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記憶:「一失足」險釀千古恨

我父親帶回來一個毛主席石膏像,二十幾厘米高,放在“神櫃”上。我母親和我們姐弟每天都要擦拭,生怕上面沾上了灰塵。

一次,我墊凳子爬到神柜上,取牆上掛的黃背包,下來時,一不留神,腳蹭到了毛主席石膏像。石膏像在神柜上翻轉了一下,“啪”的一聲掉在地上。

頓時,嚇得我魂飛魄散。

愣了半天不知怎麼才好。待回過神後,我立即跑出卧室門,看堂屋門大開着,趕緊伸頭往外望了望,還好,沒有人經過。“咣”的一聲,我迅速把門關上;又跑到後門看看,二媽一家都沒在後院里,又趕緊把後門關上,這才鬆了口氣。

該怎麼辦呢?我發起了愁。

細看看,石膏像摔成了幾大塊還有許多小塊,我揀起來試着接起來,但摔得太小的塊怎麼也拼接不上。我想用麵粉熬點糨糊粘上,又一想,不行,破損部位留下的縫隙太大,靠糨糊是不能把縫隙遮掩起來的。再說了,即使粘接起來,讓人看到,豈不是留下了“大不敬”的罪證?

怎麼辦?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就索性全部弄碎,找個地方掩藏起來。

說干就干,如果慢了,讓家長看到了,那還了得?

我撕下一張舊作業本,把小碎片包了起來,準備找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方給掩藏起來。

拿了一把鐵鍬,正準備往外走。又立馬止住腳步,藏到哪兒?這是個大問題。

自留地里?不行,一年要種幾茬菜,翻幾次地,家長在翻地時發現了,麻煩事可就大了;生產隊里的莊稼地里,不行?即使在掩藏時不被人發現,也會在耕地時發現;路邊上,更不行,人來人往的,要是被人看到了,豈不自投羅網?

又犯起難來了。猛然想起,院子里有條通往外面的暗溝,塞在溝里,不就行了?不行,要是下雨時排水不暢,大人在清理暗溝時發現了咋辦?

到底藏在哪兒才安全?

時間緊迫,母親一會兒了就要回來了,得趕緊想個辦法。

忽然記起,堂屋後門外的一塊墊腳石,踏上去總是有點不穩當,對了,就藏在這塊石頭下面,不僅安全,還能把石頭支平穩,然後,等到下雨的時候,就一次少放一點到暗溝裡,讓雨水把它沖走。想好了,就立即行動,剛放在石頭下面,母親回來了。

我像小偷一樣,不敢正視母親,但因為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裏安排好下一步,就鼓足勇氣說:媽,我要出去玩一會。母親說,我做飯,你幫我燒柴,吃罷飯了去玩。我說,只一會兒就回來。母親說,那就快點回來。我飛快跑出家門。我知道哥哥在學校院里跟他的同學玩,學校就在我家隔壁,我找到了哥哥,如實對哥哥說了,我對哥哥說,媽相信你,問你時,你就說石膏像被你的同學借去了。哥哥答應了我。

事後的幾天里,我一直惴惴不安,生怕母親提起石膏像的事。還好,母親沒提這事。

又過了一段時間,仍然沒有提石膏像,怎麼回事?我明白了,母親肯定早就發現了。母親每天都要擦石膏像,怎麼會發現不了呢?再說了,當時手忙腳亂,忘了拿笤帚把地面打掃乾淨,地上還留有一些小殘片,就更容易讓母親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母親裝作不知道,其實是擔心已經受到驚嚇的我,再次受到驚嚇。

每逢下雨時,我就趁水大的時候,偷偷抓一點石膏像的碎片放在暗溝裡。一次,爺爺問我哥哥,溝里是什麼?白花花的。哥哥說,洗鍋時倒的麵條水,裏面還有少許麵條。爺爺將信將疑的。

我知道,不能再往暗溝裡投了。剩下的碎片就一直壓在石頭下面。直到80年代中期,我們一家搬到城裡了,老家的房子給二媽家住,二媽家在整理院落時發現了,但都不知道是什麼。我聽說這事後,暗暗發笑。此時,極度恐怖的年代已經過去了,不必再擔心受怕了。再說了,我已經長大了,知道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