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紅媒威脅台灣安全 中共收買台媒四大手段

——中共滲透台灣系列報導——媒體篇(上)

日前23家台灣網媒同步刊登中共國台辦旗下“中國台灣網”發表的一篇批評蔡英文政府的文章,引發台灣社會關注台媒遭染紅的議題。中共統戰台灣媒體的方式既隱密又公開,大致可以分為四大類。其中,最威脅台灣國安的一種方式是:以透過公關公司代辦對台灣媒體的統戰業務,建構對台灣信息統戰供應鏈。

國際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發佈2019年新聞自由度排名,台灣僅次於韓國在亞洲排名第二。台灣鄰近於中國大陸,中共近年在台灣新聞自由的環境下,持續透過各式渠道影響台灣媒體的報導方向,從而影響台灣民眾對中共政權的認知。

中共滲透台灣媒體的方式可以分為四大類,除被人熟知的以廣告收買媒體,招待媒體人赴中參訪等方式外,中共近年更通過公關公司代辦滲透台灣媒體等各項業務,全面控制台灣媒體,強化對台媒統戰的規模性。中共還通過特殊管道控制台灣公共場所電視台頻道的轉檯權,有如掌握對台灣民眾洗腦的通路。

手段一:直接控制媒體與以廣告收買

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時曾發表聲明,指出中共通過台商收購媒體,在台灣進行全面瓦解人心的活動,已經達到了明目張胆的地步。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進一步表示,中共對台灣媒體的控制方式,包括直接控制、併購所有權、控制采編人事,讓其成為親中媒體。而親共台商利益已被中共綁架,成為在台灣的中共代理人,“在這樣的情形下,即使不是中共官員、黨員,卻成為其代理人,也許是逼不得已。”

另外,台灣監察院曾發佈報告,指出在超過半年的調查後,確認中共政府以置入新聞的方式購買台灣報紙版面。監察委員吳豐山掌握一份合約書,詳載旺旺中時設在北京的公司,專門招攬中共的廣告業務,再轉包給台灣其它媒體,價格常是行情價的兩倍以上。

張錦華也說,中共以廣告利益控制台灣媒體,許多台灣的電視台有節目行銷的困難,中共藉著較大的中國市場威脅這些電視台。許多台灣電視台因有中資廣告,報導立場不敢得罪中共。政論節目的評論立場也受到影響,不能批評中共,有的節目甚至因此撤換具有反共立場的節目人員。

張錦華說,有的電視台為了中國節目的利益,換掉政論節目的主持人,這顯示影響面不只在采編節目的內容,連人事也遭控制。

資深媒體人、長期應邀擔任電視節目財經評論員的徐嶔煌證實,的確有知名的談話性節目遭到廣告主威脅。據稱該節目批判中共的力道較強,廣告主威脅開設該節目的電視台,如果持續播出不利於中共的題材,便會撤下對其的廣告。

徐嶔煌說,在台灣,這種抽廣告的現象已存在很久,但過去有局限性,抽廣告者多是赴中國經商的大型企業,不過,近年此現象變得更嚴重,許多台灣的中資企業、手機遊戲廠商等都會以抽廣告的方式威脅媒體業者,媒體內部的業務部再向新聞部施壓,要求報導時得避免報導不利於中共的主題。

手段二:招待台灣媒體人到中國以金錢影響記者

美國研究刊物《哥倫比亞新聞評論》日前發表一篇由記者安德魯‧麥考密克(Andrew McCormick)撰寫的文章,麥考密克採訪數名曾到中國培訓的美國記者。

麥考密克表示,今年2月有來自49個亞、非洲國家的共約50多名記者參加在中國舉行的記者培訓營,在共10個月的課程里,這些記者被安排在特定的中國媒體中實習,他們每月可獲得食物與娛樂等費用的資金補助。

據台灣軍事情報局前中將副局長翁衍慶所着的《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一書中提到,中共所訂定的《反間諜法》里,特別將媒體和記者等職業視為“間諜”職業。翁衍慶說,中共“國安部”企圖吸收生活在中國的外國記者,常用方式是以個人名義電話聯繫這些記者,表示要“提供機密消息”,當記者前來會面時,即以竊取情報罪名逮捕,脅迫這些記者與“國安部”合作。中共國安部利用這些被吸收的媒體人員在台灣成立中文媒體,或進行對中共的宣傳和掩護等情報工作。

徐嶔煌透露,確實有台灣媒體從業者被邀請到中國參訪的現象,據他了解,這樣的參訪行程內容包括參加中方單位所舉辦的研討會,且行程車馬費由邀請者負擔。他認為,“這就是中共在對台統戰的過程。”

張錦華說,新聞從業人員被中共邀請至中國,表面是交流,背後恐有直接間接性的利益交換。許多台灣的兩岸媒體交流平台,都曾被找去對岸聽訓,中共藉由這項管道進行軟性的利誘,這個問題長期存在於台灣的大眾傳播界中。

眾所周知,中共對台的統戰分為“藍(網路輿論)、金(金錢)、黃(色情)”等三類別。徐嶔煌說,中共拉攏台灣媒體人,多數只需以“金”便足夠,因為台灣媒體業不景氣,記者所任職的媒體,只要給予記者穩定的收入與前程,便能影響該媒體人的報導角度。

手段三:透過公關公司操作建構信息統戰供應鏈

中共收買台灣媒體的手法,近年更為不着痕迹,一名知情人士指出,近年有些台灣的公關公司會向中國民間單位承包案子。這些案子的來源雖不是中共官方、國台辦等單位,但據他了解,這些發包案子出去的中國民間企業背後多有中共官方色彩,中共可通過這些企業將資金投入台灣的廣告公司,再轉投至台灣的媒體。

該知情人士透露,有公關公司向中方承包的案子,範圍橫跨傳統電視媒體與紙本媒體、網路、社群媒體的PTT與臉書。公關公司替中共投放廣告給各個傳統媒體,並協助中共招待媒體人到中國參訪,且要求這些媒體人在報導里,協助宣導中共立場。同時,這些公關公司也幫忙審核各個媒體的立場,若該媒體與中共關係不佳,即會要求合作廠商不要給予該媒體廣告和業務。而在網路上,這些公關公司則是成立各個粉絲團、假賬號,替中共寫正面的文章發表與網絡留言。

“我稱這個為中共對台灣信息統戰的產業鏈。”該知情人士這麼形容,“這個系統里,中共可以掌握對台灣信息控制的所有元素,不論是媒體與網絡等領域,都可以通過公關公司,以一條龍的方式全面完成控制,如同代辦服務般,把各環節包辦處理好。”

“台灣紅色媒體對民眾造成的威脅最大,在於有形的媒體與無形的媒體都存在紅媒。”該知情人士說,“這些現象只是蛛絲馬跡,但已顯示中共正在明目張胆地公開利用台灣的言論自由,進行顛覆台灣、逼迫台灣與中共統一的事情,台灣人若沒有自覺,真的會面臨非常危險的處境。”

手段四:控制公共場所電視頻道轉檯權掌握洗腦通路

曾任報社總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的洪博學曾在台灣媒體《民報》發表文章,指出他曾發現台灣特定區域內的小吃店、餐廳、小型診所,以及旅館與飯店等人潮較易聚集的場所,其在公共場域內的電視頻道持續鎖定在某親中共立場鮮明的電視台。這些店家的負責人向他透露,有某個不知名集團付給他們每個月500元的費用,要求他們店內的頻道得鎖定在這些紅色電視頻道。

洪博學在接受本報採訪時進一步說明,他調查過無數間這類店家,發現這個向小吃店付費的集團,多鎖定中南部等地區,且不會選高檔餐廳,多選擇平價的餐飲店家。另外,店家負責人的政治立場也會是該集團的考量重點,他們多與無政治立場的店家負責人接觸,因為這樣的人群在台灣是相當多的,他們沒有特別的愛國意識,被認為比較容易可以收買。

“這就好像毒品,沒有賣給人吃,人家不吃,有用嗎?”洪博學說,會不惜成本花錢讓人收看這些電視節目的理由很簡單,被貼上紅色媒體標籤的電視台,沒有被人鎖定觀看也沒有作用,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讓觀眾收看,達到洗腦的目的,“這些錢一定划得來,這種集體性的滲透效果很好,中共一定認為很有效,也確實有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紫馨、施芝吟、張原彰專題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