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學有病,天知否?

我們的大學有病,而且病得不輕,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了。大學畢業找不着工作,畢業即失業,近來大有蔓延之勢,連我們大學中的巨無霸北大的學生都有賣肉和穿糖葫蘆的,遑論其餘?有消息說有大學畢業生重上中專回爐,其實也不用大驚小怪,該來的,早晚會來。值得慶幸的是,這些學生居然有中專給他們回爐,看來,不是所有的中專技校都隨着大學起舞,一併大躍進,虛火上升,渾身浮腫。

現在我們的大學,實際上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上不能教會學生做學問,尤其是做大學問,下也不能使學生具有基本的生活和工作基本素質。學生畢業後,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這其中很關鍵的,是我們的「學」出了毛病。我一直在說,我們的大學是衙門,但這個衙門跟從前的衙門不一樣,領導不僅有權,而且都是教授。為人詬病的大學裏行政導向,不是說機關幹部專了教學的老師的政,而是教學單位本身,甚至教師這個群體,也已經行政化了。幾乎所有的教學單位的首長,都是當然的「學術帶頭人」,這些帶頭人,有的固然屬於學而優則仕,學而有成做了官的,但也不乏學而不優則仕,然後仕而優則學(變成教授),最後殺個回馬槍,也成了學術帶頭人。無論哪一部分人,在現在的行政導向面前,在紛紜的行政以及各種露臉的事務面前,即使那些素質還不錯的,都做不了多少學問了,何況那些本來就是混事的。
 
然而,奇怪的是,帶頭人們,越是忙於行政事務,科研成果反而越多,遍地開花,既懂國際事務,也懂國內政治,馬列主義和西方理論都明白,十個指頭彈十架鋼琴,個個亂響,真是不服不行。當然,這些成果到底是誰做出來的,明眼人一看便知。官大學問大,在現在的中國學界,是一個「鐵律」,官大資源就多,手裡捏着年輕教師和學生的身家性命,誰敢不為他賣命呢?
 
在這樣的帶頭人帶領下,即使沒有「計劃學術」、「數字學術」、「課題學術」,大學裏的學術也好不了。甘願做奴隸的人們在為首長打工,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則逃到社會上兼職掙錢,有心做學問的人,成了大學裏的邊緣群體,煢煢孑立,日落西山。
 
沒有了「學」的大學,教學、科研、學生實習和論文指導,就沒了實在的內容。沒有理論,沒有文化,更沒有經驗,學生如果碰巧學出來了,那也是人家自己練的,跟學校關係不大。
 
大學無學的另一種表現,是大學並不知道大學是做什麼的。這一點,大學的主管部門不懂,在它們看來,抓大學的教學質量,就是強化來自它們的行政監督和管理,這種監管,目的是為了讓大學的教學「規矩」一點,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使大學變成中學(目前正在進行的本科評估就是如此),實際情況連這一點都達不到。同樣,大學裏的人(主要是領導)也不懂,在他們眼裡,兩個事情最重要,一是政績,二是學校的規模檔次。而所謂的政績,則是跟數字學術、課題學術密切相關的,有了這些東西,再加上點公關的手段,學校的規模檔次自然就上去了,所以,兩件事實際上是一件事。現在的大學,大家都很忙,但大學要教什麼,怎麼教,其實沒人操心。
 
解決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現在大學方面唯一的對策,似乎是強化自己職業教育的色彩,把大學辦成職業技術學院,跟中專技校競爭。那些本來就不具備大學資格、在擴招潮中混水摸魚上來的所謂大學自不必說,就是那些重點名牌大學,人文學科(文、史、哲)和部分的社會科學基本學科(社會學、政治學)一直處於萎縮狀態,人文學科甚至到了要依賴辦國學大款班,販賣傳統的經商處世之道來維持。大家根本忘記了,恰是這些學科,才是大學的基本。其實,所謂的大學(尤其是本科階段),主要是培養學生基本素質的,即培養學生做人、做事的基本功的。具有這樣基本素質的學生,只要花上很短的時間,學上一兩門技能,從事任何工作都不成問題。但是,現在的大學,教學生做人,似乎僅僅是所謂的思想道德品質課的事情,而做事的教育,則基本上提不上日程,教師只管教,學生只管應付,四年下來,多數人的感覺是什麼都沒有學到。老師對自己教的東西,如何化為學生做人做事的本領,一直不甚了了,對自己教的學問既沒有吃透,更談不上聯繫社會的實際,半高不低的空中樓閣,教出來的學生,只能是上不上,下不下。
 
在老百姓付出巨大的成本之後,再讓他們的孩子失業,包括再付出成本去中專回爐,不僅不人道,而且蘊含著巨大的風險,要想消除這個風險,唯一的途徑,是治一治大學的病,大學的病,其病在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