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數據告訴你:中國人的學歷和收入有多低

當你打開拼多多,你彷彿來到了農村集市,毫無美感的店面設計瀰漫著鄉土氣息,五顏六色的店招搭配簡單粗暴的廣告語,這裡既有紅午、雷碧、康帥傅這樣辣眼睛的山寨貨,還有諸如兩塊錢內褲,五塊錢牛排之類不可思議的廉價貨,打開評論,撲面而來的儘是洋溢着土味的買家秀。

郝景芳在科幻小說《北京摺疊》中設定了三個互相摺疊的世界,隱喻上流、中產和底層三個階層,科技的發達不但沒有縮小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反而讓差距比過去更加無法跨越。不同階層的人生活在同一個平行時空,也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空間的區分從價值觀的差異開始分化,最終形成物理層面的徹底隔絕。中國的互聯網裡,也存在着兩個摺疊的世界。

如果你打開小紅書,你會看到一個光鮮亮麗的世界,步行街上膚白貌美的小姐姐在嘟嘴賣萌,健身房裡身材苗條的姑娘香汗淋漓,酒吧里笑靨如花的姐妹們舉杯歡慶,還有各種瘦身日記美白心得,世界各地的華美旅拍……這裡彷彿是一個不染世俗的烏托邦,女生們個個都活成了亦舒女郎的精緻模樣,生活如夏花般絢爛。

當你打開拼多多,你彷彿來到了農村集市,毫無美感的店面設計瀰漫著鄉土氣息,五顏六色的店招搭配簡單粗暴的廣告語,這裡既有紅午、雷碧、康帥傅這樣辣眼睛的山寨貨,還有諸如兩塊錢內褲,五塊錢牛排之類不可思議的廉價貨,打開評論,撲面而來的儘是洋溢着土味的買家秀。

一款APP是一面映世鏡,通過它可以照鑒真實的中國,高端與廉價,精緻與粗糙,洋氣與土味,兩個看似割裂的世界,共同構成了中國的正面與側面。

根據企鵝智酷提供的拼多多用戶畫像,低學歷、低收入、四五線城市是拼多多用戶的主要標籤。根據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人類需求可以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按層次分為五種,分別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很明顯拼多多的用戶對應的是其中的底層,他們追求的只是基本的生理需求和安全保障,他們需要的不是不是最新款的蘋果手機,不是限量版的AJ球鞋,不是科沃斯的掃地機械人,不是環彩鑽白的SK-II神仙水,而是10塊錢包郵的掃把,是50塊十斤的洗衣液,是結實耐穿不磨腳的運動鞋,是超長待機的大屏幕手機。

在這群人是消費觀念里,便宜實惠就是王道,至於產品品牌、文化內涵之類精神屬性方面的維度並不是他們所關心的。拼多多的出現解決了他們有沒有的問題,是解決初次消費的問題,其實只要你去過城鄉結合部、農村地區集市,你就會發現很多山寨或是假冒偽劣產品的出現,拼多多只是這種現象在互聯網上的鏡像。

拼多多能成功,在於抓住了移動互聯網第三波人口紅利帶來的下沉人群,黃崢稱他們為五環外的人群。這片資本眼中的新興市場一直是被忽略和遮蔽的角落,互聯網的下沉滲透把這群沉默的大多數帶入了公眾視野。拼多多讓我們了解了他們的消費訴求,快手讓我們看到了他們的生活日常,趣頭條讓我們感受到他們的閱讀品味。互聯網把一個五環外的世界逐漸勾勒清晰,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真實而廣袤的中國。

中國人的高學歷佔比被高估了

先來看一下我國的學歷分佈情況。我們使用1949年以來,歷年小學、中學、高中招生數的加總數,除以2017年的人口數,來簡單模擬小學、中學、高中學歷的人口佔比。

由此可以看出,學歷分佈略微正偏,高學歷佔比其實遠低於大家預想的水平,比如本科學歷只有4.23%、專科學歷只有3.93%,即使是高中學歷,佔比也僅有18.92%。而小學學歷的人口佔比超過了100%,這說明使用歷年招生數計算學歷佔比,數據是高估的。也就是說,實際本科生學歷的人口佔比,肯定要比4.23%還低。

只要是本科生,就碾壓了97%的中國人

中國大學教育的二大轉折點,分別是77年恢復高考和99年大學擴招。從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累計畢業的大學生,大約有1億人,去掉一半的專科生,本科生的數量大概在5000萬人。看起來的確很多,但中國的人口總共是13億人,本科生佔據總人口的比例是3.69%,換句話說,只要你是本科生,你就碾壓了97%的中國人。

小時候,大人每次談起考大學,自己總會糾結到底上清華還是北大,後來才明白當時的想法是多麼無知,在中國本科生已是寥寥無幾,211和985更是鳳毛麟角,2017年211大學(包括985)在全國錄取的總人數約為45.5萬人,全國共有900多萬考生,全國平均錄取率約為4.84%。在廣東的錄取率為全國最低,僅僅2.74%,最高的北京錄取率也只有13.99%,所謂的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其實毫不誇張。

美國大學理事會就各國大學生比例在全球16個國家進行了一次調查評選,結果顯示,在25-64歲的青壯年人口中,俄羅斯是54%,加拿大是48.3%,日本是41%,美國是40.3%。中國15至59歲的人口中,擁有大學學歷的,只有18%。

這結果一定很出乎你的意料,你一定以為在中國本科生都有已經爛大街了,明明自己身邊的同齡人都是大學生,這是因為大家都有認知偏差,當我們根據自己和周圍小團體的情況去推測整個社會時,會導致對社會的認知出現偏差。

了解了中國的學歷現狀,就不難解釋為什麼有人大肆鼓吹讀書無用論。低教育程度群體出於自身利益與社會認同感,當然會極力貶低教育的價值,而為了掩飾自己的錯誤和不足,總愛擺出一副不屑一顧的態度。學好數學有什麼用,會加減乘除基本運算就足夠了。學好英語有什麼用,反正平時又不和外國人說話。學好語文有什麼用,認識基礎漢字,閱讀交流無障礙就差不多了。諸如此類的觀點,不過是用精神勝利法聊以自慰罷了。最怕你一生碌碌無為,還安慰自己平凡可貴。

中國人比你想像中的窮

“煎餅大媽月入3萬”、“實習生月入5萬”、“月薪一萬是討飯”、“年薪10萬的”……網絡中總是充斥着這樣的新聞。整個輿論都都在製造一種中國很富有的假象,這不過是媒體販賣焦慮收割流量的套路罷了。如果用數據撥開浮雲,你會發現真實的中國並沒有自媒體描繪的那般富有。

事實是中國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富有。據國家統計局在2019年1月8日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也就是人均月可支配收入3270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也就是人均月可支配收入1218.5元。如果將全國居民人數五等分,我們可以更直觀的看到收入水平的分佈情況。

全國人口中收入最高的20%的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為64934元,由於中國的薪資分佈呈偏態分佈,少數極富者會將整體水平拉高,這意味着年收入在6.5萬元以上的,都還不到10%。也就是說如果你每年可支配收入達到6.5萬元,你就打敗了90%的中國人。國稅總局規定,個人年收入超12萬元,都是需要申報的。在2017年,申報人數在1500萬人左右,1500萬人佔中國人口多少比例?1.1%不到,也就是說如果你月入過萬,你就打敗了99%的中國人。

在五等分中,“低收入組”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5958元,平均下來,每月收入不到500元。5958元,還真談不上貧困。中國的貧困標準是每人每年2300元,以這個標準計算,2017年年末,農村貧困人口為3046萬人。當你花幾千塊錢買一台手機的時候,可能不會想到,這可能是3000萬人全年的收入。

然你可能會認為中國幅員遼闊,區域發展差距大,那些貧困的地方拉低了整體收入水平。那我們就把眼光聚焦到發達地區。這是全國可支配收入排名前十的地區,算下來只有4個省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3000元/月。

拿魔都上海舉例,作為全國的金融貿易中心,去年上海人均收入是全國最高的。根據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上海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8988元,其中工資性收入34365元,算下來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竟然不到5000/月,工資性收入竟然不到3000/月,這數據是不是和你的認知存在很大偏差,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生活在上海的都是光鮮亮麗的都市白領,出入高端寫字樓,月入過萬都是標配。

被貧富差距割裂的中國

孔子說“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在中國,比貧窮更尖銳的問題是貧富差距大。中國財富分配完全符合二八定律,即佔比很小的富人佔據了大部分的社會財富。

貧富差距的“趕英超美”

這是《21世紀資本論》作者托馬斯·皮凱蒂研究中國經濟時給出的數據,在中國,最富有的10%的人群佔全部財產的比重為67%,最富有的1%的人群佔全部財產的比重為30%。而最底層50%的人群,只佔有全體財產的6.4%。

基尼係數是國際上通用用來分析貧富差距的指標。基尼係數介於0-1之間,越接近1,表示不平等程度越高。警戒線的數字是0.4。中國目前的基尼係數書多少?2017年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中國基尼係數為0.4670。但世界銀行的數據則顯示,2016年中國人均財富基尼係數已高達0.789,已大大超過警戒線,明顯高於日本、韓國、新加坡等經濟轉型較為成功的經濟體。

如果把中國城鎮和農村居民平均收入情況分成五個階層,可以發現收入越高,相鄰階層的差距就越大。例如拿城鎮居民來說,中等收入人群只比中等偏下人群可支配收入多出8500元,但高收入人群比中等偏上人群收入高出28500元。這說明收入等級越高,收入差距的鴻溝就越難以逾越。

再來一組更直觀的統計數據。以某股份制銀行年報數據為例,高端理財客戶(即在該銀行資產在50萬元以上的人)的總資產佔全部零售客戶總資產的82%,但這部分客戶(213萬戶)只佔全部零售客戶(10663萬戶)的2%(參見圖3)。由此可見2%的人佔有80%的財富,這一二八定律在我國同樣適用。另外,需要引起關注的是,該銀行的私人銀行客戶(在該銀行的資產在1000萬元以上的人)佔全部客戶的0.06%,但總資產佔全部零售客戶總資產的31%。

另外還有一個現象是城鄉收入差距太大。比如,城鎮低收入群體的平均收入是農村低收入群體平均收入的4.3倍,農村的高收入群體的收入水平,還達不到城鎮中等收入群體的收入水平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79年的405元提升到2015年的31790.3元,農村居民家庭人均純收入由160.2元提升到10772元,城鄉收入的差距在絕對量上不斷的擴大,二者之間的差距已從244.8元上升至21018.3元,二者之間的相對差距雖然在近幾年出現下滑的態勢,城鄉收入比由2009年的最高點3.33下降至2015年的2.95,但是相對差距依然保持在較高的位置。

理想的社會結構應該橄欖形,中產階級是介於社會頂層與底層之間的緩衝,也是維持社會整體穩定的中流砥柱,當它成為社會主體時,有助於舒緩對立的兩極因貧富差距造成的矛盾,讓每一個社會成員都能看到向好而生的希望。

現在的社會結構卻是金字塔型,而在未來很可能演變成沙漏型。少數的精英們高高在上佔據頂層;享受着最好的資源和服務,大量的平凡人掙扎在底層,一邊仰望一邊絕望;中產階級夾在中間患得患失進退兩難。這種結構導致社會階級日漸固化,上升通道變得狹窄,草根寒門的逆襲之路舉步維艱。長此以往,身在其中的每一個人都失去了積極向上的鬥志,安於現狀故步自封,整個社會瀰漫著一股頹廢的氣息,當下流行的“喪文化”、就是這種環境下的產物。貧富差距如一把利刃,把中國割裂成一個摺疊世界,所有人都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

你對真實的中國一無所知

之前這張揭示中國真相的圖片刷屏了,這讓很多生活在都市的人感到難以置信,我們總是習慣根據自身周圍的情況去推測全國,狹隘的以為全國各地的城市都是車水馬龍高樓廣廈,月入過萬是職場標配,本科生已經爛大街,可是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事實是你對真實的中國一無所知,這跟晉惠帝司馬衷不理解“沒飯吃、為什麼不吃肉”是一個道理。

我們都知道中國有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但具體有多少城市,縣,鎮,村,很多人並沒有準確的概念。北上廣深四座城市的總面積僅僅佔據全國的0.33%,即便將4個一線城市和杭州、南京、青島等15個“新一線”城市的面積加總,佔全國的比重也不到3%,這便意味着,超過全國面積97%的土地上發生的故事,是身處頭部位置的人們看不清楚的。那是一片廣袤無垠而又令人浮想聯翩的地帶,那裡有近三百個地級市,三千個縣城,四萬個鄉鎮,六十六萬個村莊,近十億人口真實的生活着。

就像柏拉圖說的,很多人從出生開始就呆在自己挖的一個洞穴里,我們所見的世界只不過是被陽光拋到洞穴牆壁上的影像,而我們這些洞穴的居民卻把它當作是真實的世界,因為我們沒有見到過其他的東西。而真實的世界卻是在洞穴之外,在有太陽的地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