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徐靜蕾黃覺同居一年多 地下情終被撞破

如果說徐靜蕾是以文藝愛情片樹立了自己在影壇上「玉女」的形象,那麼在現實生活中她的「愛情」就更像是一部「懸疑片」,一年多來圍繞着誰是徐靜蕾的「真命天子」這個娛樂話題,媒體和網友眾說紛紜,張亞東、黃覺、韓寒乃至最近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青年作家周某某都被「拉郎配」,而「玉女」對此卻一直穩坐「博雅園」,從不肯透出半點口風。

     南都周刊報道,近日,某業內人士向記者爆料說,黃覺才是徐靜蕾的真正男友,兩人同居已經一年多了,同時記者還獲悉,黃覺於12月中旬從外地片場回京小住三天,與女友「團聚」,懷着賭一把的心理,記者在徐靜蕾家暗中「設伏」,通過連續兩天的跟蹤採訪,出現在記者視線中的黃覺住徐靜蕾的公寓樓,開徐靜蕾的車,替徐靜蕾給寵物看病,種種跡象表明黃覺作為「正牌男友」的身份已塵埃落定,在黃覺和徐靜蕾揮手作別的瞬間,「玉女」那撲朔迷離的「愛情」終於「解密」了。

    三次探訪 「地下情」終被撞破

     聽聞業內人士告知「徐黃戀」的消息,記者於本月前後三次進行「探訪」,但前兩次均未目擊到兩人同時出現,直至第三次,這段「地下情」終於被撞破。

黃覺徐靜蕾聖誕節前好happy

溫情款款送別「玉女」

本月18日早晨,記者來到博雅園(第三次),令記者沒有想到的是,黃覺和徐靜蕾不僅同時出現了,而且還上演了一個溫馨的「送別」場面。記者在早上來到時,看見黃覺昨天晚上開回來的標緻車仍停在原地,而那輛運送徐靜蕾的別克商務車也停在院中,正在等候它的主人。將近十一點鐘的時候,徐靜蕾黃覺和助理一起走出了二座,他們一邊走,一邊在說笑着,黃覺手裏還拎着一個旅行包,好像是幫徐靜蕾拿行李,兩人走到公寓大門口,並沒有立即上車,而是停下腳步,繼續交談,黃覺囑咐心上人出外多注意休息,並且聊了一會彼此的新戲,兩人的表情非常自然隨意,黃覺雖然還是一副「酷」相,但卻多了一份關切和柔情,徐靜蕾回看黃覺時則帶着動人的微笑,顯得欣喜而嬌憨。

一會兒別克車開到了公寓門前,黃覺打開了車門,把旅行包放到了車上,徐靜蕾上車時他又輕輕地託了一把,關上車門時徐靜蕾在車上又跟黃覺說了兩句話,黃覺面帶微笑一邊溫情地回應着,一邊揮手告別,目送別克車開出公寓的院子,分別的場面誰都不陌生,徐靜蕾和黃覺的告別看上去也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最深的情感往往就隱藏在平淡生活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中,徐靜蕾和黃覺這對戀人在告別的時刻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種悠然親和的情意。據記者事後了解,當天徐靜蕾離開了北京,乘飛機趕往香港參加電影《傷城》的首映式,或許「傷城」這兩個字在她和黃覺告別的瞬間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送別徐靜蕾後,黃覺開着標緻車來到現代城會見朋友,一個多小時後他又回到博雅園,晚上七點鐘左右,黃覺背着旅行包走出了公寓,這次他沒有開車,而是一直走到馬路上打的,汽車直往機場的方向開去,夜色掩映中的黃覺帶着一點寂寞感,三天的假期已過,他又趕赴繁忙的片場,誰知道上午在博雅園公寓門前那短短的幾分鐘的親密接觸,卻是徐靜蕾和黃覺新一輪離別的開始,這時他們的這部文藝愛情片又變成了一部「公路片」。

黃覺徐靜蕾兩人在徐靜蕾寓所

黃覺給徐靜蕾提行李

黃覺帶徐靜蕾的愛貓做檢查

本月16日晚記者突然獲悉,黃覺當天早晨從山東青島外景地回京,返京後他沒有回到自己在望京的寓所,而是直接去了位於朝陽公園附近的高級涉外公寓博雅園,與女友徐靜蕾團聚。當時黃覺正在拍攝由他擔任男一號的央視年度大戲《蒼天聖土》,扮演一位北洋水師名將之後,他在山東已經拍了三個月的戲,因為劇組轉場,所以才有了難得的三天假期,16日回京,18日就要再度出發,當天晚上記者來到了博雅園打探情況,但沒有見到徐靜蕾和黃覺。

17日早上,記者再次來到博雅園,博雅園是徐靜蕾的「大本營」,她的工作室和家都安在這裏,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原來徐靜蕾住在三座,後來改成了工作室,她就把家搬到二座去了。12點半左右,黃覺從二座的公寓門裏走了出來,他穿過公寓大廳,快步走出公寓大樓的玻璃門,黃覺穿着一件黃色的翻毛棉夾克,手裏拎着一個寵物箱,酷酷的面容帶着一絲隨意的表情,動作熟練而自然,給人感覺像是從自己家裏出來一樣,他上了一輛黑色的標緻汽車,親自開車駛出了博雅園。很快黃覺來到了棕櫚泉附近的一家寵物醫院,十幾分鐘後他又拎着寵物箱匆匆離開,返回博雅園。據記者向醫院的工作人員了解,黃覺當時帶着一隻漂亮的加菲貓到這裏來做檢查,醫院的人都不認識他,他也沒說什麼話,拿了點藥就走了。而徐靜蕾的博客上恰好寫過關於自己養貓的文章,說今年買了一隻凹鼻子的加菲貓,如何疼愛、飼養它,讓它過上了幸福的生活,並且貼出了貓的照片。

黃覺夜宿博雅園,常與徐靜蕾同進同出

17日下午電影《傷城》召開新聞發佈會,主演徐靜蕾也應邀出席,黃覺回到博雅園,一輛別克商務車停靠在公寓大門外,司機是一個戴着墨鏡的三十多歲男子,記者認出這個人正是徐靜蕾的私人助理兼司機,黃覺跟他樂呵呵地打招呼。下午一點半左右,穿着一身黑色連衣裙的徐靜蕾也從二座公寓門走了出來,在隨從的陪伴下乘車趕往進行活動的酒店。記者在與公寓保安交談時,保安說徐靜蕾有好幾輛汽車,黃覺開的那輛黑色標緻就是徐靜蕾的車,有時徐靜蕾本人也開這輛車。保安對黃覺並不陌生,他說從去年這個「小伙子」就經常住在這裏,有時跟徐靜蕾開車出去。公寓大堂的工作人員雖叫不上黃覺的名字,但說「他從前年就常在這裏出現,好幾次看見他和徐靜蕾同進同出,看上去兩人挺熟的。」

兩人依依不捨離開寓所

依依不捨

獨自離開

「玉女」是如何愛上「酷男」的

據一位業內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黃覺和徐靜蕾已經正式同居一年多了,現在兩人的戀情正處於「蜜月期」,但出於個人事業的一些考慮,他們一直不願向媒體承認。被人稱為帶有一種「冷冷的性感」的「酷男」黃覺是如何讓才高八斗的「玉女」對他一許芳心的呢?

廣西出生的黃覺少年時曾在當地的歌舞團邊學習邊演出,九十年代中期他孤身一人來到北京闖蕩,在夜總會跳舞時認識了周迅,後來黃覺又進入新絲路模特公司,成為了一名專業模特。

五年修成「徐黃戀」

2002年 黃覺進入影視圈

李少紅拍攝「精神病大片」《戀愛中的寶貝》,黃覺經周迅的大力推薦成為該片的男二號,並藉此良機進入影視圈。據媒體報道,黃覺曾是周迅在李亞鵬之前的戀人。

2001年 黃覺&.周迅

當周迅被傳出插足李亞鵬與瞿穎戀情時,周迅表示自己另有心上人,並向有的記者出示了一張戀人的照片,照片上的那個人就是黃覺。

2003年底 老徐《來信》招來黃覺

徐靜蕾拍攝自己擔任導演的第二部影片《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黃覺在這部影片中扮演一個國民黨軍官,他義無反顧地愛上了那個「陌生女人」,在這部電影中,黃覺的戲份並不多,在片場徐靜蕾經常忙得團團轉,他們之間的交流也主要在拍戲方面。拍完這部電影後,黃覺和徐靜蕾的私下交往多了起來,黃覺形象硬朗,氣質獨特,平時有點沉默寡言,對表演非常痴迷,這些特點使他在徐靜蕾的眼中顯得很特殊,而徐靜蕾的才華和性情也令黃覺非常傾心,漸漸地兩人互相萌發了愛情,確立了戀人關係。

2005年2月 「徐黃戀」初現

有媒體拍到了徐靜蕾和黃覺密會的照片,自此關於「玉女」和黃覺談戀愛的消息不徑而走。

2005年6月 稱「只是好朋友」

徐靜蕾擔任上海國際電影節評委,又有媒體報道在滬期間徐靜蕾與正在當地拍戲的黃覺幽會,不久之後徐靜蕾在香港拍電影《傷城》,香港媒體爆出黃覺出現在了徐靜蕾的片場,兩人之間的戀人關係已昭然若揭。對此,黃覺一直不予承認,反覆說是「媒體瞎編的」,自己「沒有時間戀愛」,「與徐靜蕾只是好朋友」,前不久又傳黃覺在自己的博客里與徐靜蕾調情,黃覺再次予以了否認。據某知情人士透露:黃覺為人低調,尤其對待感情,連身邊朋友也不多說,怕被說三道四,拿來炒作,其實徐黃戀情一直發展穩定。

2006年12月 又一段「姐弟戀」浮出水面

據資料顯示,黃覺生於1975年,如此說他比徐靜蕾小兩歲,兩人之間的戀情又是娛樂圈的一段「姐弟戀」,但不管怎麼看,這段戀情都是值得人們為之送上良好的祝願,尤其是祝願一心忙於事業的「玉女」有一個美好的情感未來。

經紀人回應

記者隨後向兩位的經紀人求證,徐靜蕾經紀人劉璇直接否認:「他們沒同居!」而黃覺經紀人蔡念表示不知此事,「我們不過問藝人私生活,黃覺正在外地拍戲,我可以幫忙聯繫一下回應。」但直至發稿時間,記者並未接到黃覺電話。

當晚10點半左右,黃覺又開着那輛標緻駛出了博雅園,他一路狂奔來到了國貿附近的一家餐廳吃飯,大約在11點10分左右回到博雅園,直到子夜再沒出現。

責任編輯: 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06/1228/2623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