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製造仇恨文革中的童謠

我有兩個妹妹。文革時都念小學。那時候,她們的書包里,除了毛澤東語錄和作業本外,還有一根由無數根橡皮筋結成的長長的皮筋,那是她們的至愛。她們每天一下課就在教室外和同學們跳皮筋,下學回家就在院子里和鄰居的女孩子們跳。跳皮筋的花樣也是一套一套的,具體細則我也搞不清。但我知道跳皮筋時一定要唱童謠,比如:

“小皮球,用腳踢,馬蓮開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

“馬蘭花,馬蘭花,風吹雨打都不怕,勤勞的人兒在說話,請你馬上就開花。”

文革一來童謠也成了毛澤東的造神運動工具之一

文革來了,“破舊立新”,童謠也變了,記得她們那時經常唱的是:“天上星,亮晶晶,數呀數呀數不清,最亮一顆在哪裡,最亮一顆在北京,北京北京天安門,毛主席是我們大救星。”

毛澤東時代的童謠有個特點,學校教的是要多正經有多正經。如:“我是一個小畫家,畫了一朵大紅花,大紅花獻給毛主席,毛主席見了笑哈哈。”

教導不明事理的孩子仇視美國

那時的孩子們,從小到大,一直被政治包圍着。記得文革伊始,學校還編了一些新童謠,教給孩子們唱:“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人,專吃杜魯門。杜魯門他媽,是個大傻瓜,床上吃床上拉。”

杜魯門是什麼人,孩子們並不十分清楚,只知道他是“侵略朝鮮”的美國總統。還有一首一帶而過:“小汽車,滴滴滴,裏面坐着毛主席。毛主席掛紅旗,氣得美帝干著急。”

咒罵美國與韓國的童謠:“肯尼迪,啃地皮,不肯尼迪啃地皮。”“李承晚,不要臉,買塊胰子買塊鹼,先洗屁股後洗臉。”“大蘋果紅又紅,我是中國的好兒童;坐飛機、扔炸彈,炸死美國王八蛋。”

兒童高唱打倒劉少奇

後來劉少奇成了黨內最大的走資派,學校的老師又編輯了“新時代新童謠”,讓她們在遊戲時唱,她們覺得不好聽,但是老師說不唱就是壞孩子,不唱不行:“打的打的打,打倒劉少奇,打的打的打,打倒王光美”。還有“劉少奇,會挑水,一挑挑了個王光美;王光美,會彈琴,一彈彈了個鄧小平;鄧小平,會掏沙,一掏掏了個廖莫沙。”“香蕉蘋果大鴨梨,好吃不給劉少奇。”

吹捧中共樹立的假英雄與敵人

類似的還有:“我是李向陽,堅決不投降,敵人來抓我,我就跳圍牆,敵人拿炮打,我就鑽地道,地道里有張紙,我就拉泡屎,敵人進地道,踩了一腳屎。”

“小地雷,鐵西瓜,叔叔懷裡抱着它,鬼子夢裡也害怕。早已怕,晚也怕,關住窗子睡著了,地雷就在他床底下。線一拉,就開花,炸的鬼子回老家,哇哩哇啦直叫媽。”

“一朵紅花紅又紅,劉胡蘭姐姐是英雄,從小生在舊社會,長大成為女英雄……(中間不記得了,大家補充)毛主席提詞八個字,‘生的偉大,死的光榮’。”

“輕輕輕,輕輕輕,我在家裡跳牛皮筋,來了三個鬼子兵,搶走了我的牛皮筋,他媽的,他媽的。我要剝他的皮,抽他的筋。”

“從前有個周扒皮,半夜起來去偷雞,我們正在做遊戲,一把抓住周扒皮,周扒皮!”

“董存瑞,十八歲,參加革命游擊隊;炸碉堡,犧牲了,全國人民流眼淚。”

以屎為主題男童自編自唱的粗俗童謠

那時男孩子們雖然不跳皮筋,但也有自己信口編的童謠:“半夜三更,我去茅坑,茅坑上面,沒有電燈,撲通一聲,掉進茅坑,我和蠅蛆展開鬥爭,鬥爭鬥爭,階級鬥爭,直到最後光榮犧牲,我的英名留在人民心中!”

“高級餅乾,高級糖,高級小姐上茅房,一摸口袋沒有紙,一摸屁股一把屎。”

有的小朋友上廁所,有的就在外面大喊:“我來到了天津衛,嘛也沒學會,學會了開汽車,壓死200多。我上坡下坡又壓死200多,我換了一輛車,我又壓死200多。警察來抓我,我逃進了女廁所,廁所沒有燈。我掉進了粑粑坑,我跟粑粑作鬥爭,我差點沒犧牲。”

記得還有更不堪入耳的:“小河流水嘩啦啦,我和老師偷西瓜,老師偷倆我偷仨。老師逃跑我被抓。老師在家吃西瓜,我在家裡寫檢查。我罵老師大王八。”

荒唐搞笑的小孩學雷鋒

那時《學雷鋒》的兒歌也很多。其中有一首傳之甚廣:“牆上掛着雷鋒像,頭上紅星閃閃亮。爺爺經常對我講,學習雷鋒好榜樣。”

那時的孩子們,從小到大,被道德玩暈了。為了完成老師交給的學雷鋒的任務,奇招怪出。一天,在上學的路上,大妹妹非得讓小妹妹把橡皮扔在自己的腳底下,然後她撿起來,興沖沖地往學校跑,交給老師,然後老師在好人好事記錄本上記下:“×月×日,星期一,韓麗萍拾到橡皮一塊,交公。”然後大妹妹上老師辦公室,報告她東西丟了,再把橡皮領回來。煩死人了。

更煩人的是,第二天,妹妹要禮尚往來,叫姐姐背她一段,姐姐力氣大,只好答應她。到校後,妹妹就去找老師彙報,說姐姐幫老大娘背馬鈴薯來着。弄得姐姐不知該叫她大娘還是叫她馬鈴薯才好,她頭一暈,上課就上不好。

有的時候,為了完成“學雷鋒,做好事”的任務,她們非要攙扶本來不想過馬路的老大爺過馬路,幾個孩子生拉硬拽地把老大爺攙扶過去,到了街那邊就不管了,老大爺喘着氣用拐杖指着她們罵:“小兔崽子們,我好容易過了街就被你們弄到這邊來,好容易過了街又被弄過來,今兒都第四回了,還讓不讓我回家了?!”

記得那時有個鄰居的男孩每天唱:“學習雷鋒,不玩彈弓,學習董存瑞,不跟妹子睡,學習三糊塗,不端酒葫蘆……”也不知道是誰教給他的。

挺搞笑的吧?!

(本文略有刪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老綏遠韓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