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戴耀廷獄中書簡:止暴更暴 制亂更亂

近年香港社會的政治文化發展之速,是難以想像的。尤其是高教育水平的一群及年輕一代,經過這幾年的抗爭,他們已進化至相當成熟,無論是抗爭的信念、意識、策略、手法及韌性,連一些西方國家的抗爭群體也嘆為觀止。這不是有甚麼西方外國勢力在背後策劃、刻意栽培或指揮,而是在資訊發達的全球化時代,並在中共專制政權近年不斷壓制之下逼出來的。

中共面對來勢洶洶的反送中抗爭,最新的對應策略是止暴制亂。從這新的口號,可知道中共所能夠或願意理解到香港當前的問題就是暴力與混亂。中共不敢去面對暴力與混亂下更深層的原因。

既定性了問題是暴力與混亂,中共所能提出的解決方法就是制止暴力、恢復社會秩序。但它能用甚麼方法呢?它只能用政權手上的武力或暴力去制止民間抗爭的暴力,把大量的抗爭者拘捕、起訴、審判及囚禁,中共希望能透過特區政府及法院去做到。

以止暴制亂為基調來針對當前香港出現的挑戰,正正反映中共及其在港代理人完全不明白香港社會。他們所重視的是維持權勢及經濟利益,因而會認為香港的抗爭者必然也是為了經濟利益來奪權。他們或會承認有些抗爭者的本心是爭取公義,但這些無知的抗爭者必是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甚至不少是被幕後黑手以經濟利益收買。他們也難以想像香港社會真的出現了一個多元的社會,在整場運動背後根本沒有大台,也不可能有大台,因抗爭者們都自主、自發地起來反對專制政權。或許中共收集訊息的渠道出了問題,它在香港的代理人所能接觸得到的香港居民,也就是他們的支持者,就是那些既得利益階層。這些香港人本身就與香港的大多數脫節,向他們收集的信息都是落後形勢的。

近年香港社會的政治文化發展之速,是難以想像的。尤其是高教育水平的一群及年輕一代,經過這幾年的抗爭,他們已進化至相當成熟,無論是抗爭的信念、意識、策略、手法及韌性,連一些西方國家的抗爭群體也嘆為觀止。這不是有甚麼西方外國勢力在背後策劃、刻意栽培或指揮,而是在資訊發達的全球化時代,並在中共專制政權近年不斷壓制之下逼出來的。

一味打壓猶如飲鴆止渴

說得盡一點,中共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用他們仍停留在前現代的腦袋去分析已進化至後現代的香港社會、抗爭運動及抗爭者,誤判形勢及訂出錯誤的策略是必然的結果。

就算中共真的能「止暴制亂」,所能得到的平靜秩序只是表面的。政治文化已進化至那麼前衞的後現代香港社會,根本不能接受仍停留在前現代的專制統治。一方面是香港的情況,由不公平的選舉產生的政權缺乏足夠的政治權威去推出有效可行的經濟及民生政策以改善港人的經濟生活。即使真能有所改善,已超越只求物質需要的港人,也不會滿足於一個他們沒有平等參與權利的管治體制。被短暫壓下去的抗爭,如地底下不斷積聚的岩漿一樣,必會找尋一個裂縫再次爆發。壓製得越厲害,短期可能把問題似是解決了,但那只是掩耳盜鈴,再次爆發時會更加不可收拾,正如雨傘運動被打壓,五年後反送中以加倍的規模爆發。以後爆發的頻率必會更密,規模更可能是幾何級數地上升。

或許中共並不是我想像中那麼落後和愚蠢,只是受制於現在國內外的政治形勢,被迫採用止暴制亂這短期策略。它也知道頂多只能治標不能治本,甚至知道這只是飲鴆止渴,但也想不到任何辦法可打破香港長期的困局。若是這樣,我更加希望中共能及早作出英明的決斷,惟有儘快引入真普選,那才有望打開一個缺口,之後再努力以商業的精神,引導不同意見的港人就香港各項深層次矛盾進行深入的討論,儘力尋求共識,香港才能走出籠罩多年的烏雲,終得見藍天白雲。

若中共仍停留在止暴制亂的思維,我擔心不是止暴制亂而是「濫捕止暴暴更暴,強權制亂亂上亂」。

2019年8月8日

戴耀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