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涉俄」調查結束 特朗普騰出手對北京或再強硬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葛來儀認為,現在特朗普越過涉俄調查這道坎兒後,他現在反而可能不急於和中國達成一份可能對美國來說不是最理想的協議。她說:「我認為,它(穆勒報告)意味着特朗普作出他本不該讓步的可能性降低了,而這實際上讓達成協議的難度增加了。」

美國耗時近兩年的“涉俄”調查上周末正式結束。特別檢察官穆勒向美國司法部長巴爾提交了調查報告,稱特朗普總統本人及其競選團隊沒有與俄羅斯串通或聯手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報告也沒有認定特朗普妨礙了司法。穆勒報告被特朗普視為是一次重大勝利。分析認為,特朗普接下來將可以騰出手來,達成一份他真正滿意的貿易協議。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周日(3月24日)向美國國會提交了穆勒報告的摘要。這份摘要稱,特別檢察官的調查沒有發現特朗普團隊或與之相關的任何人與俄羅斯串通或與俄羅斯協調,以試圖影響美國2016年總統選舉。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穆勒調查結論的發佈使懸在特朗普頭上“最不詳的一片黑雲全然消散。報告結論根除了彈劾總統的威脅,為他任期的最後22個月提供了有力的助推。”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力量項目(China Power Project)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er)對美國之音表示,涉俄調查的結束使特朗普在美國國內面臨的政治壓力得到了緩解,這使他可以騰出精力,更好地處理與中國的貿易談判。她說:“我認為,或許總統給美國公眾拿出一份協議從而證明他取得了一些成績、取得了更多勝利、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壓力變小了。”

這個星期,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政部長姆努欽將前往北京,與中方舉行新一輪貿易談判。在那之後,中國副總理劉鶴將於4月3日來華盛頓。雙方力圖在4月份敲定一份貿易協議,從而給耗時近一年的美中貿易爭端划上句號。

特朗普上個星期警告說,美國考慮繼續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他說:“我們說的使要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繼續徵收,如果我們達成協議,我們就必須確保中國遵守協議。”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高級研究員陳剛對美國之音表示,穆勒調查報告的出爐給特朗普繼續執政打下了基礎,這使他能夠按照自己的意願去處理複雜而棘手的美中關係。

“我認為他(特朗普)面臨雙重的博弈,一方面他面臨和中方的談判人員的博弈,另一方面也面臨和美國國內的利益集團談判的博弈,”陳剛對美國之音說,“這個調查的結束有助於他增強同美國國內利益集團談判的博弈,從而加強他和中方在進行談判時候的砝碼,有助於最終形成一個協議。”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涉俄調查沒有得出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串通、共謀的結論會使特朗普不必顧忌國內的後果,有助於他着手針對俄羅斯的美國外交政策轉向。報道還說,特朗普可能會重拾信心,因為特朗普曾抱怨他和外國領導人交涉的能力受到涉俄調查的牽制,因為他們不確定特朗普能否挺過調查。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葛來儀認為,現在特朗普越過涉俄調查這道坎兒後,他現在反而可能不急於和中國達成一份可能對美國來說不是最理想的協議。她說:“我認為,它(穆勒報告)意味着特朗普作出他本不該讓步的可能性降低了,而這實際上讓達成協議的難度增加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