會了吧。誤認為就是我拍攝的。

本報記者:那您在2月份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怎麼說是您自己拍攝的呢?而且綠色康巴促進會長彭基泰還特意委託本報記者帶話邀請您以拍攝者身份參加在北京舉行的國際雪豹生存策略研討會,當時您依然沒有說自己不是真正拍攝者。為什麼?

黃勇:開始我是說一個喇嘛把DV拿來我拍攝的……關於參加野生雪豹研討會,我已經給彭老師說了,由於我們要抗災救災,走不了……

本報記者:如果沒有發生災情,您會去嗎?

黃勇:不會。

本報記者:是因為自己不是拍攝者而尷尬嗎?目前為止,你是第一次面向媒體承認說這段野生雪豹不是你自己拍攝的嗎?

黃勇:我可以負責任的說,這是我第一次向媒體說野生雪豹視頻不是我拍攝的。

(至於黃勇為什麼要在先前聲稱雪豹是他從親手拍攝的,由於黃勇的迴避和沉默,記者始終無法追問出結果。)

村民講述

我曾親眼看見過雪豹

昨日,本報記者石渠縣農林局黃勇、向斌、依嘎一行驅車到距離縣城360公里左右的真達鄉,由於路況不好,下午5時左右才到真達鄉。而這裡距離發現雪豹的普瑪村還有近50公里的山路。當天暫時無法趕到那裡,就在真達鄉尋找了幾位親自見到過雪豹的當事人了解情況。

由於語言不通,真達鄉婦聯主任西瓜充當翻譯,兩位村民將當年的情況向記者作了介紹。70歲的村民嘎絨刺來說,他在上個世紀60年代見到過「煞」(當地人稱雪豹為煞),他稱,當時好象是八九月份,一天下午6點過,他和當時的鄉黨委書記趙朝一起,在現在的鄉政府後面山上打獵,他看到一隻灰色的動物在500米遠的山崖上跑,他很驚奇,立即詢問同行的趙朝,才得知是「煞」。據老人介紹,當地人都曉得 「煞」,「煞」經常傷害當地村民的牲畜。主要是傷害羊,吸羊血。據當地村民介紹,「煞」吃了牛羊的血像喝醉了酒一樣,睡在羊圈裡。

77歲的俄日老人說,1983年他親眼看見過一隻「煞」。據他介紹,一天下午,他看到一隻「煞」在村口出現,回家後,才發現自家分到的7隻羊在山上被「煞」咬死了。第二天他就提着獵槍上山去找,在一個崖洞裏面發現一隻「煞」正在熟睡。怕驚動了「煞」,他悄悄離開了。

村民班久澤仁也說,他在30多歲時,在甲日村唐崗隴的草甸上看到一隻「煞」帶了兩隻小崽崽在草甸上玩耍,他當時感到非常驚奇,就吼了兩聲,「煞」就急忙和兩隻小崽崽離開了。

從老人帶我們去看當年打死「煞」的現場回來的路上,我們遇到了下鄉回來的真達鄉鄉長柯生,他得知記者了解「煞」的情況,他又向記者介紹10日,該鄉更思村支部書記甲它向他反映了前幾日,在山上發現雪豹在當地的冬季牧場有活動。鄉長說,去年當地村民還向他反映有「煞」在當地的真其溝喝水。

事態進展

真正拍攝者是誰

明日可見分曉

昨天下午2時左右,記者正在高城茶樓寫稿子,幾名省內媒體的記者走進茶樓就問服務員:農林局何局長和黃副局長在不在?他們要採訪雪豹事件。

隨後,記者從石渠縣委宣傳部獲悉,近日將有國內多家媒體因為雪豹前來石渠採訪報道。

隨着黃勇突然說出自己不是雪豹拍攝者,讓網上雪豹視頻是不是真實的爭論轉向雪豹拍攝者到底是誰的問題上來。那麼雪豹到底是誰所拍?這個人又是怎樣發現並拍攝到雪豹的?具體是在什麼地點拍攝的?帶着這些疑問,本報記者將在甘孜州石渠縣農林局副局長黃勇的帶領下,出發前往距離石渠縣300多公里遠的真達鄉,尋找真正的拍攝者,再騎馬冒雪到達雪豹拍攝點求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四川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