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哈族婦女逃離再教育營 仍沒有自由

去年逃亡到哈薩克斯坦尋求避難,並率先披露中國再教育營內幕的一位中國籍哈薩克婦女,數次申請庇護被拒絕,面臨著被遣返中國大陸的可能。哈薩克斯坦民間維權組織的一位人士表示,這是因為中共的銳實力廣泛滲透哈薩克斯坦。

被關押在新疆一所“再教育中心”里的維吾爾族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去年逃亡到哈薩克斯坦尋求避難,並率先披露中國再教育營內幕的一位中國籍哈薩克婦女,數次申請庇護被拒絕,面臨著被遣返中國大陸的可能。哈薩克斯坦民間維權組織的一位人士表示,這是因為中共的銳實力廣泛滲透哈薩克斯坦。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日前發表的題為《她逃離了中國的再教育營,但她還是沒有自由》的文章說,中國籍哈薩克婦女塞拉古麗.沙烏特拜(Sayragul Sauytbay),是迄今為止唯一一位曾在新疆再教育營里工作,後來逃亡出國後將其內幕曝光於眾的人。然而,她目前在哈薩克斯坦的前景仍然很不確定。

2018年8月,塞拉古麗在哈薩克斯坦因非法入境而受審期間,首次在法庭上透露了新疆大規模再教育營的一些內幕。

在庭審時,塞拉古麗披露,她曾在一家高牆和鐵絲圍繞的再教育營里做老師,至少有2500名哈薩克人被迫接受政治灌輸。作為教師,她的任務是給被關押的人教漢語和中共的宣傳。她還目睹了被關押者遭受嚴重虐待,包括精神上的虐待。而且許多人營養不良。

當時在哈薩克斯坦的法庭上,哈國檢方曾爭取把她遣返中國大陸。儘管哈薩克斯坦政府與中共關係密切,審判她的法庭還是拒絕作出遣返塞拉古麗的判決。

但隨後,一直直言不諱的塞拉古麗突然變得沉默了。

六個月後,42歲的塞拉古麗對《外交政策》雜誌表示,儘管她沒有被遣返中國大陸,但她懼怕自己最終還是會被押回中國大陸。她目前在哈薩克斯坦的處境相當不妙:她沒有代理律師,而且有人要她不要將這一情況告知外界。此外哈薩克斯坦政府多次拒絕給予她政治庇護。

而且還有不認識的人警告她保持沉默,否則她會被送往再教育營。

哈薩克斯坦民間維權組織“祖先家園”(Atajurt)的成員塞利克江(Serikzhan)對本台表示,塞拉古麗之所以迄今還沒有得到哈國政府的政治庇護,就是因為中共在該國的銳實力已經滲透很廣泛,當局不願得罪中共:

“塞勒古麗是迄今為止唯一的一位曾經目睹過中國再教育營內部情況的人。哈薩克斯坦政府在她的問題上處在一個很為難的地步,它既不想得罪西方,也不想得罪中共,因為中共的銳實力現在似乎已經滲透到哈薩克斯坦社會的每一個層面。”

《外交政策》的報道說,塞勒古麗表示,她在再教育營里工作時曾接觸過一些內部文件。但是,在她獲得某種保護之前,她不會透露這些文件的內容。

哈薩克斯坦政府在塞拉古麗問題上也陷入兩難境地,因為該國依賴中共的投資,而且是中共一帶一路計劃的主要參與國之一。但是,像塞拉古麗這樣的中國籍哈薩克人以及該國一些民間組織呼籲,哈薩克政府應該採取更積極的行動幫助解救被關押在中國再教育營里的成千上萬的哈薩克人。

“祖先家園”的塞利克江表示,哈薩克政府可能不至於將塞拉古麗遣返中國大陸,因為那將引發民眾的極大憤慨:

“塞勒古麗的命運有兩種情況,把她遣返回中國大陸的可能性也存在。但另一方面,我覺得,考慮到輿論的壓力,哈薩克斯坦政府可能不至於作出把塞勒古麗押回中國大陸的決定。”

世界維吾爾大會的發言人迪里夏提表示,哈薩克斯坦應該對塞拉古麗提供保護:

“我們希望,哈薩克斯坦為這位女士提供保護。我們也期望,國際社會也能在援助這位女士的行動上提供幫助。因為所有逃離中國大陸後被遣返的人都將受到嚴厲的懲處,尤其是像她這樣向世界揭露了新疆再教育營的人,如果被遣返中國大陸的話,那將受到最嚴厲的懲處。”

哈薩克斯坦政府最近在幫助在新疆的哈薩克人方面取得一些成果。大約兩千名在新疆的哈薩克人被允許離開中國大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