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兩黨提案制裁中共高官 美決議支持加國引渡孟晚舟 中共九招抵制UN人權審查

中共使九招,抵制聯合國人權審查。4月3日,美國四十多位兩黨國會議員致函川普政府高級官員,要求對涉嫌侵犯穆斯林人權的中共採取嚴厲的制裁措施,實施對象包括中共高級官員(陳全國)及中國公司。而對於引渡孟晚舟一案,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近日通過了一項決議案,支持加拿大秉持法治,處理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引渡案。有學者分析,孟晚舟的結局有4種可能,並分析可能性的高低。

中共官員侵犯人權;美國兩黨議員要求嚴厲制裁

路透社報導,美國四十多位兩黨國會議員周三在給國務卿邁克・蓬佩奧、財政部長史蒂芬・姆努欽以及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的信中表示,中共政權在新疆西部地區採取“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的行動,敦促加強出口管制,以確保美國公司沒有成為中共的劊子手,直接或間接協助其在新疆的鎮壓行動。

參與聯署的議員包括共和党參議員馬克・盧比奧及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以及民主党參議員鮑勃・梅南德斯和眾議員詹姆斯・麥戈文等人。

國會議員在信中同時敦促川普政府儘速對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陳全國,以及其他“共謀嚴重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實施制裁。

此外,國會議員在信中要求加強上市公司的財務披露,以利投資人了解在美國資本市場中的中國公司,是否具有“共謀侵犯人權的行為”。該信特別提及生產視聽設備的海康威視和大華科技,中共使用這兩家公司的設備廣泛監控中國人民。

聯合國專家表示,中共在新疆將100多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信徒關在拘留中心,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和人權組織讉責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中共反駁稱這些拘留中心是“職業培訓中心”。

自去年年底以來,川普政府一直在權衡是否對包括陳全國在內的中共官員實施制裁,北京曾表示,反對美國制裁。

支持加國引渡孟晚舟;美參議院外委會通過決議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里施。

這項編號為S-Res.96的決議案,是由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來自愛達荷州的共和黨人里施(Sen. Jim Risch, R-ID)和外委會首席民主黨成員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於3月7日率領兩黨議員共同推出,並於4月3日無異議通過。

美國之音》引述里是在新聞聲明中的表述說:「委員會推進了一項值得注意的決議案,讚揚我們的友邦和盟國加拿大應美國引渡一名華為高管的要求而堅持法治,並對中國(中共)政府的回應行動,包括繼續任意拘留兩名加拿大公民表示關切。這項決議更加清楚地表明,我們始終不渝地與我們在加拿大的朋友站在一起。」

該決議案通過外委會後,下一步將等待進行參議院的全體院會表決。

謝田:孟晚舟的結局和華為的殘局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在《紀元周刊》上撰文上表示,美國總統川普此前說“介入”孟晚舟案的本意,是如果中國因貿易戰的考量,或加拿大因來自中國的壓力,而對孟晚舟不予引渡,把孟晚舟給放了,川普才會介入,以保證司法程序正常運行;孟晚舟作為華為的幹部會被按程序引渡,接受美國法庭的審判,才是川普的真正用意!

孟晚舟的結局,可能有四種:第一、引渡進入僵局,她的團隊用法律手段死磨硬纏,拖延時間,拖上幾年、十幾年,反正最後她不被引渡,但也離不開加拿大,就這麼耗着。

第二個可能,是孟晚舟反引渡成功,被加拿大法庭釋放。

第三個可能,是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出庭被判無罪,當庭釋放,成為自由人。

第四個可能,就是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被判決有罪,進入監獄。

謝田認為,第一個結局有九成的可能性。

謝田說,華為老總任正非老先生,作為一個精明的商人、一位父親,可能是這出人間悲劇中最悲慘的角色。他不能去加拿大看望女兒,不能去安撫這個他精心培養長大、準備作為自己接班人的女兒,可能永遠再也見不到女兒。他甚至不敢踏出中國國門,因為與美國有引渡條約關係的國家有一百多個,任正非作為華為的前台要角,肯定也是美國政府要求引渡的對象。不是因為任正非自己的商業“成功”,帶來了其子女家庭的破滅,而是他跟中共合作、與狼共舞,與中共政權剪不斷、理還亂的密切關係,導致了今天的結局。

不管孟晚舟的結局如何,華為的殘局甚至死局,看來已經是註定的了。

中共使九招抵制聯合國人權審查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周一(4月1日)發表聲明,批評中共在3月22日結束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上,用施壓和威脅來扼殺批評其惡劣人權紀錄的聲音。聲明列舉中共幾種抵制國際社會批評聲音的方式。

這次人權理事會會議審查中共普遍定期審議,這是對每一個聯合國成員國人權記錄的定期審議報告。人權理事會對中共人權紀錄進行審查並提出許多問題。出席會議的各國代表們提出了一些擔憂,包括中共企圖阻止批評、扭曲其真實人權記錄的做法,包括:

1.施壓聯合國官員,將聯合國國別工作組和特定非政府組織提交的文件從UPR材料中去除;

2.中共在一些重大問題上提供明顯虛假或具有誤導性的回應,這些重大問題包括:關於侵犯宗教自由、大規模拘留中心和在新疆缺乏正當程序保障等;

3.督促各國使團登記UPR發言,來肯定其人權記錄;

4.聯繫對中國人權記錄表示批評的各國使團,警告對雙邊關係的負面後果;

5.說服伊斯蘭合作組織(OIC)成員國,肯定中共對其穆斯林公民的待遇;

6.在發言名單中加入大量官辦非政府組織(GONGOs)人員,他們不加批判地支持中國(中共)人權記錄;同時不允許獨立的中國團體有任何機會出席任何政府諮詢,也不會允許這些團體提交材料後而不受到報復;

7.企圖阻撓維吾爾維權人士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獲得出席一些活動許可,並在一場非政府團體組織的活動中公然將他憑空污衊為“恐怖分子”;同時又在一場由(中共)政府主辦的邊會(Side Event)上污衊另一位維吾爾與會人員,並語帶威脅地提及其家屬的下落和現況;

8.在聯合國會議廳外舉辦長達一星期的大型圖片展覽,將維吾爾人描繪為既幸福又對中共政府感恩戴德的人群;

9.企圖以秩序問題阻止一個非政府組織在人權理事會發言討論新疆問題。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