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 香港本來就是野種

作者:

若用西方的所謂女性主義壟斷文學戲劇藝術一切於女性的表達,正如用馬克思主義來壟斷所謂鴉片戰爭之後中國現代史的史觀。

用西方女性主義角度,今日中國古典文學四大名著全部要禁絕。水滸的作者有「厭婦情結」(Misogyny),筆下的女人不是母大蟲顧大嫂、母夜叉孫二娘;就是潘金蓮與閻婆惜。作者筆下的寥寥幾個女人,不是野獸就是淫婦,武松殺潘金蓮,以大島渚「感官世界」式的生物解剖風格,血淋淋寫其變態的殘酷,二十一世紀,此書第一應禁。

三國演義」更是一部徹底的男權小說,其中無任何女性的意義。以今日荷李活的標準:男女平權,女明星與男明星要同酬,抗議女導演作品在影展獎比例遠比男導演低。以「女性研究」之標準,「三國演義」應列為第二禁書。

西遊記」更侮辱女性:鐵扇公主是奸角,白骨精也是奸角,盤絲洞里蜘蛛精色誘豬八戒,也像一群包圍在台商共干身邊一沙發的夜總會卡拉OK小姐。至於「紅樓夢」:確實在數量上以女性佔優。但林黛玉本來可以是中國文化女性主義的原始偶像,但性格過於柔弱,哭哭啼啼,而且大觀園裡那麼多美女,為何林黛玉不變成一個女同性戀者,即所謂Lesbian,將賈寶玉一腳踢開,反抗男權。以林黛玉排斥(Reject)異性愛開始。

若要以西方理論來看中國文化,有大把名堂。若本人投身學術界,三輩子的論文也寫不完。但我不想,因為做一名教授講師,尤其在華文圈子形象寒酸,薪酬低廉,並無出息。

話說回來:為何所謂的鴉片戰爭,只有一種「帝國主義槍堅炮利」、「英國向中國傾銷鴉片:林則徐奮起燒煙,遭到英帝逼簽不平等條約而割讓香港」一種大媽角度?

若以此角度,則香港根本不應存在。正如以女性主義角度:四大古典名著應該全部焚書禁毀。但香港之存在,明明是中國人的「鴉片戰爭」論述之外的「政治不正確」產物。為何在英國殖民政府領導下,大陸的中國人拚死都要偷渡來投奔?

若香港鴉片戰爭的產物,正如一個婦女遭到色魔強姦之後懷孕,應該施行人工墮胎,為何將香港視為所謂的「東方之珠」?

既是英帝國主義強姦懷孕的野種,打掉香港好了,何須什麼「一國兩制」?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