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大陸人在香港越發感到恐懼?

2019年10月4日,一名身着白衣的大陸男子在香港被帶面具的男子連續毆打。(視頻截圖)

據《南華早報》報道,隨着香港反送中抗議示威演變成反對一切與中國大陸有關的事務,在香港的一些大陸人表示,他們的恐懼感開始與日俱增。但也有居住在香港的大陸人指出,如果說近來發生了港人對大陸人的敵對行為,那只是極個別的事件,而不是普遍現象。

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星期二的報道說,在地方語言為廣東話的香港,說普通話的一些大陸人表示,他們在公共場合時盡量保持沉默,甚至告訴孩子們在外邊只說英文,以免成為攻擊目標。一位化名為“瑪麗”的35歲金融業人士敘述說,幾星期前,她與一位朋友在九龍用普通話交談時,一位路過的年輕男子開始咒罵他們,並對她們說“回到大陸去!”瑪麗表示,這件事使她震驚和生氣。這名2009年從廣東遷居到香港的女子表示,她不明白為什麼在香港說普通話會成為罪過?

報道說,在香港,大陸人的恐懼感上周日進一步加劇,因為抗議者把來自中國大陸的公司作為了攻擊目標:一家在旺角的小米公司手機店被焚燒;長沙灣的一家富臨餐廳、灣仔區的一家中國銀行分店、以及太子港鐵站都不同程度地遭受了破壞。

這種攻擊大陸人和破壞大陸公司建築的事件目前在香港是否很普遍?旅居香港的大陸人妮珂女士表示,這種事件並不是很普遍,若是發生了,那也是極個別少數人的行為,甚至可能是大陸人自己的所為,以便指控抗議者從事暴力:

“(在香港)不敢說普通話,這是不可能的,這肯定是謠言。絕大多數示威者是不會理會他們(大陸人)的,只有他們去毆打這些示威者。有人甚至拍攝到,焚燒中資公司是他們自己的人做的。”

另一位旅居香港的大陸人朱女士也表示,實際上,香港人攻擊大陸人的事件很少見。她還指出,許多在香港的大陸人根本不關心政治,也不大明白導致香港人進行持續數月的大規模抗議遊行的政治訴求和願望。在他們看來,香港人的抗議示威給他們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

“這是不真實的。其實,因為很多來自大陸的人根本不關心政治,只顧自己的生活。他們根本不明白香港人抗議示威的政治原因。對他們來說,香港的亂局給他們的生活造成了麻煩。”

2019年10月6日,中國旅行社在香港的一家店鋪被人塗鴉。(美聯社

《南華早報》的報道說,自香港主權1997年回歸中國大陸以來,迄今已有一百五十萬大陸人生活在香港。這20年間,香港人和大陸人之間一直存在一定的摩擦,一些香港人也把旅居香港的大陸人看作是公共資源的負擔。雖然過去在類似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前後,一些港人對“中國人”的身份還是持有正面看法,但中國大陸接連發生類似毒奶粉事件、四川地震救災基金腐敗事件,以及香港書店老闆被中國政府綁架“消失”等醜聞,使得香港人對作為中國人的正面情感急劇下降。

報道援引香港大學工程系一位姓張的助理研究員的話說,隨着近幾個月香港抗議示威的升級,對中國大陸的反感情緒也跟着加劇。這位姓張的研究員說,今年七月,當他撤下幾份攻擊香港大學校長的海報時,幾位學生稱他為“大陸狗”;《南華早報》列舉的另一個例子說,一名上個月在一公共論壇上表達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支持的女子,後來發現有關自己的個人信息被曝光在網絡上。

報道還援引大陸半官方智庫“港澳研究會”一位官員的話說,港人近來對大陸人敵意的增加,是香港整個社會不安全感的後果。

而上海東亞研究所的香港問題專家何文則指出,中國大陸民族主義情緒的增加,以及最近大陸慶祝建國70周年所舉行的大閱兵等,進一步加劇了香港人的擔憂。他表示,好幾個月的香港抗議示威已經加深了社會分歧,而居港的大陸人高唱國歌和其它愛國歌曲等行為,則使港人和大陸人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張。

香港《開放》雜誌的主編金鐘就港人和大陸人之間目前存在的分歧和隔閡分析指出,這與港人和大陸人生活成長的政治環境也大有關係,而香港人對大陸體制和諸多壓制性做法的清楚認識,也正是從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後開始的:

“這個是個別的現象。你比如說,一些在香港留學的大陸學生,把香港人貼在牆上的小字報撕掉。香港的大學生和年輕人當然很憤怒,為什麼會如此對待香港人的政治訴求?因此,有可能發生過一些衝突。”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今年8月份發佈的一則調查發現,40%以上的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歸屬感很低或極低。《南華早報》的報道援引該研究所助理所長鄭宏泰(Victor Zheng Wan-tai)的話說,這個調查結果,反映了港人令人震驚和擔憂的反大陸情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