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罄竹難書 清明時節 湖南麻陽遭血拆家屬訴強權惡行

多年來,湖南苗族自治縣政府已強征上萬畝農田,還強拆農民合法住房,非法拘禁村民。受害人之一的黃秀平一家,為維護合法權益卻被判刑;家中90多歲老母親遭軟禁後去世,其屍體被搶,至今去向不明。在清明時節,家屬控訴在湖南當局強權下,他們原本幸福的家園已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湖南省麻陽血拆受害人黃秀平一家維權,2018年在經歷打壓判刑折磨後病逝,雙胞胎女兒繼續未完成的坎坷維權路。(受訪者提供)

多年來,湖南苗族自治縣政府已強征上萬畝農田,還強拆農民合法住房,非法拘禁村民。受害人之一的黃秀平一家,為維護合法權益卻被判刑;家中90多歲老母親遭軟禁後去世,其屍體被搶,至今去向不明。在清明時節,家屬控訴在湖南當局強權下,他們原本幸福的家園已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黃秀平已於去年生病過世,他的雙胞胎女兒黃雨慧、黃雨霞還一直在堅持維權,並將中共湖南省政府、麻陽苗族自治縣政府和國土資源局告上法庭。黃雨慧說:“麻陽縣政府、公、檢、法、司對我一家老小的惡行,真是罄竹難書!”

湖南麻陽血拆中公安帶頭毆打抓人。(受訪者提供)

幸福家庭在強權下支離破碎

麻陽縣是有名的冰糖橙之鄉,黃秀平是高村鎮大力林村五組種冰糖橙的第一人,還將種植技術傳授給村人,推廣種植。黃家本來生活富足、安寧。但自經歷強拆、強征後,黃家至今家無片瓦、地無立錐,一大家人只能租住在縣城一間破舊房屋。

在維權過程中,黃秀平家多人被判刑,妻子張青香先後被拘捕6次,其中,2012年被關押半年。九旬老母親被地方政府強送敬老院看管,離世後遺體遭搶,至今屍骨難尋。

黃雨慧說:“懷化麻陽縣政府書記,縣長、公安貪官在麻陽無法無天,搶地、拆房、殺人,他們揚言‘習都管不了’。”

“開發商蔡勇曾揚言,他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要買通麻陽縣政府書記,公安局局長劉軍,又要把我倆姐妹及全家老小抓去做牢。”她說。

記者撥打麻陽縣縣長李仕忠手機,呈現通話中狀態。

記者撥打麻陽公安局所長朱步明手機,也呈現通話中狀態,一直無法接通。

麻陽縣官員強拆打人肆無忌憚。(受訪者提供)

違法開工項目強佔民地

黃雨慧向大紀元記者敘述了黃家的悲慘遭遇。

自1998年,黃家承包了位於麻陽高村鎮大力林村五組的基本農田,承包期限為30年。2016年3月8日,承包的基本農田又被強佔,強行施工,但直到當年的5月24日,當地政府才公布土地徵收方案。被徵收的土地用於建設麻陽縣的錦江大道項目,但該專案開工至今無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和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屬違法開工項目。

之前的2013年,黃家的宅基地被非法摧毀。黃家被徵收的宅基地和被強佔的基本農田達約103畝。

根據中共《土地管理法》的規定,徵收基本農田必須由國務院批准。2017年3月8日黃秀平向麻陽縣國土資源局申請公開高村鎮基本農田保護區範圍,未獲答覆,後再訴至麻陽縣法院,法院於當年的8月28日判決國土資源局於15個工作日內作出答覆,但至今麻陽縣國土資源局仍未答覆。

隨後,黃家於2017年9月將中共麻陽苗族自治縣政府、湖南省政府和麻陽苗族自治縣國土資源局告上法庭。

黃雨慧說:“我家的房子宅基地基、基本農田都有合法手續,麻陽政府沒有任何拆遷征地合法手續,我們沒有簽字,也沒有拿政府和開發商任何補償款。”

土地被書記、縣長盜賣

黃雨慧說:“2016年7月7日,開發商蔡勇和麻陽縣政府現任書記李衛林,現任縣長李仕忠,又強行霸佔我家合法的1200平方米宅基地和2.6畝基本農田非法施工,我上前去問開發商,是誰給你的膽來搶我們家的合法基本農田和宅基地的?”

“蔡勇回答說:‘是沒合法有手續,但我給你們當地政府書記、縣長20個億,是書記李衛林和縣長李仕忠簽字,把你們家所有的宅基地和基本農田賣給我的。’”

湖南血拆中打人的開發商。(受訪者提供)

湖南血拆中打人的開發商。(受訪者提供)

90多歲奶奶被迫害死亡遺體被搶

黃家全家老小2009年開始一起維權。

2012年8月2日,黃家第一次遭遇強拆時,黃家奶奶張先月被挖土機摔傷住院,黃雨慧和妹妹在醫院照顧奶奶,而黃秀平夫妻和兒子被抓。那次,全家有5人都被判刑1年6個月到2年6個月不等。

2013年1月,黃家5人被取保候審放出來,但他們的家已經被政府官員的家屬霸佔。黃家請來李和平等三位律師為其打官司,那些人才搬離那地方。

張先月在被政府人員軟禁7個多月後送到黃雨慧外婆家。

3個多月後,政府人員又來逼他們簽字。同年11月1日凌晨4點,公安矇著頭闖進黃家,把他們從床上拖出去帶到公安局關了30多小時,出來時房子已經被夷為平地。

公安帶頭綁架強拆。(受訪者提供)

強拆當天,黃雨慧的母親張青香和奶奶張先月,婆媳二人同時住進醫院。張青香身體不好在醫院一住就是一年多,但其婆婆一個星期後就被轉移到敬老院軟禁,家屬到處打聽遍尋不着。

一年四個月後,村書記陳海生到醫院告訴張青香說,張先月被送進重症室搶救。張青香跑到一樓看婆婆,見他們正在搶救。黃雨慧說,“醫生見我們是維權人士,家被強拆了,看我們可憐就跟我說:‘你奶奶送來時已經死了。她感冒七八天都不送她到醫院來,都嚴重脫水了,後來看見沒氣了,他們怕了才趕快送來醫院。’”

黃雨慧難過地說:“我看見奶奶的手指甲、腳指甲很長,衣服衣角都硬掉了。他們肯定都沒給她洗澡,衣服都沒換。2014年12月28日就死在醫院。”

“兩天後,屍體被100多名公安搶走,到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我們還向政府申請信息公開,也沒回復。”她說:“我奶奶90多歲了,是被麻陽縣上屆書記胡佳武、縣長彭平安、公安局局長李發田、政法委書記江濤、國土局局長騰建貴、副局長騰建武、村書記黃雨孟、村長陳海生等人聯手迫害,軟禁兩年後死亡。”

90多歲的張先月被軟禁二年後被迫害死亡,遺體被搶至今遍尋不着。(受訪者提供)

90多歲的張先月被軟禁二年後被迫害死亡,遺體被搶至今遍尋不着。(受訪者提供)

張青香說:“他們把我婆婆害死了,把我老公害死了,搶了我們農田,拆了我們房子……”說到這裡,她已經泣不成聲了。

在維權過程中,65歲的張青香多次被毆打、拘留。2017年6月4日她又被開發商彭際濟暴力毆打暈死過去,滿頭是血。

黃雨慧說:“這些年來,都是麻陽公安局所長朱步明在場指揮關押抓打我們全家人。”

現在黃雨慧兩姊妹還在堅持維權,母親幫她們照顧小孩。姊妹倆既要維持生計,又要維權,倍感艱辛。“現在他們又開始想要我家另一塊基本農田,李和平律師被抓後,去年又請了一位律師,現在正在走法律程序。”黃雨慧說。

張青香被開發商毆打昏死過去。(受訪者提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