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科大校長朱清時:高考不能廢 應分7次考

高考制度應該7次定終身

記者:您對創新的定義是什麼?

朱清時:創新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創造新的東西,在我看來,創新的東西應該是比以往更好,更先進的。現在教育方面最需要的創新是體制上的,目前中國的教育體制不適合教育的發展需求,很死板。

記者:那您覺得高考制度需要哪些創新呢?

朱清時:高考制度迫切需要改變。考試是必要的,高考不能廢除,但是應該改變一槌定終身的做法。作為高校來說,我們希望中學能把高中三年每學期的期末考試變成全省統考,對考生各個學科進行全面的考核,這六次的考試和高考在升學中所佔的比例各佔一半,這樣做更能如實反映學生的成績。對學生來說,由一槌定終身改成7次定終身,這樣的選拔制度才更加公平。

自主招生有缺陷

記者:您剛剛談到高考制度的改革,現在很多重點高校都在實行自主招生,中科大會像復旦那樣通過學校面試就直接錄取學生而不讓他們過高考這一關嗎?

朱清時:這其實反映出自主招生的一個缺陷。學校說這個學生好,這個學生就好嗎?僅僅通過幾次面試就能選拔人才嗎?(自主招生的成績)和平時的成績可能並沒有可比性。

自主招生全都口試的話,來自農村的學生就要吃大虧,他們很多見識可能不如城裡的孩子,面試的時候反應和口才可能比不上城市的學生(從而落選)。所以我們學校自主招生的比例控制在5%以內。

記者:中科大喜歡什麼樣的學生?

朱清時:我最喜歡深思熟慮而不僅僅是只會說的學生。我有一個學生,是來自農村的,他就是話不多,但是考試成績非常好,想問題很深,他現在已經在美國做了教授。

中國應建立社區學院

記者:您覺得普通大學應該怎麼創新?

朱清時:從1998年到2005年,中國的高校由原來的1000多所增加到2300多所,很多一般的大學教師不夠,師資跟不上,學校應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這裡就需要學校在體制上創新。

我在美國的時候,發現那裡有很多社區學院(也被叫做初級學院),這種社區學院是二戰後美國為轉業軍人提高素質而創辦的學校。通過在學校2年制的學習,成績一般或是想工作的學生拿到所謂的「副學士」就可以去找工作,如果成績好的,可以再進入普通大學再深造。這種兩年制的社區學院投入的資金、師資力量較少,老師只需講課,學生只要掌握基本的文化知識就可以了。這樣,一般的學生可以就業,優秀的學生還可以升入高一級的學校進修。中國需要建立像社區學院這樣的高等學院,普通重點高校就只用來培養拔尖人才,就不用再盲目擴招了。

記者:這跟中科大的辦學方針很像----少而精。

朱清時:是的。拿中科大來說,我們的原則是少而精,自己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大的事。我們也想辦個醫學院,但是要辦也只能是三流專業。與其這樣,還不如集中力量將我們的數理化等專業辦成世界一流的學科。

少年班不是拔苗助長

記者:談到創新,很容易讓人想到中科大辦了很多年的少年班,您覺得這是創新嗎?

朱清時:這是社會對創新的一種誤解。中國有這麼多人口你不能否定有少數人特別有天分,我們的少年班外界並不了解,少年班的操作有兩步,一是所在的中學推薦,要上完高中的課程,你不能否認一些學生成熟比較早;第二是我們學校要派人去考核,最後才允許他們提前參加高考。

每年全國有3000多名學生參加少年班的考試,被錄取的只有50個,這些學生都要經過心理測試和生活技能的考試。少年班的學生成才的幾率很大,這些孩子比較早熟,很有自豪感,但是這並不是拔苗助長。

創新人才要有好的品格

記者:對創新人才來說,您覺得需要道德上的要求嗎?

朱清時:真正有創造能力的人需要有好的品格,要有道德情操。一個人要有所作為,成大氣,一定要有好的品格,這樣大家才會喜歡你,大的創新人才他的人格會為他帶來機遇。記者張崢實習生帥萍萍

鏈接:朱清時

朱清時,男,漢族,1946年2月出生在四川成都。1968年畢業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近代物理系,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1998年起擔任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校長。他曾先後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麻省理工學院、加拿大國家研究院、巴黎十一大學、芬蘭赫爾辛基大學、劍橋、牛津和諾丁漢大學學習或工作。現擔任英國皇家化學學會會員、中國化學會常務理事、東亞地區研究型大學校長聯合會主席、中國科技史學會副理事長、中國自然辯正法學會副理事長。他曾獲海外華人物理學會亞洲成就獎、國際著名學術雜誌《光譜化學學報》設立的湯普遜紀念獎。

責任編輯: 柳亦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