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查建國:與香港朋友談「三個準確」

博弈方式分和平合法手段一低度暴力手段一武裝起義等。和平合法手段使修例失敗,暴力手段正處於失控狀態,而使對方由守轉攻,社會輿論話題轉移。堅持「和理非」應是香港反對派堅定不移的選擇。暴力只能失去中間群體而給對手反擊的法律理由,是以此之短攻彼之長。我們要懂得「欲速不達」「物極必反」「事與願違」的道理。

一,準確地認識博弈的對手。香港反對派博弈的對手即港府和香港製度。其有兩面性:1,“一國兩制”中的香港這一制。這是與大陸黨制不同的法制。香港沒有大陸那樣的中共的神聖性、壟斷性、全能性、永久性的絕對領導。有一定程度的民主選舉,有比較獨立的司法體制,有相當大的公民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罷工、宗教信仰的自由權利。2,“一國兩制”中的一國。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因此香港必然受到京府和中共的間接控制和全方位的滲透、影響。這兩點基本判斷是香港反對派所有言行的基本出發點。認識到兩地的區別才知道如何確定博弈的目標、方式與策略,認識到兩地的相聯才知道博弈的艱難與局限(大陸大格局不變,香港小格局也難大變)。

二,準確地選擇博弈的目標。香港反對派運動的目標不是改制不是港獨,而是:1,保住香港體制不被大陸體制蠶食、切香腸式的改變,保護香港人權不被大陸侵犯(如抓捕出版商、影響選舉、修改逃犯條例······)。2,爭取各級選舉進一步民主化,實現港首一人一票普選。

目標有近期目標和遠期目標之分。兩個月前的“反送中”是因突發事件而引起的一個近期目標,當這個目標取得實質性勝利後,抗爭運動呈現出多元目標:撤回、改變政府對暴力的定論與行動、下台、普選、獨立。目標的選擇呈分散失控狀,結果是力量的分散和難度的加大。

我理解“港獨”的理由和肯定“港獨”應有的話語權,但反對將“港獨”列為香港反對派運動目標。這不現實,也會將反對派運動帶入死胡同。

三,準確地把握博弈的方式與策略。香港反對派博弈的方式應是利用法律保護的權利進行漸變的改良,而不是激烈、突變式的顏色革命。

博弈方式分和平合法手段一低度暴力手段一武裝起義等。和平合法手段使修例失敗,暴力手段正處於失控狀態,而使對方由守轉攻,社會輿論話題轉移。堅持“和理非”應是香港反對派堅定不移的選擇。暴力只能失去中間群體而給對手反擊的法律理由,是以此之短攻彼之長。我們要懂得“欲速不達”“物極必反”“事與願違”的道理。年輕人、民粹主義、“廣場效應”易劍走偏鋒,網絡時代的抗爭運動既有易造勢易發動的特點,也有多中心易失控的可能,但成熟的政治人物應明了自己的對手、自己的目標、選擇正確的方式與策略,有節奏、有收放。武裝起義在香港沒有可行性。京府雖直接出手概率小,但香港若失控,京府必出手。到時,現有的反對派運動將遭重創,香港現有體制將毀於一旦。在中美全方位、持久性、戰略性對抗的大格局下,京府不會在香港問題上向西方國家讓歩。

香港對大陸民主轉型的最大影響就是將香港這一“制”護好做好,樹一自由民主的榜樣。而不是玉石俱粉而給京府施壓並希望由此引爆大陸。我們永遠和香港反對派、香港公民站在一起。路還長,我們時刻關注你們······。

2019年8月13日北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