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劉燁為照顧患病妻子3年沒接戲:世間只有兩件事不可抗拒

01

19歲,他在電影《那山那人那狗》中飾演一個山村男孩,從此就不斷帶來很多優秀的作品,越來越紅。

他叫劉燁。

作品中,我們似乎總是能夠看到一個多面的他:或柔情、或剛毅、或憂傷、或明媚......

現實中,幽默和抑鬱似乎可以同時在他身上呈展,就像是個矛盾的綜合體。

這樣的人,在戀愛中,總覺得需要超級多的安全感才能定下來。

一開始跟謝娜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兩個都不是很紅,感情也就不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響。困難的日子,他們一起挺過來。流言蜚語的日子,也一起熬過來。

可是都紅了,各種外在喧囂,想要保住內心一種安全感便難了。

劉燁曾經說,“如果一個人,另一個人不紅還是很容易相處的,但是兩個人都紅了就比較難了。”

謝娜並不能讓他成熟起來,就如同他也不能讓謝娜留下一般。

他一度抑鬱症爆發,焦慮且緊張,難過而不安,連續5年靠安眠藥才能入睡。

在這個時候,安娜出現了,她像一個天使,專為拯救他而來。這個沒有安全感的男人從此心裏有了着落,眼睛裏,也滿滿當當都是她。

他不顧一切追求安娜,即便遭到安娜父母的反對也堅決娶她回家。事實證明他的選擇也是對的,這個女人可以給他安定的力量。

她可以在他需要的時候陪伴着他,她開朗的性格也帶給他快樂。在安娜身邊,劉燁無需小心翼翼,覺得放鬆。

可結婚後兩年,安娜就被醫院查出有很嚴重的病情,當時劉燁剛獲得大獎,也接了不少的影視劇作品。

得知妻子的病情之後,他毅然決然放下手頭的一切工作去照顧妻子,三年沒有接戲。

所謂真愛,不過如此:你需要的時候,我一直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也一直在。

02

在如今這個年代,我們總是遇見欺騙、背叛、苟且和湊合,遭遇利用、虛偽和謊言。

有時候,明明山盟海誓,過後才發現不過是一地雞毛。

有的人口口聲聲說愛你,但遇到事情,需要他扛起責任、挑起擔子的時候,他就慌了,逃之夭夭。

女朋友沒懷孕的時候,說幾千遍幾萬遍為他生個孩子,結果看到驗孕棒兩條紅杠杠之後讓女孩子打胎的人,簡直多的數不過來。

有的人,你美麗動人光鮮照人的時候,他愛你愛的死去活來。

但凡你一生病,露出病懨懨的樣子,抑或你變醜了,他立即厭棄你。

就像Selina,沒燒傷以前,張承中對她多好。

可是燒傷了呢,他的反應是厭惡!

在一次採訪中,他表示,Selina的傷痕太厭惡,看到蜂窩相同的腿很想吐。

跟Selina成婚是迫於言辭的壓力。

如果真愛對方,燒在她肌膚,不是痛在你心裏嚒?

所以,能夠在這滾滾紅塵遇到真愛,實實在在是太困難和太巧合的一件事了!

有的人,對你也不錯,但是愛自己勝過愛你。

正如心靈作家張德芬所言,“有一種愛叫做‘自戀’,他表面上看起來掏心挖肺地愛你,卻絲毫不在意你的想法、感受和需要,因為他只是透過你來愛自己,你怎麼樣不重要。”

所以,劉燁能夠為了照顧妻子,三年沒有接戲,又不禁叫人再一次相信:愛情,應該還是存在的。

03

事實上,人活一世,只有兩件事不可抗拒:愛和死。

剛剛結婚的林志玲,縱然有一段傷心往事,但被問及對愛情的觀點時,她依然秉持樂觀的態度。

對愛抱有信仰,並為了那個他的出現,始終讓自己優秀,因而得以等來那個真正對的人。

真愛之人,即便所愛隔山海,山海也能被填平。

有一個女孩,叫李熬,她童年時候因一場病失聰,從此,生活里只有樣子,沒有聲音。

她處處受到歧視,同學會打她,嘲笑她啞巴;長大以後去做服務員,人家嫌棄她是聾啞人;去學推拿的時候,還遭到師傅毛手毛腳的性騷擾......

她的世界裏,好運似乎都被聾啞耗光了。

她迷茫而難過:“有人說,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可為什麼給我的,是這樣的安排?”

但她依然相信愛。她學着去跟這個世界相處,學會跟自己相處。她學舞蹈,打羽毛球,開始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

在快手註冊了一個賬號,名字是“我叫李勇敢”。

她開始用短視頻的方式,分享自己的生活。然後她在那裡遇到一個名字叫馬昊然的男孩。他在她這裡感受到一種叫做“心動”的東西。

他們開始了異地戀,相距1300公里,可是他們的心卻越來越近。

真愛,是我不在乎你完整不完整,但我會讓你完整。

真愛,就是一生之中的兩次幸運:

一次遇見你,

一次走到底。

04

真正愛你的人,會在危險發生的時候,本能地保護你。

2017年,九寨溝發生地震時,一輛在山道穿行的旅遊大巴把石頭砸中,其中一塊石頭剛好砸中了大巴的後車窗。

車窗旁坐的,是一對來自浙江的情侶,女孩叫曾雅靜,男孩叫黃偉。

千鈞一髮之際,男孩用大衣一把裹住曾雅靜,用自己的身體替她擋住飛進來的石頭。

一個能用生命保護你的男人,還需要什麼誓言呢?

曾雅靜決定嫁給這個男孩。

真正愛你的人,也不懼生死,不懼疾病,不懼醜陋,會在你落難的時候,堅定地陪在你的身邊。

很早就看過和聽過他們的故事,可每次想到他們,都會覺得,那個叫賴敏的女孩子,即便生命短暫,也比我們中很多人幸福多了:

因為,她有她的丁一舟先生啊。

賴敏患有遺傳性小腦共濟失調症,這種病又被稱為“小腦萎縮”,一旦發病,猶如剎車失靈的汽車,在10到20年的時間裏便會走向生命的終點。

雖然她和丁一舟是小學同學,但是畢業後天各一方。

那是2014年的3月,丁一舟無意中看到了她的QQ簽名:

“我不懼怕我的以後,我擔心的是我的朋友們,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你們怎麼辦?沒有我的笑了,你們怎麼辦……”

剛剛經歷了喪父之痛的丁一舟,特別能夠理解一個生命突然消逝的悲愴和無助。他立即聯繫了她。

這一聯繫,他在她身上發現一種溫暖明媚的東西,賴敏的樂觀純真,像孩子般容易滿足的性格,都讓他深深愛上了她。

一個月之後,他找了一輛卡車,直接開車去她那裡,將她接到家裡,從此,承擔起照顧她的責任。

他們的日子一度美好,賴敏在私人培訓機構做英文老師,丁一舟從事美髮,收入穩定。他們還一起養了兩隻狗狗。沒事的時候,他就幫她做髮型,拍美美的照片。

可是很快,賴敏病情急轉直下,她無法再獨自行走,吃飯、洗澡,全都成了問題。可他不介意為她端屎端尿,不介意她任何,他只怕失去她。

她的醫藥費很貴,他四處奔波,負債纍纍,可即便如此,還是對病情束手無策。

有一天,賴敏對他說,“與其靜待生命終結,不如與時間賽跑,留下最珍貴的東西:我們帶着狗狗,出去走走吧,用照片記錄下美好的時光。”

她的夢想,就是他的責任。很快,他便帶着她上路了。他帶着她,在中國的地圖上走出一條心形的路線。

死亡不可避免,但是愛,同樣避無可避。

容我愛你,深不見底。

清風濕潤,茶煙輕揚。

心軟是病,可你是命。

願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在這滾滾紅塵中,找到可以牽手一生不離不棄的另一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海哥說演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