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共建政70周年倒計時 習近平拿什麼獻禮

六四三十周年全球罕見般的紀念可能對北京而言就已是一個不詳的預兆,香港維園追思年年進行,今年更是相對沉寂幾年後再度出現空前局面,就在這個時候,習近平年初在省委第一書記學習班上有關預防重大風險的不詳預感出現:香港飛出黑天鵝,用費加羅報的社評說,簡直令人錯愕,就在紀念六四三十周年的時候,好像天安門被屠殺的遊魂為香港人民注入一股力量,他們終於挺身而起,對抗中共。這是習近平政權乃至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萬萬沒有想到的。

這個說了好些日子的盛大節日,眼看眼剩下沒有幾周了。這本來是一個向世界展示大國雄心的最佳窗口,王權在握,習近平連任無礙,可以放心地慶祝了,在天安門檢閱台,一如他的遙遠前任毛澤東,檢閱三軍,以及檢閱那些可能被邀請加入共慶的工農兵學商聯合儀仗隊。

在許多觀察人士看來,在這個中共念茲在茲的日子,作為毛澤東之後的第二號強人習近平,能拿出向這個節日獻禮的卻寥寥可數。當然,習近平自有其得意之處,同毛澤東比較,至少有一條堪比,他的權力如同前者一樣達到頂峰,在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以後,他可以像毛澤東一樣終身任職。唯一的區別是,那個時代,人們把毛澤東視為打江山的皇帝,如今,即便中國人太習慣於服從,也難接受一個新的皇帝。習近平為此正在付出巨大代價,對外四面樹敵,對內也四面樹敵。網上有人諷刺:“能把內政外交港澳台全搞砸的,只有習近平了”。

毛可以任意發動運動折騰他的子民,不管其死活,習得時不時拿出些政績來向人民顯示,儘管這些政績有時只是一組空洞的數字,他要讓中國人相信他將如何把這個國家變成全球頭號強國。與毛時代截然不同的是,中國儘管有世界上最強大的防火牆,他的人民中總有些不甘心的翻牆者在偷偷傳遞外界的信息,這使得習近平的言論不能像毛澤東那樣絕對覆蓋全國。現在,在這個中共建政七十周年即將來臨的日子,看不出習近平能拿出什麼像樣的禮品獻禮。“國慶獻禮”,是中共政權通常在建政逢十逢五時候的習慣性表述。

香港飛出黑天鵝

今年中國民間有逢九的說法,中國近代以降各種勾起痛苦回憶的歷史紀念日頗多,但是,許多都紀念日已度過,五四百周年,六四三十周年,儘管中南海草木皆兵,始終處於高度維穩狀態,但是最終沒有發生大事。然而,最大的事還是發生了。

六四三十周年全球罕見般的紀念可能對北京而言就已是一個不詳的預兆,香港維園追思年年進行,今年更是相對沉寂幾年後再度出現空前局面,就在這個時候,習近平年初在省委第一書記學習班上有關預防重大風險的不詳預感出現:香港飛出黑天鵝,用費加羅報的社評說,簡直令人錯愕,就在紀念六四三十周年的時候,好像天安門被屠殺的遊魂為香港人民注入一股力量,他們終於挺身而起,對抗中共。這是習近平政權乃至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萬萬沒有想到的。

如果他們想到被雨傘運動擊敗後的泛民主派會再度起身反抗,並且得到全城的支持,他們也許不會冒犯民意,在這個敏感的年頭,強行推行修訂旨在有利於向大陸遣返嫌犯的『逃犯條例』。但是他們忘了,歷史上至今,香港從來都是一個他們眼中的逃犯藏身之地,從六零年代逃難的中國大陸飢餓人群,到六四之後逃亡的中國民主人士,都在香港得到過庇護,當然,香港也收留過大陸逃出的前走私者後來成為大亨,還有一些來路不明與大陸關係密切的黑社會成員。香港還有席捲巨大財富養尊處優的官二代或者紅二代子弟們。他們忘了,由許多前逃亡者組成的港人社會對中國大陸黨主導下的法律程序記憶猶新,他們忘了銅鑼灣書店五人僅僅因為出了一本描述習近平與情人的書就遭到大陸司法劫持的命運。勤勞,謹慎,追求個人幸福,並不過多關心政治的港人終於被激怒了。

兩場巨大的遊行,一百萬人到二百萬人參加,全球罕見這樣的規模,傾城而出,現在這場運動轉化為“遍地開花”。費加羅報的社評寫到:如果不是港人的命運,港人的前程,港人的後代的自由在打賭,港人會如此地奮不顧身?港人終於迫使港府乃至港府背後的習近平政權停止修例。但是,港人沒有忘記歷史,知道誰總在背棄承諾,秋後算賬,他們提出五項訴求,特首下台,徹底撤銷修例,獨立調查警察濫權行為,實行直選。他們深知,只有這樣,二十幾年前中國前總理趙紫陽與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莊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才有可能得到遵守,是這一為基本法奠定框架的聯合聲明確認了港人享有高度自治,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地位。那個時候,中共實際掌權的領導人鄧小平甚至表示,到五十年以後,香港也無需再改變了,鄧小平大概預感到,那時候的中國可能無法避免地加入世界現代化的進程。

然而習近平等不及了,他的外交部譏諷地表示,中英聯合聲明已經過時。2014年那場要求真普選的雨傘運動最終以當局否認承諾,不予直選特首而告終。這就是港人,尤其是成千上萬的年輕的港人,為什麼今天不顧冒着秋後算賬前途多舛的危險,繼續與北京拼爭的根本理由。他們的要求過分嗎,他們無非要求北京遵守自己的歷史承諾。北京應該拿出勇氣回答示威者的訴求,而不是對內,如一些分析人士預測,最後可能統統諉過於林鄭;對外,把民怨沸騰歸咎於美國“背後煽動”,和一個永遠可以順口掂來的“外國勢力”。

歷史與事件誰也無法提前預測,香港回歸中國二十周年,離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的日子只差三個月,就這樣,香港,無可奈何化作一隻巨大的黑天鵝。

貿易戰局勢嚴重

也許,習近平政權可以找到另外的事件來使得天平不至於過於傾斜。本來,如果習近平的中國與特朗普的美國在四月底五月初如約簽署貿易協議,以使貿易戰停戰,中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再次獲得自由發展的希望,這將會是建政七十周年的一個極其重大的禮物。貿易戰停戰,不僅關乎恢復中國經濟,使其從跌入多年不遇的低水平萎靡狀態走出,也必將對世界經濟產生積極影響。而且,如果習近平一如阿根廷特習會所承諾,同意着手進行從本質上對中國前途有利無害的結構性改革,這一攸關世界兩個大國發展的貿易協議對世界歷史進程都會產生重大影響,那時候,人們完全可以將之視為習近平獻給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的重大禮物,也可以為這個世界慶幸。但是,關鍵時刻,習近平悔棋了,並以“我一個人負責”拒絕兼聽。據不少觀察人士分析,習近平終究限於一小撮利益集團的認識,擔心中共江山基礎被結構性改革動搖,保江山勝於一切,錯失簽訂重大協議的歷史機會。“保江山”屬於昔日皇帝舊夢,政權迭更,江山依舊,江山是人民的江山,如果不認為江山是一己的私人江山的話,何以保之有?習近平從猶豫,到同意談判,到悔棋,一再誤判,失去了一個重大的歷史機會,二十一世紀即將跨入二十年代的時候,中共明智的前領導人八十年代曾在歷史進程迫使下敏銳地抓住機會,開啟改開路線,正在習近平政權手中急速復辟。

在中共建政七十周年即將到來的時刻,香港民憤人怨,大陸經濟前景黯淡,習近平和他的統治集團,如何能沉醉於“國泰民安”的“太平盛世”?現在,最要緊的是中國如何走出貿易戰帶來的險惡局面,是如何化解世界眼皮底下的香港危機。

北京學者榮劍提醒當局不要低估港人的力量,他認為,香港反送中主體是九零後和零零後,這是中國歷史上首個沒有飢餓記憶的一代,沒有恐懼記憶的一代,如果真的想要有武力鎮壓他們,首先該冷靜想想由此造成的嚴重後果就是玉石俱焚。他認為避免這個悲劇的惟一選擇,就是“兌現基本法,把屬於港民的基本權利還給他們,實現雙普選,由年輕人和全體港民自主決定他們的生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