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孔誥烽:「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無關港獨 保住口號 香港才有真正言論自由

中共建政時,不少天真的知識分子,一心要成為不越中共底線、中共容忍的反對派,積極與被中共宣稱為越過了底線的其他反對派割席、批判他們。但中共的底線,往往不斷上移,最初覺得沒有越底線的忠誠反對派,最後還是逃不過被鎮壓消滅的命運。到最後變成鴉雀無聲。現在中共要封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香港人的應對,應該是把這句口後叫得更響、更廣。只有保住香港人叫這句口號的自由,香港人才有真正的言論自由。

中共連番向香港抗議者放狠話,現在來到扣港獨帽子。八月七日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說抗議中越來越多人叫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是港獨。中央扣了帽子後,香港部分評論者便跟著呼籲示威者停叫這個口號,說不要給藉口中共,讓其他不支持港獨的示威者卻步。這種聽到老師說不好便不加思索地跟著說不好,然後叫其他同學停止的乖乖風紀作風,出現在2019年的香港,令人有種時光倒流的懷舊感覺。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廣泛含糊到不得了,你怎樣理解也可以。光復這個口號,來自幾年前沸沸揚揚的「光復上水」、「光復元朗」等反中港走私抗議。那些都是民生議題,示威者要將上水、元朗等地光復到哪裡去,十分清楚,就是要光復到以前恬靜有序、行人有禮、社區未被中港走私蹂躪之前的美好狀況。而2016年的魚蛋革命,也是由高喊光復香港的「本土民主前線」保護旺角熟食小販街頭文化免被政府摧毀而引發。「光復香港」,可以理解成光復美好香港、高度自治也可。而香港是一個革命一詞被濫用到連宣傳美食的廣告也可以用「為食起革命」廣告標語的地方。「時代革命」,當然不一定與港獨有關。

硬將這個口號說成是港獨,是莫須有。北京用這種港獨莫須有來打壓反對派,早有前科。2003年7.1大遊行民陣提出「反對廿三,還政於民」的口號,後來國務院的朱育誠與中共媒體和建制派密集攻擊說叫「還政於民」,便是港獨,是企圖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把「高度自治」變成「完全自治」。之後民主派真的沒有再用這個口號了。

中共亂扣帽子,本來已經夠荒謬,如果香港人真是與這些口號和叫口號者割席,便是中了中共分化運動的計。這就等如中共在1949年建政之後,不斷派「反革命」、「右派」帽子。最初中共只是針對一小撮,其他有獨立思考的知識分子,覺得與己無關,都選擇與被扣帽子者割席。但跟著被扣帽子者的範圍不斷擴大,最初以為自己沒事的,最後都遭殃。

1950年代初,中共發動「鎮壓反革命」運動,那些認為自己是中共諍友,還能對中共做出一些在中共底線以內做些小批評的民主黨派,都積極配合,告發和批鬥反對共產黨政權的人士。但到了反右時,中共要整肅的對象,便到了這些民主黨派。鎮反時的合謀鎮壓者,忽然成了被鎮壓對象。反右時中國民主同盟的吳晗對其他民主黨派人士落井下石,賣力揭發和批鬥儲安平和羅隆基等知識分子,還得到毛澤東點名稱讚。但吳晗最後都在1966年因為暗批大躍進的《海瑞罷官》,成為文革第一炮下的著名炮灰。

中共建政時,不少天真的知識分子,一心要成為不越中共底線、中共容忍的反對派,積極與被中共宣稱為越過了底線的其他反對派割席、批判他們。但中共的底線,往往不斷上移,最初覺得沒有越底線的忠誠反對派,最後還是逃不過被鎮壓消滅的命運。到最後變成鴉雀無聲。

現在中共要封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香港人的應對,應該是把這句口後叫得更響、更廣。只有保住香港人叫這句口號的自由,香港人才有真正的言論自由。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