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梁天琦上訴刑期押後裁決 逾500人到場聲援

2019年10月9日,在香港,有聲援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的市民,帶同橫額到法院外。(路透社

2019年10月9日,超過500名香港市民到高等法院,聲援梁天琦。(文海欣攝)

2019年10月9日,有聲援梁天琦的香港市民帶同結他高歌,為梁天琦打氣。(文海欣攝)

香港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因涉2016年旺角騷動案,被判襲警及暴動罪成。高等法院周三(9日)處理其上訴刑期案件,超過500人到場聲援。審訊結束後,法官表示押後裁決。(文海欣報道)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於2016年旺角騷動案,承認一項襲警罪,及經審訊後被裁定另一項控罪暴動罪成,判囚6年。後來他就刑期提出上訴申請,高等法院周三(9日)開庭審理。同案兩名被告盧建民和黃家駒亦提出上訴,法庭將一同審理。

開庭時,身穿西裝的梁天琦於犯人欄內,向旁聽的市民點頭。

3名被告的代表律師都提出,法庭是否應該把被告在被捕之前或之後發生的事,都納入定罪的考慮範圍。其中代表梁天琦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認為,原審法官錯誤認定事件是有規模、有組織,忽略了突發的可能性。之後有人縱火亦納入被告判刑的基礎,但並無證據證明被告與縱火有關連。

代表控方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解釋,暴動罪需要考慮整件事中參與者的行為,而不只看犯案者自身犯下的罪行,亦需考慮整件案件的參與人數、規模、暴力程度,而早段被拘捕的犯罪人士並非與及後發生的事件無關,此場暴動亦是倚靠眾多人數而持續數小時。

最終法官押後裁決,將會以書面判詞宣布判決結果。

另外,法庭一大清早已有大批人輪候旁聽籌號,至少五百人到法院聲援,他們大部分人均帶上口罩。法院四周也是聲援人士,旁聽席同樣座無虛席。有人於法院外,帶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橫額,亦有人帶同結他與聲援市民唱歌,並高叫口號。

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特意請假前來聲援的中四生張同學認為,梁天琦為了香港人走出來,最終被定罪,付出了多年光陰,她希望以行動表達對梁天琦支持。她續指,學生不等於不作聲,認為民主是香港應有的,當極權政府打壓,更加要出來發聲。

張同學說:我們其實只是走出來聲援他,讓他知道香港人是撐(支持)他的。希望他快點出獄,和我們一起繼續社會運動,希望香港可以更好。可能很多人會說我們只是學生,認為我們會不發聲或只是想平靜地過。然而,我們不能面對這樣的極權,仍然不站出來。民主本身是我們擁有的,不能因為有這樣的政府而失去了。

前來法庭聲援的李先生表示,梁天琦雖然身在獄中,但要反抗才有希望取得成功的理念,卻帶動了整場「反送中」運動的中心思想。李先生認為作為香港人要前來支持。他續指,即使梁天琦因暴動罪入獄,但暴動罪名無阻示威者繼續上街抗議,因為香港有合法上街示威自由。

另一聲援者,在香港居住了近十年的新移民阿Ann對本台指,梁天琦是他們的精神領袖,加上當年雨傘運動時,她亦曾走到金鐘親身經歷,這一切啟發了她對民主的看法。她續指,政府完全不聽民意,而且近月警方的行為,令她感到香港警察與大陸公安愈來愈相似。在近月有示威活動的日子,她曾試過在街道上經過,都被警方喝罵。加上她看到警方近月的濫暴行為,讓她現在於街上看到警察也會感到害怕。

阿Ann說:其實我初初來香港時覺得很輕鬆,我外出時甚麼也不怕,我不會犯法、我做甚麼,想說甚麼也是很自由。但最近我一出街,我很害怕,很怕突然有甚麼事發生,我帶口罩或穿黑衣時,很怕遇到警察。其實我認為遊行、言論自由是香港獨有,如果我在大陸,便害怕。

梁天琦於去年1月承認襲警,之後一直被還柙,並於去年5月被裁定暴動罪成判囚6年,他至今已服刑1年9個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