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天哪!中共外儲竟是負數 外債達3.5萬億 川普:取消談判無妨 不打算與華為做生意

美國總統川普周五對記者表示,美國將切斷與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關係,且沒準備好和中共達協議。此前,中共讓人民幣破七未傷及美國,首先受害的是發行了巨額美元債的中國房企,同時中國的外匯儲備受到威脅,日本投行報道,中共外匯儲備竟然是負數,外債至少3萬億到3.5萬億美元,比官方數據高出1萬多億美元。而3到4年前,中共為支撐人民幣匯率,動用了1萬億美元外匯儲備,導致外匯儲備從4萬億下降到3萬億。

川普:9月美中談判取消無妨,美國不打算與華為做生意

9日周五,川普前往紐約州漢普頓前,在白宮南草坪對記者表示,美國將切斷與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關係,他還表示,還沒準備好和中共達協議。

在被記者問到是否取消9月美中貿易談判時,川普回答:“我們將看看9月是否會舉行美中會談,如果有那很好。如果沒有,那也沒關係。”

川普還表示,“美國不打算與華為做生意。我們正在與中國持續對話,我們還沒有準備好達成協議,但我們拭目以待…中國想做點什麼?但我還沒有做任何事情。長達25年(中共對美國)貿易欺凌,我還沒準備好(那麼快達成協議)。”

川普還表示,美國與華為沒有任何業務,這會讓事情變得簡單得多。但這並不意味着如果我們達成貿易協議,我們不會同意某些事情。

他也強調,日本與南韓必須和睦相處。

人民幣貶值衝擊,中國房企海外融資利率飆升

人民幣貶值,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中國的房地產企業。中國房企的海外融資利率,已從2016年的6.03%飆升至接近8.6%。

由於融資不易,許多中國房企只好去海外融資,豈料近期人民幣的匯率波動,許多房企受到匯損影響,高槓桿的中小企業損失尤大。

分析師直言,房企慣用“借新債還舊債”,但高槓桿房企融資成本較高、融資相對較難。

台媒自由時報9日引述陸媒《證券時報》的消息報道,中國房企綠地、佳兆業、中南建設等從今年6月以來陸續宣布發行美元債,但前一段時間這些海外債的票面成本普遍較高,部分甚至破10%,利率與境內債的融資成本不斷在拉大。

中國金融數據庫「Wind數據」資料指出,中國今年截至7月中旬,房企計劃發行的海外債已有104隻,規模、數量均創同期新高,若按目前節奏持續下去,整個房企海外債恐會突破歷史紀錄。

Wind數據資料指出,2019年中國房企海外債到期規模達237.57億美元,2020年將達297.86億美元、2021年則為316.38億美元,逐年升高。

另外,房企整體融資成本正逐漸升高,觀點指數研究院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房企平均融資成本6.96%,4月的融資成本是上半年最高,達7.59%:從房企來看,有小型房企平均融資成本達15%,還有部分壓力較大的大型房企平均融資成本逾10%。

中共外匯儲備竟然是負數外債至少3萬億

從理論上來說,人民幣貶值將使中國的出口產品(以美元計)更便宜,更有競爭力。但人民幣貶值並不是一個有效的打贏貿易戰的策略。如果匯率水平管理不當,不光起不到支持出口的作用,反而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引發更嚴重的金融危機。

新加坡五福資本CEO伍治堅8月7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表示,根據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全口徑外債餘額為19652億美元。接近2萬億美元的外債,大約佔到GDP的15%左右。這個數據本身並不算太高,但是這些數據下隱藏着風險:

首先是中國外債的增長速度非常快,在2017年增長20%,2018年增長12%;其次,有研究顯示,官方公布的數據可能低估了外債的水平。

舉例來說,日本大和資本曾經在2018年8月的研究報告中指出,外匯管理局公布的外債總額,並沒有包括中國企業在中國香港、紐約、開曼群島和英屬維京群島等地發行的美元債數量。如果把這些美元債都算進去的話,總的外債數量可能在3萬億到3萬5千億美元左右,比官方公布的數據高出1萬多億美元。

人民幣每貶一點,這些美元外債的成本都會增加一點,企業承受的負擔也會相應增加。一旦突破一個臨界點,引發違約潮的話,將對中國經濟產生重大打擊。

伍治堅說,如果市場形成人民幣將繼續貶值的預期,這將帶來資金外逃的壓力。2015到16年間,由於市場普遍預期人民幣貶值,因此引發了一波資金外流潮。在短短1年多的時間內,為了穩住人民幣匯率,政府動用了1萬億美元左右的外匯儲備,導致外匯儲備從4萬億下降到3萬億左右。

阿波羅網陸凡客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