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江靜玲:香港抗爭三部曲─外力介入 顏色革命 恐怖主義?

僵化的腦子和極權思維讓北京無法傾聽香港民意,更不敢撤回修訂逃犯引渡條例,不僅錯失了向香港人民和國際社會展現中國在香港落實「一國兩制」的大好機會,荒腔走板地給香港抗爭扣大帽、貼標籤,恐將讓事件升溫到不可控制局勢。屆時,難保30年前天安門事件不會在香港重現。

2019年8月13日,反送中示威者手持標語牌在香港國際機場。(法新社

香港反送中抗爭進入第10周,迄今看不到緩和或終結跡象。先前譴責抗爭暴力事件的英國政府,在香港機場陷入癱瘓後,公開表示對香港感到擔憂,呼籲各方冷靜,並要求香港政府與各方進行建設性對話。這是香港回歸中國以來,英國政府首次如此不掩飾卻又無奈的表達對香港的立場。

值此同時,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則指稱,香港示威“已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此語一出,震驚國際。“恐怖主義”是何等巨大的一頂帽子,如今中共官方竟然把這大帽扣在香港反送中事件和抗爭者頭上。

中國港澳辦7月29日首次召開國際記者會時,譴責外國勢力介入香港抗爭,並在回答中共官方媒體詢問中,給香港反送中示威貼上“顏色革命”標籤。當時,中共當局已把香港反送中抗爭定調為“外力介入”,等同“顏色革命”,如今更升級到“恐怖主義”。

短短兩周,“外力介入”,“顏色革命”,“恐怖主義”,成了北京譴責香港反送中抗爭的三部曲。但卻無一令人信服。

“外力介入”部分,沒有比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說得更好,與駐地政府官員和反對派勢力接觸,是美國外交官在全球每天都在做的事,香港也不例外。中方的作法和所謂抗議,貽笑大方外,不啻自取其辱。

港澳辦說,14億廣大中國人民不會讓“顏色革命”在香港成功。殊不知20世紀末以來發生在中亞、東歐獨立國協國家的一系列,以顏色或花朵為標誌的所謂“顏色革命”,局限的是以政權更替為最終目標的運動。香港反送中抗爭訴求未要求香港獨立,也沒有要求更換北京政權,怎麼會是“顏色革命”?中共官方企圖把分離主義意識散布到拒絕修訂逃犯引渡條例的香港抗爭,其心可誅。

至於“恐怖主義”,從美國911事件以來,儘管全球反恐,但對恐怖主義並沒有一個統合準則。恐怖主義不僅只是行動,同時含蓋心理狀態在內。因此,從區域,國家到個人對所謂的“恐怖主義”的介定和理解也不盡相同。中共官方把香港抗爭和恐怖主義掛在一起,意圖何在?

持續激化不必是香港抗爭的走向,修訂逃犯條例在中止的前提下既已形同胎死腹中。香港特區政府何不先順應民意予以撤回,平息抗爭?

畢竟,此次抗爭的關鍵並非香港人不支持維護香港長期治安,而是不信任中國政府政治不透明,司法不獨立,才堅持反對修訂逃犯引渡條例。否則,一個讓社會更安全的修法案怎麼會引起如此大反彈?但北京似乎就是看不懂這層緣由,不明白為何有高達四分之一的香港人走上街頭進行抗爭。

僵化的腦子和極權思維讓北京無法傾聽香港民意,更不敢撤回修訂逃犯引渡條例,不僅錯失了向香港人民和國際社會展現中國在香港落實“一國兩制”的大好機會,荒腔走板地給香港抗爭扣大帽、貼標籤,恐將讓事件升溫到不可控制局勢。屆時,難保30年前天安門事件不會在香港重現。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