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維吾爾學者從老黨員到分裂犯 恐被判刑

上個月,報道了一名在德國公派留學的維吾爾博士生尋找他在新疆失蹤的父親的消息。幾天前,這位留學生再次聯絡,稱新疆地方法院將在這個月底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審判他的父親。

塔依爾江告訴,幾天前,通過一位在北京政法系統工作的漢族朋友,他得知檢察院已經把父親的材料送到地方法院,起訴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可能會在這個月底秘密開庭。

出於安全原因,塔依爾江不便透露這位朋友的身份,但他認為這個消息是可靠的。

“我認識這個朋友好多年了,這個消息100%準確,”他說。

塔依爾江是中國教育部公派到德國哥廷根大學的文學博士生。他的父親、現年69歲的穆特里甫·斯迪克·卡依日是喀什大學的退休教授。

去年11月,經由國際媒體證實,卡依日被喀什警方逮捕,同時被抓的還有喀什大學的一名校長和三名副校長,都是維吾爾人。

此前,喀什大學下發紅頭文件,給予卡依日“留黨察看”處分,原因是他“通過學術渠道,宣揚伊斯蘭文化和阿拉伯文化”。

幾天來,塔依爾江接連致電新疆當地的檢察院和法院,以家屬身份詢問案子何時審判,要求出席旁聽。

幾經周折,他接通了喀什地區中級法院立案庭一位維吾爾工作人員的電話。此人很不耐煩底對他說:“確定開庭後,如果要請家屬,會通知你。”

這個回答讓塔依爾江更加確信了北京那位消息人士的話。

塔依爾江

“他沒有否定負責我父親的案子,也沒有否定會開庭,證明那位漢族朋友的消息是準確的,”塔依爾江說。

美國之音也多次致電喀什地區中級法院立案庭。在唯一一通接通的電話里,聽到記者詢問卡伊日案後,對方立即掛斷電話。

喀什檢察院和法院網站上沒有任何有關卡依日案的消息。塔依爾江擔心這會是一場閉門審判。

塔依爾江說,從小他就看過不少父親的書和文章,裏面沒有任何所謂“煽動顛覆國家”的內容。事實上,有着30多年黨齡的父親曾多次公開表示支持黨和政府的民族政策。

1989年,卡依日被中國教育部公派到埃及留學。多年後,他出書回憶那段經歷時還感慨:“這些年,我在國家的關懷下,獲得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這是我生命中跨時代的大事情。”

“他對黨和國家有很好感情,懷着感謝的心態,這樣的人怎麼能把他當作煽動顛覆國家罪?”塔依爾江問。

卡依日是知名的維吾爾人名學者,曾出版《維吾爾人名寶庫》。2017年1月,中國少數民族國家級期刊《中國民族》還專門介紹過他的學術成果。不過就在同一年,中共政府對維吾爾族嬰兒取名加以限制,卡依日的書隨即也在新疆全面下架。

“17年初政府還支持他,現在卻成了分裂分子,”塔依爾江說,“這些罪名都是共產黨發明的,因為共產黨要迫害維吾爾知識分子。”

塔依爾江日前發表公開信,要求中共當局給出起訴父親的充分理由和依據。他提問當局:是否會有獨立的律師為父親辯護?是否允許家屬和獨立觀察員旁聽審訊?父親自去年9月被抓捕以來,是否獲得了必要的醫護?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人權組織“維吾爾人權項目”統計,從2017年4月到2018年9月,在中國新疆維吾爾地區有231名維吾爾知識分子被失蹤,或被投入拘禁營,或在拘禁營中死亡。

國際人權組織“學者在危險中”(Scholars at Risk)去年發佈的《自由思想2018》報告稱,中國大陸在新疆對當地學者、學生的大規模拘留再現了中國大陸的文革,“這些政策的復活會導致失去一代學生學者的相似後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