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調查記者:「通俄門」像「水門事件"是希拉里入侵窺探川普的競選

調查記者李·史密斯在他的新書《反對總統的陰謀》中詳細的論述了他的觀點,他認為是希拉里團隊製造的「通俄門」調查,他將「通俄門」比喻成前總統尼克松的「水門醜聞」。史密斯認為,「通俄門」實際是希拉里團隊為贏得2016年大選而對競選對手川普的電子入侵竊聽窺視。

左為新書《反對總統的陰謀》作者李·史密接受大紀元採訪。

調查記者李·史密斯(Lee Smith)日前表示,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對川普競選顧問進行調查的緣由可以與“水門醜聞”(Watergate scandal)相比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調查是一種電子入侵——一種通過搜尋競選活動通訊系統的電子入侵。

“水門醜聞”是1972年查理德·尼克松任總統時,派人竊聽民主黨對手的政治醜聞,最後導致了尼克松的辭職。

據大紀元報導,調查記者史密斯在11月4日的《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中對《大紀元》的資深編輯讓·捷克雷克(Jan Jekielek)說道:“如果你用‘水門事件’的角度來想這件事,就很容易理解了。”

史密斯說:“這是一種電子入侵。是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競選中心希望找到的一個(2026年)10月份的意外事件以(在大選中)甩掉唐納德·川普。”

史密斯是保守派的哈德遜研究院(Hudson Institute)的資深研究員。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反對總統的陰謀》(The Plot Against the President)。在書中他提出了一個論點: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總統競選中心為破壞情報,讓聯邦調查局(FBI)窺探了她的對手唐納德·川普的競選活動。

史密斯進一步稱,奧巴馬政府可能自2015年下半年就開始針對川普採取行動了,比聯邦調查局於2016年7月31日正式開始對川普的反情報調查還要早。而在川普當選後,史密斯說,他們針對川普的行動有了變化,開始着力於撤消選舉的結果。

“通俄門”檔案的起源是希拉里團隊

史密斯一部份的工作重點是試圖追溯克里斯托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的“通俄門”檔案(Dossier)的起源。斯蒂爾的檔案是一系列無根據的指控,構陷川普的競選活動勾結俄羅斯以影響選舉結果。

經過近三年的多次調查,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川普與俄羅斯有那樣的勾結。

普遍認為該檔案是由前英國間諜克里斯托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製造的。但史密斯說,克里斯托弗·斯蒂爾的工作是有酬勞的,他透過中間人,獲得了希拉里競選中心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所給予的報酬。

該檔案被聯邦調查局用來取得對川普的前競選顧問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授權監視”(Spying Warrant),這是一個基於國際情報監視法(FISA)的授權。目前,該授權事件受到司法部的審查後,已經轉變為刑事調查了。

史密斯認為該檔案實際上不是由斯蒂爾撰寫的,它是希拉里競選中心的集體努力的結果,目地是能夠對川普的團隊進行監視。

史密斯說:“我們把事情發生的先後順序弄錯了,是吧?首先它是從知道如何寫某些東西的人開始的,如何寫一個能夠獲得“授權監視”的文件。”“這並不是克里斯托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突如其來的想法,說他發現了所有這些奇妙的東西,必須去找聯邦調查局(FBI)。它是正好相反的。”

在史密斯看來,斯蒂爾在某種程度上是個“推銷員”,他的作用是利用他在聯邦調查局的工作資歷所獲得的聲譽,讓他的檔案在當局和媒體中有了市場。史密斯還進一步提出,聯邦調查局本身可能在撰寫檔案中也扮演了一個角色。

史密斯以俄羅斯情報局前局長弗拉地米爾·特魯布尼科夫(Vladimir Trubnikov)為例,據稱他是斯蒂爾的消息來源之一。

實際上,這個俄羅斯的前情報局長特魯布尼科夫((Vladimir Trubnikov)也是劍橋大學教授斯特凡·哈珀(Stefan Halper)的消息來源,而哈珀是聯邦調查局過去的一個線人,曾經去窺視川普的競選顧問。

而哈珀(Halper)還將特魯布尼科夫(Trubnikov)列為他在2015-2016年為一個秘密的國防部智庫準備的文件的消息來源。根據參與過劍橋情報研討會(Cambridge Intelligence Seminar/CIS)的人,史威特拉那·羅寇發(Svetlana Lohkova)對哈珀提起的誹謗訴訟狀中提到,哈珀還至少邀請了特魯布尼科夫兩次在劍橋情報研討會上授課,一次是2012年、一次是2015年,而特魯布尼科夫兩次都來了。

起訴人羅寇發(Lohkova)是英國的俄羅斯裔歷史學家,她聲稱哈珀(Halper)對媒體撒謊,這導致公眾誤以為她已經與川普的前國安顧問邁克爾·弗林中將(Lt. Gen. Michael Flynn)接觸並代表俄羅斯情報部門與他建立了關係,或者可能是戀情。

弗林將軍為何中箭

根據史密斯的說法,這是反川普行動的重要組成部份,把弗林將軍,這位在國防領域工作了三十年的老兵,之前的國防部情報局負責人,刻畫成被俄羅斯收買的人。

史密斯說,主要的原因就是弗林談論了要改革美國的情報系統。

他說:“弗林想知道情報界在做什麼:情報在多大程度上服務於美國人民,而在多大程度上在填補他們(指情報人員)自己的錢包,以及滿足了他們自己的政治慾望和幻想,他們如何看待代表他們自身利益而不是代表美國人民的官僚主義的不斷形成。”

弗林甚至對情報界進行了審查。

史密斯說:“弗林正在談論要讓數百名高級情報人員辭職,這些人跨越整個情報界”

弗林說,這並不一定意味着官員們會被解僱,“但他們必須調整他們正在做的事情,而其中許多人不會被裁掉。”

史密斯說:“因此,我們看到,將弗林趕走,叫他不要擋路,對這些人是多麼的重要。而相反的,我們也看到弗林的工作是多麼的重要。”

弗林是被指控與俄羅斯有關係而被聯邦調查局調查的川普總統的第一任國安顧問。

弗林將軍的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在最近的法庭文件中說,弗林於2017年11月30日對聯邦調查局(FBI)的一項說謊指控表示認罪,但最近採取了法律攻勢,同時他也提出了一個動議,要求聯邦法官撤銷攻擊他的案件。

鮑威爾(Powell)指責政府扣押了弗林的無罪訊息,並且一開始就沒有適當的理由調查弗林。

重新看待情報界

史密斯認為,反川普的行動將從根本上影響美國的情報機構。

他說:“我看不出情報界將如何從現在的形勢中解脫出來。情報界的作用和意義到底是什麼,是要有一個深刻而徹底的重新評估的。”

他說:“想當然的,沒有一個美國人願意受情報界的統治。……我們不想被非選舉出來的官員統治。我們不希望被非選舉出來的官員監視。而且,我們不希望非選舉出來的官僚們試圖拿掉由美國公眾選舉出來的總統。”

媒體的未來

史密斯將許多傳統媒體描繪為反川普行動的同謀者,甚至是必不可少的共犯。

當你了解了史密斯解釋的川普與俄羅斯“勾結”的“陰謀論”後,你就會看到傳統媒體對自己的信譽和生存造成的“嚴重”損害了。

斯密斯說:“這是一種(涉及媒體生死存亡的)滅絕性事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仲軒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