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注水」案一審宣判 李保田獲賠190萬元

 

資料圖片:李保田

    備受媒體和娛樂圈關注的主演李保田訴《欽差大臣》「注水」案,昨天(21日)在朝陽法院一審宣判。法院判決支持了李保田的全部訴訟請求,同時,還判決李保田向被告時代春天出具收據,駁回時代春天的其他請求。可以說李保田在這起官司中一審勝訴。

    昨天下午,法院開庭宣判了這一判決。原被告雙方都派來了各自的代理人領取判決書。

    法院認為,李保田作為《欽差大臣》一劇的藝術總監和演員,按合同完成了劇中「錢奎」角色的演出。時代春天公司雖然說李保田沒有參與後期製作中「錢奎」角色的配音工作,但因其沒有證明,且此劇已經發行,所以對時代春天公司的這項主張,法院不予支持。

    就雙方爭議的藝術總監職責一點,法院認為,因雙方並未在合同中做出明確約定,且時代春天也沒有舉證說明藝術總監應當履行的職責,所以其提出李保田並未履行藝術總監職責的主張,法院不予支持。現有證據不能證明李保田違約,因此其要求李保田退還部分藝術總監酬金和部分演員酬金的反訴主張,法院不予支持,但李保田應給時代春天出具之前的收款收據。

    製片方「注水」證據確鑿

    對於「注水」,法院認為,根據合同,李保田享有《欽差大臣》一劇最終集數的認可權。現《欽差大臣》由時代春天剪輯成33集,超出了雙方約定的30集,超過部分並沒有得到李保田的書面認可,因此時代春天應當按合同約定的每集30萬元的標準,向李保田支付超過部分的酬金90萬元。

    合同約定李保田享有《欽差大臣》的最終審核權。時代春天在送審前,並未得到李保田的書面認可,違反了雙方約定,因此應當承擔違約責任。時代春天公司「無法聯繫到李保田」的辯解,法院認為,李保田曾致信時代春天提出過異議,說明時代春天在根據審看意見修改該劇時,完全能夠聯繫上李保田,因此對其這項辯解,法院不予支持。

    時代春天反訴李保田起訴泄露了公司的商業秘密和影響了公司名譽,法院對此認為,李保田依合同提起訴訟,不是泄露合同內容的行為。時代春天有關因李保田宣稱該劇「注水」侵犯其名譽權的反訴請求,不屬此案審理範疇,法院也不處理。

    總計賠償190萬元

    法院最後判決時代春天向李保田支付酬金90萬元、違約金100萬元,李保田對包括這次判決中的90萬及已收取的300萬元向時代春天出具收據,駁回時代春天的其他反訴請求,訴訟費和反訴費共5萬多元,都由時代春天負擔。

    宣判後,李保田的代理人簽字後匆匆離開法庭,而時代春天代理人則表示,要與公司彙報後才能決定是否上訴,他也表示,有可能會上訴。

"注水" 違約? 李保田案開庭爭論四焦點

時代春天老總吳曉(來源:北京娛樂信報 劉志堅)

資料圖片:李保田一時之間成為話題人物。

 

??13日,李保田訴《欽差大臣》遭「注水」案,在朝陽法院公開審理。同時,被告即《欽差大臣》投資方時代春天公司反訴李保田違約案也與此案合併審理。原告李保田沒有到庭,而是委託兩位律師參加訴訟。被告方除了兩位代理律師外,時代春天的老總吳曉也坐在了被告席上。在3個多小時的庭審中,雙方就到底《欽差大臣》是否注水等4個焦點進行了激烈的爭論。由於原告李保田方不同意調解,此案將擇日宣判。
??
??「注水」之爭

??李保田:30集拉長至33集

??李保田起訴稱,2004年中,時代春天通過他的兒子聯繫他參加拍攝電視劇《欽差大臣》,提出聘請其擔任該劇主要角色「錢奎」併兼任藝術總監。而他提出的合作重要條件是:拍完後,按約定集數發行,不能在後期製作中「注水」。時代春天答應了,雙方簽了合同。可該劇進入後期製作後,時代春天將合同中約定的30集進行「注水」,拉長至33集,未經其審核及書面認可,最後以33集的長度在國內多家電視台播出並發行。

    時代春天:按劇本需要

??「你給我說說,我們的電視劇怎麼注水了,那都是按照劇本需要進行拍攝和剪輯的,一點兒都不『注水』,而且還受到有關部門的好評!」時代春天的律師在法庭上慷慨陳詞。吳曉則說,在拍攝期間,他組織記者去劇組採訪時,李保田對記者曾說只要故事好不怕有多少集的話。

??「陷阱」之爭

??李保田:他們是有計劃地違約

??李保田的代理律師說,這個電視劇30集就非常好看,甚至可以剪輯到28集都可以。因此他們認為,時代春天是故意先承諾,以為日後沒人敢反對他們,然後將劇情拉長。「『注水』在行業里很普遍,迄今為止,還沒有哪一個演員敢冒着被投資商封殺的危險來起訴的。所以時代春天的違約就是有計劃的!」李的代理律師在庭上說。

??時代春天:李保田是惡人先告狀

??時代春天則認為,李保田為了錢預先設下合同的陷阱,然後又故意違約在先,以造成拉長集數後沒有通過他審核的現象,因此向他們索賠100萬的違約金。「李保田為了錢預先設下合同的陷阱,故意違約在先,現在是惡人先告狀!我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們一家子把該拿的錢全拿走了,身為藝術總監卻不配合後期製作,現在卻來告我們違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北京娛樂信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