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那些刪掉的戲眼裡 有更深的痛

婁燁新片《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是一部很出色的懸疑片。不少人說,鏡頭‌‌“晃得暈‌‌”,但如果放在電影中的敘事邏輯來看,並不影響觀感;而且,正是這種不平靜的、不規整的鏡頭方式,用來表現那種粗礪的、荒誕的、黑色的電影質感,才得心應手。

對這部《風雨雲》是有感情成分加分的。十多年前,我曾經在冼村租房子住過;全片的俯拍大鏡頭,正是我所熟悉的場景。在那些高聳入雲的現代化高樓中間,在櫛次鱗比的鋼鐵和玻璃幕牆之間,窩着密密麻麻的低矮樓層,粗糙簡陋,與現代化大都會的形象看起來十分不協調。我們當時把這些樓稱之為‌‌“握手樓‌‌”,因為兩棟樓之間的距離,窄到對着窗的住戶可以互相隔着樓握手。

可就是這種特別容易藏污納垢的地區,則偏偏是市中心的最黃金地段,絕對寸土寸金。不管是村民,還是房地產商,都有着巨大的利益。誰都要咬緊牙關不放。

一切都是從‌‌“強拆‌‌”開始的。

一,

影片中,2012年在廣州冼村發生了一場武警與村民的械鬥。‌‌“冼村村民暴力抗拆‌‌”,一方要強拆,一方堅決要維護自己的利益。網友在金馬版本和公映版本中對比,公映版刪掉了暴民扔擲燃燒瓶造成爆炸起火的震撼鏡頭,只保留了爆炸與火光鏡頭。而且,村民與警察發生暴力衝突段落似乎剪短了。

估計刪減原因是為了減弱武力衝突的烈度,讓暴動顯得沒有那麼刺眼。但是,最開始一群年輕人紛紛從城中村的四面八方紛紛持械而來,沉默,有力,不言而喻,已說明了一切。

而男主角,建委主任唐奕傑拿着大喇叭,對村民進行一番演講,賣人情,套近乎,打官腔,非常原汁原味的‌‌“地頭蛇‌‌”官員的處事方式,軟硬兼施。

但實際上,那些被拆遷的村民,也並沒有被他頗具煽動性的演講所打動。他們經驗豐富,只看到手的錢,並不信任他。

二,

唐奕傑與姜紫成搭上關係之後,一個是基層官員,一個是房地產商人,他們互相結合,權力交換,他們的金錢、地位和官位,也一路狂飆突進。是的,整個珠江新城,整個天河區,整個廣州,整個中國,也在這個過程當中,狂飆突進,到處高樓大廈,到處都在建設。中國成了最大的工地,姜紫成不僅富,而且貴,還成了傑出企業家。

其中有一段被刪減片段之一,就是姜紫成和唐奕傑等人在洗浴中心開香檳乾杯,畫外音是新聞採訪里冠冕堂皇‌‌“為民做主‌‌”的官話。

這與唐奕傑在冼村拆遷暴動中,反反覆復申明為了村民‌‌“更美好生活‌‌”也是可以互相對照的。

唐奕傑的太太林慧,在被送進精神病院之後,有一段很長的坐在天台前凝視的長鏡頭,被刪了。

這裡就有個問題了:林慧到底有沒有(間歇性)精神病?

答案是,沒有。她一直非常清醒、理智、能幹,送進精神病院,是因為唐奕傑對她家暴,打得她遍體鱗傷。為了徹底制服和控制她,更是打完她以後把她送進精神病院。

家暴未必有原因;但這部劇里,又是有原因的。林慧的男友是姜紫成,因為姜當時有家室不能跟她結婚,她只能帶着肚子里的孩子,嫁給了唐奕傑。唐奕傑虐打她泄憤。

林慧在精神病院天台的長鏡頭,就是她在思索是否要屈服於這樣的生活之前的苦苦掙扎。刪減有可能是出於片長考慮。

本片的一個高潮,就是,姜紫成的情人連阿雲威脅要告發他們官商勾結的事。林慧在誤殺連阿雲之後,心慌意亂叫來了姜紫成處理屍體。其後,唐奕傑也來了。姜紫成用一小瓶礦泉水的汽油澆在連阿雲的屍體上,打火機點了很久,才把屍體燒着。

但是,這裡做了全片最重要的一個刪減:連阿雲沒死,她只是被刺傷,她是在這裡才被活活燒死的。當屍體身上燃燒起熊熊大火時,連阿雲突然站了起來,瘋狂奔跑揮動雙臂,在烈火吞噬中發出撕心裂肺的喊叫。

這樣,你就明白了,為什麼姜紫成要淚流滿面。他不僅是為那個從貧賤當中一直陪伴他的女人的死而流淚,更是為他要殘忍地活活澆死、在烈焰中哀嚎而受不了了。據說鱷魚吃掉其他動物之前都要流淚,也不過如此。

唐奕傑和姜紫成,在殺完人、處理完屍體和現場之後,互相擁抱。這樣,一位官員、一位商人、他們共同的情婦,殺死了另一位他們共同的情婦,他們實現了默契,他們達成了和解,從此他們更徹底地一條船上,心無旁鶩了。

綠帽?在這種同生死,共命運之前,根本不算事兒好嗎?現實當中的官場,不已有多個被抓的貪官,他們是在共享情婦的嗎?

小警官楊家棟,與唐奕傑和林慧的女兒小諾,有一場在香港小酒店的床戲刪掉了。兩人在香港街邊行走的那一段,也刪掉了。

小諾,在後半場也是一個關鍵的戲眼。某種意義上,她有反社會人格的部分特徵。在父親被殺後,她仍然天天酒吧HAPPY,在意的是能否泡到英俊的楊家棟,更要和母親林慧爭風吃醋,在意的是,林慧是否和楊家棟上過床。對了,影片前面,林慧把背後的紋身給楊家棟看的鏡頭,也刪掉了;實際上,他們並沒有發生關係。

再劇透一點點:小諾對於‌‌“父親‌‌”唐奕傑毫無感情。她既目睹了唐奕傑從小家暴母親,也目睹了唐奕傑強姦了對她很好的連阿雲阿姨。於是,她上網搜索了很多關於殺人的關鍵詞。

小諾就像是現實中很多官二代、富二代的命運:從小被送去美加澳等地方讀書,吃穿用度都是名牌,但是,沒有父母在身邊,無人管教,既無親情也無教養。他們的心是荒漠。一旦有什麼外在的刺激,他們對行為的後果,是不管不顧的。

六,

在《風中有朵雨做的雲》被傳撤檔的那天,秦昊發了一條微博:你看,所有事情都是這樣,會過去,被忘記。不過,在電影里,這句台詞,是陳冠希說的。他的劇中的角色是‌‌“老A‌‌”。然而,這個角色的戲份幾乎被刪光了。

老A是楊家棟警官在香港的搭檔和內線,刪了之後,楊家棟的打電話就看不到對方反映了。我估計是為了劇情更緊湊。但由陳冠希來演這個角色,說‌‌“會過去,會忘記‌‌”,又很容易讓人想到現實中他的‌‌“艷照門‌‌”——而且,劇中,楊警官也遭遇了‌‌“艷照門‌‌”,才搞得非常被動和狼狽的。

總之,這部懸疑劇,草蛇灰線,充滿了懸念。迫於無奈,婁燁刪了一些鏡頭,有一些隱藏的細節斷裂了,有一些情緒不夠飽滿了。但仍然無損其作為一部頗為可觀的好劇。

你可以說,這是一部改革開放年代裏,權錢色交易的黑色悲歌,也可以說,這是一部中年人錯誤愛情的輓歌。複雜,且意味深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侯虹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