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京東3高管離職後 劉強東向上萬快遞員兄弟「動刀」

三大高管相繼離職後,劉強東又對上萬快遞員兄弟“動刀”了。

近日,有網友在某社交平台上爆料稱,京東將取消旗下快遞員的底薪,另外將增加快遞收件任務,攬件將計入績效,直接影響工資收入。

對此京東回應稱,“由於業務模式的多元化,原來的薪酬結構已經不適應新的模式。因此,決定在部分地區試點將底薪轉變成更有激勵性的業務提成”。

為了保證平穩過度,京東在各區域制定了4-6個月的員工薪酬保護政策。

不過對此,部分京東物流的員工並不買賬,“這就是在變相減工資”,京東快遞員吳沖向全天候科技抱怨。

據其介紹,清明節後,他負責配送的區域本來有20個快遞小哥,但假期回來,很多因此離職了,“感覺少了一半”。

作為劉強東眼中的“兄弟們”,京東快遞員的待遇一直讓業界艷羨。優秀快遞員不僅會定期受到東哥的款待,就連宿舍樓都是由京東提供的,高比例的五險一金更是業界少有。

劉強東曾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說過,如果一家公司靠剋扣員工的五險一金,犧牲兄弟們60歲之後保命的錢,那是恥辱的錢。這家公司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呢?

劉強東食言了。隨着“京東取消快遞員底薪”的動作傳開,京東快遞員的好日子似乎也已到頭。

"取消底薪"、"五險變三險"

實際上,在“取消底薪”一事被曝出前的兩周,很多京東的快遞員就已經聽到了風聲。

在北京的京東快遞小哥楊陽表示,類似的消息他最早在年初就聽過,只是兩周前才最終得以證實。

在這之前,京東物流一直實行“底薪+提成”的薪酬模式,底薪大多都在1200元左右,根據地區差異可能會稍有不同。

提成方面,主要分為攬件和派件兩部分。“派件提成上,小件多在1.5元/件,大件根據體積和重量的不同,在3-5元不等”,楊陽表示。

因為所配送小區“北漂”較多,單量相對比較理想,目前楊陽月工資穩定在9000元左右,這在行業中已經算是較高水平。

對於“取消底薪”一事,楊陽目前也只能無奈接受,“上層想要減成本,我們只能聽着,以後只能每個月多派一兩百個件了”。

與“取消底薪”同時發生的,還有五險一金的變化。

據一位京東配送站站長透露,今年年初開始,京東快遞員的公積金已經由之前的12%,下調到了7%,不過這只是針對已經入職的老員工。

對於即將或還未入職的新員工,京東今後將不再繳納公積金。保險層面,“也從之前的‘五險’變成了‘三險’。”

在回應里,京東還提到的“為了保證平穩過度,在各區域制定了4-6個月的員工薪酬保護政策”,但該站長表示,“時間只有3個月,過了3個月,老員工也將取消底薪”。

據悉,新的薪酬制度將從本月開始實行。

發力C端

一邊“取消底薪”,另一邊京東卻把攬件業務的提成給提高了。這也被很多業內人士解讀為京東將發力“個人快遞”業務。

在此之前,京東快遞員每攬一件,提成比例是“2+2%”,即“2元+運費的2%”;調整後這一比例提高為“3+5%”,即“3元+運費的5%”。

不過由於京東的“個人快遞“業務啟動時間並不長,從單量來講並不十分理想。

吳沖就表示,“自己的配送區域,有時候一天都沒單,因為京東自己也不宣傳。多的時候也不超過10單。”

在最早的冷啟動階段,京東甚至曾要求“每個快遞員,每天必須要攬收6個個人件”,不過如今這一規定已被取消。

2018年10月,京東正式推出個人快遞服務,面向個人用戶進行攬件。官方數據顯示,該服務推出後,月環比平均增速超過100%。

此前,在原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等17個城市的基礎上,京東又把個人快遞服務拓展到了青島、長沙、重慶等31個城市。

自2007年成立以來,京東物流很長時間都是作為京東商城的運營支持體系存在,這種情況下京東物流員工享受的是“旱澇保收”的薪酬。

但在2017年京東物流子集團成立並成為社會化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後,京東物流員工要和順豐、通達系員工面臨一樣的競爭,“旱澇保收”的薪酬結構轉向“獎優淘劣”的薪酬結構是大勢所趨。

人力成本是勝負關鍵

今年年初,京東曾表示“京東物流將在2019年新增1萬名員工,招聘對象以一線員工及基層管理者為主”。而目前,京東員工總人數約18萬人,其中70%的員工來自於物流和倉儲一線。

越來越龐大的物流團隊,讓京東面臨著巨大的人力成本開銷,選擇在此時“取消快遞員底薪並降低公積金”,或是京東緩解成本壓力的對策之一。

同樣作為長期堅持自營路線的物流企業,人力成本也成了順豐速運近年來頗為頭疼的問題。

順豐2018年報顯示,因為新員工增加及老員工福利增加,其人工成本增長17.9%,這直接導致其2018年的營業成本同比增加了31.4%。

人力成本的居高不下,也使其成為了投資機構關注的焦點。2017年,順豐控股共計召開了5次調研會議,有關成本的問題幾乎成為必談話題。

在接受調研時,順豐控股曾多次提及管控成本的措施:加大對提高信息系統和自動化設備的投入、優化業務流程、運用大數據分析工具、在波峰採取靈活的用工模式。其中,所謂“在波峰採取靈活的用工模式”則是藉助外包。

據了解,順豐快遞員的薪酬模式也是“底薪+提成”,其中每單的提成比例大致跟京東相同。據順豐官方透露,2016和2017年,順豐快遞員的月薪大多維持在8000元左右,這與一二線城市京東快遞員的薪酬也相差不大。

“長期來看,除了郵局體系,民營物流只能是‘2+1’結構——京東和順豐會成為兩大物流巨頭”。在劉強東看來,物流行業中,能和京東平起平坐的只有順豐。在京東入局“個人快遞”業務後,二者的競爭變得更加激烈。

與京東“取消底薪,實行績效工資制”不同,為了緩解用人壓力,最近幾年順豐選擇的是大力發展“外包業務”。

2015年,順豐推出“夥伴計劃”,其中原先由順豐控股承擔的部分職工薪酬、運輸成本及車輛和機器設備折舊等,轉由業務外包供應商自行承擔。

令順豐尷尬的是,伴隨着外包模式的開展,其成本不但沒減,反而有持續上升的趨勢。2018年順豐外包成本達395.6億,占快遞收入的44%,是其第一大成本來源。

如今,”人力成本“仍然是擺在京東和順豐面前的燙手山芋。隨着雙方“個人快遞”業務的深入開展,未來交鋒將愈加激烈,而此時,率先解決成本問題或將成為勝負的關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