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反送中抗議對澳門的影響

資料--澳門一家賭場的開業典禮。(2016年9月13日)

自從1999年澳門回歸以來,這座曾經的葡萄牙殖民地一直以賺取巨額利潤的賭博產業和溫和面對北京統治的態度被視為一國兩制的成功案例。然而,香港近幾周來的連續反引渡條例抗議可能在隔江相望的澳門觸發了一些政治態度的轉移。

比如,6月12日周三香港立法會針對法案進行二讀辯論時,澳門的一些中小企業也響應香港罷市、罷工的呼籲,宣布當日閉門停業。

澳門民主派政黨新希望黨派領袖、立法會議員高天賜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儘管澳門和香港兩地有着不同的律政體系,這兩個特別行政區“在生活方式和社會各個方面高度相似。我們總是會反思香港社會發生的事情,最近的香港抗議活動給澳門政府上了一節課,讓澳府避免也踏上錯誤的決定,以防類似的事情在澳門發生。”

高天賜議員不是唯一一個認識到香港抗議在澳門社會可能產生影響的人士。

“一人一相”與澳門反響

澳門民主派報刊“愛瞞日報”在線上組織“一人一相”活動,收集市民手持聲援香港標識的照片,獲得澳門年輕人群體的很高反響。

澳門記者路加在其發表在台灣網絡媒體平台換日線上的評論中說:“自由從不是天跌下來的麵包……這一天,只要是人,絕無認命噤聲的理由。”

一些澳門市民甚至穿越珠江口,親身加入香港金鐘地區的遊行人群。

澳門記者陳嘉俊在其個人臉書賬號分享了其在遊行第一周時於香港採訪遊行人群時被警察噴洒辣椒水的經歷。他在警察與示威者衝突中採訪時首先因辣椒水受傷,而後在緩衝區接受急救時在眼部、嘴部無保護的情況下再次被警察噴洒辣椒水。他表示他在兩次被傷時都帶有記者證。

“澳門人通常只會哀嚎,這讓我很失望。”丁冠濠,27歲澳門獨立電影製作人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

“澳門整個社會文化比較傳統,很大程度上是由長輩們和很多社團支配的。老一輩的人們通常支持修例,支持香港政府。在這樣的社會裡,年輕一代很難定位自己,很難發聲。”

“來到台灣以後我意識到,表面上都是現代化的城市,澳台兩地其實很不同。到台灣後我才發現真正現代化的社會應該是有民主的。”正在台灣國立藝術大學研究所就讀的丁冠濠說。

澳門與香港,命運共同體卻又大不相同?

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系助理教授楊鳴宇以學者身份觀察港澳社會,觀察到西方民主價值在澳門與在香港社會的所得到關注度的不同。雖然澳門曾在葡萄牙治下442年,比英屬香港的歷史要長286年。

“港澳兩地社會動員機制有很大不同。”他在電郵中告訴美國之音。“前者是政治導向的,而後者是利益導向的。”

他指出,像2014年澳門反離補運動這樣的大規模抗議證明了澳門社會的動員力量,但人們只會在類似的牽扯到自身直接利益的情況下走上街頭。

“那些不攸關具體可見的個人利益而是與抽象的人權議題相關的社會議題,比如香港的逃案條例,很難在澳門動員大眾走上街頭。”

而事實上,澳門在回歸中國以來創造了經濟發展的神話。從2008年開始,澳門政府利用財政盈餘每年向居民派錢。2018年,澳門永久居民可領一萬元澳門幣,約合1245美元,或8573人民幣。非永久性居民則會被派發6千元澳門幣。

澳門政府的盈餘很大程度山來自於澳門蓬勃發展的博彩業。這座曾經充斥小工廠和爛尾樓,甚至在九十年代末經歷經濟負增長的小城在回歸後大力發展博彩業,其博彩業收入更是於2007年就超過了拉斯維加斯都城大道區域的博彩收入。路透社於當年稱澳門為世界賭博之都。

2018年,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博彩研究中心數據顯示,這座“中國的拉斯維加斯”年度博彩收入約380億美元。而在真正的拉斯維加斯,據內華達州博彩控制局統計,當年博彩收入僅有66億美元左右。

澳門和香港的順利回歸受益於鄧小平為了和平統一港澳台提出的一國兩制的理論,保留三地獨特的政治和經濟體制50年不變。

台灣仍然掛着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旗幟。香港遭到北京越來越多的干涉,包括在近期反引渡遊行時北京對反對聲音的控制。香港民眾擔心,在50年不變的大限到來前,香港的法治和自由就已經被北京所壓制。

早在2014年,北京對於行政長官選舉的干涉就引發香港民眾不滿,引發一系列爭取真普選的公民抗議運動——雨傘革命。香港《基本法》宣稱,“最終目標”是全民普選行政長官和整個立法會。

成功故事

然而,澳門似乎成為了“一國兩制”的成功案例。與香港因為法治取得的世界商業中心的地位不同,澳門仰仗博彩業發展,長久以來對來自北京的影響很少發聲。

“澳門受到的中國影響更大。而且,我們通常從經濟角度看問題,不像香港人沿襲英國對民主價值的重視。”一位17歲的澳門學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她在香港參加大學新生歡迎活動時親眼目睹了反送中遊行。她將於今年在洛杉磯地區的美國高校就讀。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猜測香港近期的遊行將會對澳門八月行政長官選舉產生影響。

“如果賀一誠,我相信他會是唯一的候選人,不能很好的應對香港遊行的話,這會影響他在成為行政長官後治理的合法性。”余教授在電郵中告訴美國之音,“目前的形式對他競選宣傳來說可能是好的,他不用給可能的大陸和澳門之間的引渡一個堅決的說法。然而,如果林鄭月娥在澳門選舉期間辭職,賀也會在表現讓澳門民眾失望時被質疑並被施壓下台。”

“澳門一直以來都很少有發聲的先例。”電影製作人丁冠濠說,“香港的反送中遊行對澳門其實會有很大的影響,特別是在精神和思想上。我認為有反送中這個給澳門的先例很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