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墮落:少婦與7名男子鬼混 連累兒女一同被砍死

阿波羅新聞網 2007-08-22 訊】


8月17日上午9時許,宜春市萬載縣警方接到報案稱,該縣羅城鎮小滸村發生一起殺人慘案,村婦喻小美(化名)及其兩個小孩一同被人殺死在家中。接到報案後,萬載警方迅速組織警力全力偵查,在省、市刑偵部門的大力支持下,僅用一天時間就偵破了此案,將連殺一家三口的犯罪嫌疑人辛荷生抓獲歸案。

  命運多舛

  未婚媽媽外出打工被拐賣

  1973年出生在萬年羅城鎮的喻小美,從小就長得聰明漂亮。19歲那年,喻小美認識了鄰鄉一名青年,在沒有徵得父母的同意下,喻小美就和這名男子同居了。1994年冬天,喻小美和這個男子生下一個女兒,就在喻小美認為生米煮成熟飯父母會同意這門婚事時,沒想到一向重禮節的男方父母認為喻小美「太開放」,死活不同意這門婚事,在此情況下,喻小美只得一個人帶着女兒過。

  幾年後,未婚媽媽喻小美決定外出打工掙點錢以養活女兒,她將女兒托給父母后就一人去了福建打工,沒想到工沒打成自己竟被人拐賣到了福建邵武,一個月後,喻小美終於找到了一個脫身的機會逃回了家。

  回到萬載後,想想自己命運如此的不濟,又找不到人傾訴,喻小美又找到了自己的前男友。可是這個男人成天都沉緬於賭博,根本無暇顧及喻小美。傷心至極的喻小美只好回到娘家,一邊忍受父母的責備,一邊只想儘快找個男人來依靠。

  1999年夏天,在親戚的撮合下,喻小美嫁給了本鎮小滸村的一個老實巴交的男人張旺才(化名),張旺才也是二婚,前妻因為和他吵嘴幾年前就喝農藥死了。儘管喻小美內心有點不情願,但為了有個依靠還是很快和這個男人結了婚。

  心理扭曲

  少婦同時與7名男子保持曖昧關係

  在嫁給張旺才後的第二年,喻小美生下一個兒子,因為家庭生活不是很好,張旺才決定到南昌去打工,喻小美並沒有阻攔他出去打工,只是提醒他在外要多掙點錢回家。張旺才走後不久,喻小美耐不住寂寞,很快就和鄰村的一個男子發生了關係,並與之多次廝混。張旺才的父母在一天晚上將這對偷情的男女鎖在了屋內,並叫來了村幹部,但是由於兩人是自願的,村幹部也不好說什麼,只是讓她注意影響。

  自此次姦情暴露後,喻小美並未就此回頭,反而變本加厲。難得回家的張旺才後來也知道了妻子的一些事,但是他最終沒有去管她,在他心裏一直都認為是自己害死了前妻。所以想到現在自己好不容易又找了個老婆,只想對她好點,其他的隨她好了。

  喻小美知道張旺才不敢管她後,變得更加有恃無恐,也不管公公婆婆的感受,一天到晚就是和同村的以及鄰村的男人鬼混,而和這些男人鬼混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錢!在案發後萬載警方了解到喻小美最多的時候竟和7個男人同時保持曖昧關係!而製造「8·17」殺人案的嫌犯辛荷生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闖進了喻小美的生活中。

  2003年初,平常做一些小生意家境還算過得去的同村人辛荷生成了喻小美下手的目標,喻小美並沒有一開口就提錢,她接觸辛荷生後,一開始還給辛荷生買煙買衣服,在徹底征服了辛荷生後,喻小美才開始向辛荷生索要錢物,此時的辛荷生覺得自己遇到一個對自己這麼好的女人也不容易,所以也就經常心甘情願地給她些錢和物。

  但是讓辛荷生沒想到的是,喻小美一邊和他好,一邊又與同村的另一個男人保持着曖昧關係,這讓辛荷生大為不滿,並表示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就不理她了,但是喻小美並沒有理會辛荷生的感受,依然我行我素。

  不堪糾纏

  男子舉刀砍向「牛皮糖情人」

  2007年6月,在辛荷生和喻小美再一次鬼混時,又被喻小美的公公婆婆發現了,他們將兩人反鎖在屋內,又叫來了辛荷生的妻子,辛荷生的妻子為此與他大鬧了一場。此次風波過後,辛荷生決定與喻小美保持距離。他開始有意躲着她,喻小美打來電話約他相見,他總是推說有事。

  「你是不是在玩我?」有一次喻小美在手機里威脅他,「如果你討厭我,為什麼要和我保持這麼多年的關係?你得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辛荷生以為喻小美只是說氣話,也沒往心裏去。隔了一個星期,喻小美突然又打電話給辛荷生,說她在鎮里的超市裡買東西忘了帶錢,要他趕過去付錢。辛荷生正和朋友打牌,說走不開,可喻小美卻不依不饒:「你再不過來,我就打電話讓你老婆替我付。」辛荷生沒辦法,只好借口脫身。

  此後,喻小美隔三岔五便會「召見」他,兩人繼續藕斷絲連。2007年8月15日上午,辛荷生又接到了喻小美的電話,「我前幾個月買的摩托車,還差店老闆1000元錢,你最好是在一個星期內給我,否則我就鬧到你家裡去!」辛荷生大罵了喻小美一頓,可喻小美只是說,你想好了就來找我,我這兩天晚上都不關門睡。

  8月16日上午,喻小美又打來電話,問辛荷生想好了沒有,辛荷生說自己沒有那麼多錢,一下子也借不到。沒想到喻小美又開口罵他,「沒錢?和我在一起睡的時候你不是說自己很有錢嘛?你沒錢和我相好乾什麼?」在一連串的責問下,辛荷生才明白,當初這個女人對他好原來是有心計的。如果不除掉這個女人,自己是得不到安寧的,想到這裡,辛荷生打了個寒顫,他知道殺人要償命。

  放下電話,辛荷生考慮了很久,最終決定動手殺了喻小美。於是,他拿起菜刀和鋤頭,但是又猶豫了一個多小時,最後壯起膽子走進了喻小美房間,還是下不了手,當他打算退出來的時候喻小美醒了。喻小美看到手拿菜刀的辛荷生說:「你還敢殺死我?我明天就去告訴你老婆。」辛荷生聽到這話後,立馬舉刀砍向了喻小美。這時喻小美的兒子也醒了,辛荷生又殘忍地將其殺死,接着他一不做二不休,又殺死了喻小美的女兒。

  對話嫌犯

  「一走出她家門就開始後悔」

  8月21日上午10時,記者經過萬載警方的許可,與辛荷生進行了一番對話。

  記者:你在舉刀的一剎那想過什麼?

  辛荷生:殺她之前我都還在猶豫,如果不是她那句話激我的話,我真的不會殺她。但那個時候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我一走出她家的門就開始後悔了。

  記者:兩個小孩是無辜的,你怎麼下得了手?(聽到這話,辛荷生低下了頭)

  辛荷生:殺了她我不後悔。不管你信不信,我現在好後悔不該將那兩個小孩也殺了,但那個時候我實在是控制不了自己的雙手。我知道自己就是進了地獄也不會安生的,我真的好後悔(流淚)。

  記者:你有什麼想說的話?

  辛荷生:我惟一放一不下的就是我的女兒,她的成績很好的,馬上就要讀初一了,可我卻犯下了死罪,我擔心因為我自己的罪行會害了她。真是沒想到自己這一生會死在一個女人手上,太不值了。

  在記者與辛荷生對話的過程中,他問記者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還有沒有希望?」。

  目前,犯罪嫌疑人辛荷生已被萬載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新法制報
看完這篇文章覺得:

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