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謝田:中國不是美國敵人 但中共是

公開信認為特朗普政策「把中共變成敵人」,這也大錯特錯。這一點恰恰是特朗普對華政策最高明的地方。通過貿易戰和隨後可能的金融戰、經濟戰、科技戰、人權戰,特朗普不是在把「中共變成敵人」,而是把「中共」從中國剝離出來,從中國人民之中孤立出來。目前這種剝離相當成功,已經把「中共變成了敵人」。就應該是這樣!

中國當然不是美國的敵人,但中共確是美國的敵人,也是中國人民的敵人,還是世界文明的敵人。圖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北京。

今年美國國慶這天(7月4日),百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一些在野官員、學者、專家,聯名寫了封公開信,登在《華盛頓郵報》。信的題目是“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作者群認為,特朗普現在的對華政策,是“不符合”美國的利益的。

信是寫給總統和國會的,執筆者包括麻省理工政治學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前美國駐北京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卡內基基金會研究員史文(Michael D. Swaine)、哈佛榮譽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及前亞太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A. Thornton)等。信中說:“我們非常擔心美中關係日益惡化,這並不符合美國或全球的利益。儘管北京近日的行為讓我們憂心忡忡,也需要強有力的回應。但我們也認為,美國的多番作為,才是雙方關係急遽直下的直接原因。”

信的作者和聯署人大多曾位高權重,或資歷深厚,原本是頗受尊敬的一群人。他們也說,並不是要用之前的頭銜和地位做為說服的工具,列出工作單位只是為了驗明正身。這也好,人們可以不計他們的背景,而只看他們的論點,是否合乎邏輯和常識。看了這封信後,說句不尊的話,權當開玩笑,就是皇帝不急太監急!特朗普政府也沒有說中國是美國的敵人吶,你們為什麼這樣說?在舉世已把中國和中共明確區分的時刻,這些專家怎麼居然把二者故意混同起來了呢?

特朗普政府不但沒說中國是美國的敵人,反倒公開說了多次——貿易戰不針對中國人民,而針對中國目前的“政權”(regime),也就是針對中共。該信作者群中不乏知識界、學術界人士,第一考慮的就是概念的清晰定義,要把中國、中國人民、中國現政權等,明確的區分開。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至少是學術上的不嚴謹;而當模糊“中國”和“中共”概念,導致世人認知上的錯誤,就不是很小的事了。

美國從政府到人民,怎麼可能把偌大的中國,擁有15億人口和世界第四的疆域,作為假想敵?美國二戰時,是把希特拉黨衛軍和日本軍國主義者當作敵人,甚至沒把日本的象徵——日本王室,作為敵人,更沒把德國人民和日本人民作為敵人。冷戰的敵人是蘇共政權,也不是蘇聯人民。

必須指出的是,這封信的觀點,代表了美國政界和學術、輿論界部分人的觀點,但不是美國政府、民間和國會的主流觀點,顯然,它與美國當今政治的主流,也非常不一致。因為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得到美國民眾的廣泛支持,在共和黨民眾中更是高度支持。即便是民主黨的領袖,包括競選2020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25位候選人,也都不反對,甚至明確支持特朗普的政策,很多民主黨人認為這還不夠,還要繼續加碼。

筆者的友人、很受尊重的民運人士魏京生先生,以他對中國局勢和中國政治的敏銳觀察和深刻了解,及對美國的認識,看到這封信後說,這些前美國高官和學者所指的“中國”,是指中共政權。“中國人民聽見後都笑起來了:中國共產黨每天都在宣傳美國是我們的敵人,美國人卻在說什麼我們不是敵人,傻呀?”

魏先生認為,信的作者中有些是他的熟人,他知道他們不僅不傻,而都“聰明絕頂”,但“他們在替共產黨說話,標題就是在替共產黨打掩護”。公開信用的是“詭辯論的常用手法,把錯誤藏在前提里”。

正是如此。雖然公開信承認中共越來越成為美國和自由世界的威脅,但為什麼又不認為“中共”是美國的敵人呢?而模稜兩可的用“中國”這個偷換的概念?這不是在公然對中共洗白,為中共保駕護航嗎?

公開信列出了七項論點,也承認中共的許多惡劣做法。但作者群不認為北京政權是美國的經濟敵人,或美國的國家安全危險,相信許多人對此不能苟同。北京政權通過貿易手段和竊取美國高科技,反過來用這些資金和軍事手段,通過國際代理,已經對美國的就業、產業結構、國家安全,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看得出來,這些專家都有強烈的“擁抱熊貓”情節,這可以理解,他們顯然是在倘佯於釣魚台國賓館優美的環境之中時,沒能深刻認清中共的本質。

公開信對美國政策對中國和美國影響的評估,非常不準確。貿易戰到今天,已重創中國經濟和中共政權,已迫使中南海屢屢低頭、回到談判桌來;而貿易戰中的美國經濟,一花獨放,增長強勁。貿易戰已使美國更強大、中共擴張勢頭受阻,2025和一帶一路幾近胎死腹中。與公開信的主張相反,美國無意阻擋中國的發展,美國政府已多次表明,願意看到中國經濟正常發展。但顯而易見,這隻能在後中共的中國,才能真正出現。

公開信說美國害怕北京取代美國、作為世界領袖,這可不只是擁抱熊貓、而是崇拜熊貓了!中共領導人自己都在強調要過苦日子、要吃草,給它一百個膽子,它現在恐怕也不會夢想什麼取代美國、領導世界。皇帝不急太監急,真不是一般的着急。

公開信認為特朗普有一個重大失策,就是“四面出擊打擊盟友”。這也是錯誤的。美國前任總統的放任,導致許多國家在關稅和貿易上佔盡美國的優勢,雖然這些侵佔跟中共相比是小巫見大巫,但特朗普如果不“四面出擊”,就沒有國際法和公平性的制高點,因為美國不可能只是選擇性的打擊侵犯者,那樣會給最大、最邪惡的蠶食鯨吞美國的中共以借口,而不能理直氣壯的直搗黃龍、摧毀中共的經濟基礎。正是當美國對其他佔了美國便宜的盟國也“一視同仁”時,那些國家才可以迅速的與美國達成協議,如最新的美墨加協議,進而使中共在美國的攻勢前,形單影隻、孑影相吊,得不到任何國際支持。雖然中共外交官也四面出擊,試圖尋求墨西哥、加拿大、歐洲的支持,但都無功而返。

公開信認為特朗普政策“把中共變成敵人”,這也大錯特錯。這一點恰恰是特朗普對華政策最高明的地方。通過貿易戰和隨後可能的金融戰、經濟戰、科技戰、人權戰,特朗普不是在把“中共變成敵人”,而是把“中共”從中國剝離出來,從中國人民之中孤立出來。目前這種剝離相當成功,已經把“中共變成了敵人”。就應該是這樣!因為只有這樣,中共拉中國人作為墊背、拉中國人民隨它殉葬的陰謀,才不能得逞,才會使美國和國際正義社會,可以專註而準確的瞄準中共,這個人類最後的敵人,從而從經濟、政治上徹底的解體和消滅它。◇

本文轉自642期“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新紀元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