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廖祖笙:血債派殺人 李彥宏洗地

百度法人代表李彥宏

百度在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中,與血債派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利用一篇早在2006年就已被證偽的假新聞,又赤裸裸干起了洗地的勾當,而且“殘殺了無辜,還要侮辱活着的親人”,其兇殘,其邪惡,其下流,而今已是有目共睹,在本質上並不在二戰時期的納粹之下。

就憑百度此惡行,其法人代表李彥宏,來日哪怕是會逃至天涯海角,也必被民主法治時代所徹查和追究。這已遠不只是針對一個苦難家庭的迫害升級,這是新納粹們對人類底線的又一次公然逾越,是互聯網時代人類社會的又一奇恥大辱,是中國人權正在加劇惡化的又一個明顯信號和縮影……

血債派殺人,李彥宏洗地,這般流水作業進行得久矣:殺人——控制甚至於搶奪屍體——百般匿藏和毀滅證據——以謊言統一宣傳口徑——驅遣五毛上陣混淆視聽——以相關指令迫使傳媒噤若寒蟬——以刪帖、刪博客、刪網站等手段完成消音處理……李彥宏們的作惡還少嗎?百度這次作惡得讓人瞠目結舌,已是人所共見,鐵證如山。

李彥宏及其百度的兇殘,是一貫的:罹患重症的病患面臨著死亡的威脅、因病致貧的威脅,李彥宏及其百度,還要雪上加霜,在“勒索營銷”中先對醫院猛割一刀,而後再將看病貴轉嫁到患者的頭上,甚而誘使患者以生命為代價去試錯;分明是謀殺或虐殺,白髮人送黑髮人,有冤無處申,本已悲憤不已,李彥宏及其百度,竟還要在淌血的傷口上,插了一刀又一刀……

百度對異見人士變着花樣肆意污名化,由來已久,百度所踩踏的被迫害者,多年來已是不計其數。李彥宏不僅長期扮演謀財害命的角色,而且也一直在助紂為虐,充當暴政幫凶、爪牙的角色。李彥宏不妨照照鏡子,看看你身上,是否還有一點人之為人起碼的樣子和風骨?你和當年洶洶撲向猶太人的德國納粹,能有多少本質的區別?

百度決非一家通常意義上的企業。百度的種種惡行,多年來不斷被國內大小媒體曝光和譴責,可奇怪的是,百度在日復一日下流地向我揮拳,我竟不能反擊,一反擊,就有一撥接一撥的人來向我施壓,甚而“技巧”地向我發出死亡威脅。我已不只一次明確表示過:只要百度還在這麼干,誰來說都沒用,即使用槍頂着我的太陽穴,我也不會停止反擊。我的意志堅如磐石,會以自己的方式,和百度奉陪到底。

任夜色黑暗若墨,我都不可能失守一個為父者起碼的底線,也不可能因此就泯滅了一個作家該有的良知。既然百度及其幕後黑暗勢力,已將我逼到了這份上,於公於私,我都必須如此,別無選擇。

於公而言,血債派殺人,李彥宏洗地,這等滅絕人性的流水作業,別說是受害的一方,哪怕是旁人,也該人人喊打,否則中國社會將會是人人自危,誰也沒有安全感可言,誰都可能會是下一個高鶯鶯、楊黛麗、戴海靜、廖夢君、李旺陽、錢雲會、徐純合、方九書、雷洋……與邪惡的百度之戰,是為社會公義而戰,是為堅拒霧鎖中國而戰。

於私而言,百度這次受人之託,下流成這樣,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親歷了家破人亡前後的種種“蹊蹺”和迫害,親見了被虐殺的愛子遺體是怎樣的一種慘狀,也清楚地知道“統一宣傳口徑”的假新聞,純屬一派謊言……推己及人,那些要我任由百度對我耍流氓者,要是這事發生在你身上,為人父或為人母,你也能視若無睹嗎?你也能接受“殘殺了無辜,還要侮辱活着的親人”嗎?要是你都做不到,憑什麼要我無視了百度對我愛子的冤魂,一天天這樣肆意潑糞?

發生在2006年7月16日的佛山慘案,倘若真像百度有意放大的假新聞那樣,則何勞百度在黨國內外交困之時,再以這般下流伎倆無事生非?當初何需強權壓迫,要我夫婦倆“協商解決”?早就可以向全社會全面公開了不是?而事實是,時至今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仍是諱莫如深,一直以來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一起血淋淋的殺人案,而今沒有旁的說法,只有百度有意放大的“統一宣傳口徑”,在百孔千瘡、瞎編胡造中,再印證了“法治”的虛無。

血債派殺人,李彥宏洗地,這樣的流水作業,在“反腐”、“打黑”之聲響徹雲霄的年月,仍在這般堂而皇之公然上演,何其諷刺,何其水深霧大,何其用意陰毒。感謝李彥宏之流及其幕後勢力,高看了我這個碼字人,但也請記住了:我有不被利用的權利,有不願作棋子的權利……要逼我碼字是嗎?可以,無非是在鍵盤上運指如飛。只是我的文字,未必是“五一工程”核心成員李彥宏們,所樂見的。新老納粹在天亮前的搬起石頭砸腳,其手法和形狀,總是大同小異的。

寫於2019年2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4598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在“蹊蹺”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成鉛字,一家人也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剝奪出境自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互聯網,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無良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