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落袋為安」 :大股東借股市上漲加速減持

中國股市回暖,散戶紛紛跑步入場,大股東跑步減持,形成鮮明對比。特別是進入3月以來,上市公司加快了減持步伐,截至3月7日,就有155家公司發佈161則減持公告,減持參考市值接近84億元。分析人士指,目前這股減持潮與今年限售股密集解禁有關,而在經歷股市長期低迷之後,迎來難得的回彈,大股東也難免產生「落袋為安」的心理。今年年中到年底,限售股解禁將達到高峰,大股東減持潮可能剛剛開始。

上市公司趁股市回彈加速減持。

中國股市回暖,散戶紛紛跑步入場,大股東跑步減持,形成鮮明對比。特別是進入3月以來,上市公司加快了減持步伐,截至3月7日,就有155家公司發佈161則減持公告,減持參考市值接近84億元。分析人士指,目前這股減持潮與今年限售股密集解禁有關,而在經歷股市長期低迷之後,迎來難得的回彈,大股東也難免產生“落袋為安”的心理。今年年中到年底,限售股解禁將達到高峰,大股東減持潮可能剛剛開始。

大股東趁股市上漲扎堆減持

《財新網》3月7日報道,今年股市回暖,散戶跑步進場,而大股東卻頻繁減持。2019年以來,多達698份減持進展公告,涉及超過350家上市公司。

據財新統計,3月以來,上市公司減持呈現加速的狀態,截至3月7日,3月滬深兩市已發佈161則減持相關公告,涉及155家上市公司,減持公司平均每天新增30~40家,減持參考市值83.68億元。

《券商中國》3月7日報道所統計的數據,與財新略有出入,或與統計口徑不同有關。

隨着股票市場回暖,上市公司重要股東的減持行動變得密集起來。

所謂的上市公司重要股東,是指在增減持時具有信息披露義務的上市公司股東,一般包括公司董事、監事、高管、大股東和其他具有披露義務的股東,其中相關股東的直屬親屬股東也包含在內。

據券商中國統計,今年以來,有366家公司發佈減持計劃672份,最高可減持72.26億股,估算最高減持市值達740.17億元。重要股東累計凈減持5.68億股,整體凈減持117.36億元,有533股呈減持狀態,其中54股凈減持超1億元,8隻個股凈減持超5億元。僅年後就已發佈減持計劃672份,累計凈減持117.36億元。

報道稱,A股大股東進入密集減持期,大量減持行動已落地,而且這股減持潮並沒有放緩跡象,更多減持力量或正在蓄積中。就行業來看,年內減持主要集中在電子、傳媒和醫藥生物板塊,年內凈減持均超20億元。

值得留意的是,有61家公司發佈的減持計劃涉及“清倉式減持”,即股東擬最多出售所有直接持股。

減持潮或剛剛開始

財新報道認為,追漲行情的持續升溫是本次減持潮持續發酵的因素之一,但與限售股密集解禁關係很大。

報道指,產業資本在2019年2月於二級市場凈減持76.2億元,較1月的15.7億元暴漲近5倍。不過,減持潮可能剛剛開始,3月以後業資本凈減持規模還將有所增加。

報道認為,2019年一季度並非限售股解禁高峰。據海通證券策略組報告,3月A股解禁市值約為1679億元,較2月的1556億元有所上升。而從2019年全年看,解禁高峰在6、8、11月,月均解禁規模都在2500億元以上。傳媒、醫藥生物、通信行業的凈減持規模排名前三。

警惕大股東集體逃離

財新報道,一位策略分析師表示,市場漲跌歸根到底還是買入力量與賣出力量的對比,是所有參與者群體合力的結果。在A股投資者群體構成中,產業資本中的大股東、創始人、投資機構對公司和行業的了解最為深刻,應該警惕他們的集體出逃。

從近期個股來看,3月5日夜間,京東方A宣布兩大減持計劃,屬於股價暴漲後大股東套現的典型。兩大國資背景的股東重慶渝資和合肥建翔分別持有京東方A7.62%和7.21%的股份,於2014年通過定增成為第二、三大股東,它們計劃在未來三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各自減持不超過1%的股份。受OLED屏幕概念炒作,2月11日至減持公告發佈日,京東方A的區間漲幅為61.31%,股價從2.74元每股上漲至4.42元每股。

在股價拉高走出一波高送轉行情後,3月6日,益生股份的多位高管公布減持計劃的舉動,也令投資者唏噓。2月19日,益生股份宣布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2元同時轉增7股。利潤分配預案疊加大盤迴暖,公司股價提振明顯,從每股22.22元連拉三個漲停板後一路高漲至減持公告日的每股42.8元。此次高管減持合計約1776.31萬股,佔總股本5.27%。

難得股市回彈大股東“落袋為安”

《21世紀經濟報道》3月7日報道,對於近期大股東減持計劃披露愈發頻繁的現象,金信轉型創新成長基金經理周謐認為,“一些股票漲幅較大,獲利盤較多。從金融心理學的角度來講,獲利豐厚的投資者通常風險偏好低,具有保護盈利的衝動,減持的動力較大。”

滙豐晉信2026生命周期基金經理劉淑生則表示,判斷大股東的行為不能過於片面,目前發佈減持的大股東基本都是小幅減持。在前期市場經歷長期大幅下跌後,短期難得迎來顯著回彈,產生“落袋為安”的行為也無可厚非。不少大股東無論在上市公司股票層面還是在個人其他業務上或許都有降槓桿的需要,這或許是背後大部分減持的真正原因。

周謐也認為,大股東減持有許多種原因,“有的確是不太看好上市公司,有的則是自身財務狀況因素需要減持,有的則是為拓展其他業務湊集資金等等。2019年是股票質押回購到期的密集時期,相信還會有一些大股東因為財務問題需要進行減持的。因此要區分是主動還是被迫的因素,不能一概以風險聚集而論,平心而論目前市場短期上漲過快但市場整體估值仍然在低位區域。”

不少大股東密集減持的動作,或許有不看好公司未來價值的因素,而2018年深度調整對於槓桿股本的巨大衝擊,在市場回暖下,這些槓桿股本獲得喘息機會,紛紛減持在所難免。

廣州一位公募權益基金經理分析稱,“目前的機構加倉已經基本到極限,而場外資金入場並不多,因此產業資本的減持可以視為市場的一個負面因素。但場外資金可多可少,看兩融還有很大空間,而產業資本減持雖然絕對量環比增加,但總量有限,且在減持節奏和方式上也有限制,不可能突然放量,對趨勢的影響不大,更多還是情緒面的影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