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微信威脅可比華為!學者:用微信如同戴電子鐐銬 美政府應制裁

中共當局對微信平台上的所有信息進行監控、收集、存儲、分析、審查和訪問。*

微信是中國科技巨頭騰訊旗下的流行社交媒體應用程序,全球用戶已超過11億,但隨着海外用戶不斷增加,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它是一種壓迫和監控工具,是中共的耳目和棍棒。

德克薩斯大學聖安東尼奧分校政治學教授布雷德利‧塞耶(Bradley A. Thayer)和“中國公民力量倡議”副主席韓連潮近日在“國會山”(The Hill)聯合發表文章《微信的浮士德式交易:中國(中共)給世界戴上鐐銬》(The Faustian bargain of WeChat: China shackles the world)。

兩位作者在文章中例舉了微信審查的多項事實,安裝微信如同戴上電子鐐銬,其威脅堪比華為;他們並呼籲美國政界人士嚴肅對待微信,並對微信進行調查。

韓連潮在當天的推文上寫道:“我們……警告微信嚴重侵犯中國人民人權,威脅美國和自由世界安全,呼籲美國調查微信審查監控作用,禁止政府人員使用,促其下架,審查騰訊在美所有投資,必須將其像華為一樣封殺,以絕後患。”

微信壟斷髮展起家

兩位作者介紹,由於中國(中共)禁止WhatsApp、Facebook和Line等外國社交媒體和短訊應用程序,微信自2011年開始,以每年超過1億用戶的速度飆升。微信先在東南亞發展,並已擴展到歐洲。在美國,400萬華人中大多數人都擁有微信賬號。

通過微信傳輸的信息是巨大的。每日平均發出的信息量超過380億條,超過1400萬家公司積極加盟微信。微信的受歡迎程度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的便利性,人們可以用它做幾乎所有的事情,從購買股票到與朋友和家人聊天。

但這樣的便利性要付出浮士德式的代價(註:浮士德是著名作家歌德筆下一個學識淵博、精通魔術的人物,為了追求知識和權力,他將自己的靈魂作為代價和魔鬼達成交易)。中共當局對微信平台上的所有信息進行監控、收集、存儲、分析、審查和訪問。海外數據,例如從印度和台灣用戶收集的數據,也被發送到中國的騰訊服務器。微信與臉書等不同,因為這些美國公司他們不會將數據發送給政府。

使用微信要付出浮士德式的代價。

微信受北京控制是中共審查工具

文章還揭露,微信有一個由公安部(MPS)派出的駐地互聯網警察局,該局每周7天,每天24小時監管該平台執行中共法律。中共當局可以自由訪問用戶的個人信息,人們一旦在手機中安裝了微信就像戴了電子鐐銬一樣:它可以監控用戶的所有在線活動,並收集元數據,幾乎可以揭示關於用戶的一切信息。

文章說,與臉書或Fitbit不同,微信收集了更為廣泛的元數據,因為微信幾乎涵蓋了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而這些數據政府可以訪問。從本質上講,該社交媒體平台是實施中共政權審查和監督的工具。

微信遵循北京的指示,通過自動阻止(中共)當局認為“敏感”平台上的政治內容來壓制言論自由,其中包括美中貿易戰、香港持續抗議,以及重大公共衛生醜聞等重大新聞報導。

文章補充說,微信海外用戶也受到審查。他們的微信賬號被暫停,他們的團體被禁止。微信的審查制度極大地侵犯了言論自由權。

微信私信成證據維權人士被判19年

中共並不滿足於利用微信來審查。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微信私信被用作證據將異議人士送進監獄。例如,新疆一名穆斯林信徒黃世科(Huang Shike)向他的親戚和朋友解釋了如何做禮拜,他的微信語音信息被用來定罪,他於2017年被判處兩年徒刑。

新疆另一名維權人士張海濤(Zhang Haitao)因使用微信發表評論“誹謗”中共而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9年徒刑。

兩位作者還表示,有可靠的報導稱,中共間諜機構使用微信來收集情報,監控海外異議人士,並招募潛在的間諜。例如,北京開發了與微信和QQ相關的複雜xRAT間諜軟件,用於針對香港抗議者。微信應用程序已被用作劫持用戶手機的後門,而不會被檢測到。

騰訊參與中共的大規模監控網絡,其研究和開發旨在推進面部識別技術和其它AI監控解決方案。今年年初,騰訊的“安全防禦”負責人、美化中國監視者李牧青(Li Muqing)吹噓該公司的監控能力,其中包括收集面部識別監控,並與警方分享。

中共並不滿足於利用微信來審查。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微信私信被用作證據將異議人士送進監獄。

留學生用微信阻礙與美國同行接觸

除此之外,中共在海外利用微信傳播錯誤信息,在留學生中製造恐怖。美國國務院主管教育與文化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羅伊斯(Marie Royce)7月30日表示,最近一項研究發現,超過90%的受訪中國留學生目前使用微信作為他們網上通訊的主要方式。這項研究的對象是在美國大學就讀的大約1000名中國留學生。

大約84%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完全依賴中國網站獲取有關美國的新聞。許多非中文短訊和社交媒體應用程序在中國被禁止,因此中國學生不得不使用微信等應用程序與國內的朋友和家人進行交流。

羅伊斯說:“通過中國社交媒體,中國學生繼續通過這種扭曲的視角來看待美國。這種持續不斷的錯誤信息造成了一種恐懼泡沫(bubble of fear),阻礙了中國學生在美國與美國同行的充分接觸。”

加拿大國會警告微信滲透西方政治

在加拿大,據溫哥華StarMetro去年12月的報導,當時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抓是最熱的新聞,在中共政府的指導下,微信在孟晚舟保釋聽證期間封殺相關報導,直到孟獲得保釋,封殺才解除。

加拿大媒體iPolitics報導,聯邦國會議員及國會職員7月上旬接到通知,不要使用社交媒體微信,因為它有“潛在網絡安全風險”。

加拿大國會網絡安全部門給國會議員、他們的職員和國會行政部門發送的電子郵件主題為“IT安全警報——微信應用程序的風險”。

iPolitics報導說,他們獲得的這份電郵寫道:“請注意,微信的短訊,社交媒體功能和付款程序,可能給用戶帶來潛在的網絡安全風險”,“因此,國會強烈建議,國會議員及其工作人員不要在業務上,或其它敏感通信上使用微信。”

美國智庫以及中國問題觀察家已經表達過這樣的擔憂:微信因受中共政府審查及不透明,恐正從西方社會內部影響政治,如特洛伊木馬般對西方構成新威脅。

微信威脅可比華為

微信的危險性已經足夠大,但這只是中共實施控制計劃的一個要素。塞耶教授和韓連潮認為,更大的危險是將微信這款應用程序與華為的全球5G網絡、廉價智能手機、中興通訊的電信基礎設施、抖音日益增長的全球知名度,以及其他中國技術創新相結合。中國的社交媒體通信網絡由於其無處不在、易於使用和低廉的價格而顯得精彩大膽、不可抗拒,但它卻被用來束縛世界人口,推動共產黨政權的利益。

為了避免在中國的數字化束縛中被監禁,自由世界必須聯合起來防止這種束縛,兩位作者呼籲美國的政治領袖必須:

•對待微信的威脅就像對待華為一樣嚴肅;

•開始調查微信在中共的全球審查和監督中的作用;

•禁止美國政府人員安裝和使用微信;

•敦促美國公司從蘋果、谷歌和其它在線商店中刪除微信應用程序;

•考慮對微信、騰訊及其侵犯人權的員工進行簽證制裁。

此外,他們還認為,美國應加大審查力度,允許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審查騰訊在美國的所有投資,包括其衍生公司或其持有重大利益公司的首次公開募股,並考慮將微信和騰訊列入商務部的實體名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