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金銀患難救命湯

隨着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大白菜在餐桌上主菜的地位已被眾多的綠色細菜所取代。可四十多年前那顆大白菜卻令我們這些兵團戰士終生難忘。

那是1970年的冬天,在中蘇邊境上的一個生產建設兵團的農場里,我和許多戰友在遠離人煙的大山裡採石頭。睡的是在雪地上搭起來的帳篷,吃的是極其單調的伙食,白面,大豆,豆腐,一碗豆芽湯就算是菜了。

有一天我晚上出去撒尿,突然什麼都看不見了。我試着用手在眼前晃了晃,什麼都沒有。我急得哭了起來,當時我只有十七歲。

歲數大的戰友把我扶回帳篷。沒過幾天,又有幾位弟兄得了和我一樣的怪病。有個外號叫百事通的老知青默默地說了一句:糟了,你們怕是得了夜盲症!探險小說里的探險家就得過這種病,病因是缺乏維生素C。最好的治療方法就是多吃蔬菜。可是在那個年月,不要說我們那個採石頭點上,就是整個連隊也找不到一片菜葉啊。

那裡的老鄉冬天根本不儲菜,多少年都是靠豆腐豆芽燉蘿蔔過冬。可這病得治,要不蘇修特務半夜摸上來怎麼辦。我偷偷給家裡寫了一封信。不敢說得了夜盲症,就說在這裡吃燉蘿蔔吃膩了,想家裡的大白菜了,想辦法弄來一顆嘗嘗。

過了十幾天,我收到了家裡寄來的一個包裹。裏面除了有我愛吃的香腸外,還有一顆很大、心抱得很緊的大白菜。按照知青堆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規矩,我雙手捧着大白菜,把它鄭重地交給了排長。

我們花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討論如何利用這棵大白菜。最後還是排長拍板定下菜譜:第一頓,用半棵白菜煮一鍋湯,有病沒病的都得吃到菜葉。大家過把菜癮。剩下的在一個星期內慢慢吃。炊事員負責保管好白菜。不能凍,不能爛。

那是一鍋什麼樣的湯啊!菜葉切得很細很細,漂在上面;金黃色的黃豆芽沉在鍋底,油珠在沸騰的湯水裡閃亮。一個弟兄給他起了一個很漂亮的名字:金銀患難救命湯。一鍋湯沒用十分鐘就被我們喝個精光。那剩下的半棵大白菜真讓我們整整吃了一個星期。

當然靠着唯一的一棵白菜不可能立即治癒我們的夜盲症,但是它給我和我的同伴帶來了家庭的溫暖和關懷,支撐着我們捱過了那漫長的冬季。

春天終於來了,我們像小鳥一樣撲向石縫,瘋狂的搜尋那些剛剛冒出綠芽的山野菜。當我們的眼睛恢復正常後,我們最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鑽出帳篷,望着滿天的繁星,爭論哪一顆星離家鄉最近,因為那裡是捎來大白菜的地方。

四十多年過去了,吃不上大白菜的年代在中國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我也經歷了返城,做工,上大學,當幹部下海經商的人生歷程。為了應酬,上等的魚翅湯燕窩粥我都喝過,可是在我看來,那味道卻總也趕不上四十多年前的“金銀患難救命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新三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