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記者節:新聞最差的時代

2016年記者節當天,六四天網前公民記者邢鑒、柳學紅在曼谷街頭拉橫幅捍衛新聞自由。(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11月8日是中國記者節,有中國記者發文寫道:“現在是新聞最多的時代,也是新聞最差的時代。我們似乎更容易看見‘真相’,但追究真相更難”。資深媒體人李先生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在八十年代,中共高層提出儘快對新聞立法,但“六四”後,新聞法起草小組被解散。當前輿論成了政府監督民眾的工具和手段。

中國記者節當天,中國不少門戶網站刊登慶祝記者節的文章。官媒人民網刊登“重溫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對記者要求和期望”的文章,強調黨的新聞輿論工作是黨的一項重要工作,堅持黨的領導,堅持正確政治方向等。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進入第四日。當天適逢記者節,位於上海國家會展中心的新聞中心,為新聞工作者們舉辦慶祝活動。中共福建省委宣傳部,當天為記者舉辦登山活動。四川省委宣傳部召開慶祝記者節座談會,要求全省新聞工作者要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等。

“記者論壇”公眾號發文稱,現在是新聞最多的時代,也是新聞最差的時代。我們似乎更容易看見‘真相’,但追究真相更難。我們已經生活在一個全民新聞時代了,人人都可以發佈新聞,但事實的真相反而難以辨別了。看起來,民眾似乎掌握着前所未有的新聞控制權,但這也意味着民眾自身必須擁有把握這種控制的能力。否則,仍然會被強權操控,而且比以往更深度地被操控,因為傳播技術的最大控制者永遠是最高權力的擁有者。

大陸記者心灰意冷放棄調查報道

本台記者周四接觸多位大陸記者,試圖採訪他們對當前撰寫調查報道的態度,但多位受訪者表示,他們已放棄調查報道,僅寫報社要求的報道,而這些內容往往是讚美、宣傳類報道。受訪者稱,他們不便接受外媒採訪。

廣東一位經常與記者接觸的網民本周四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現在各路媒體都放棄了異地監督報道或調查報道:“現在大陸媒體被壓製得很厲害,特別是習近平提出黨管媒體,很多媒體紛紛表態效忠共產黨。甚至公開說媒體要做黨的利益看門狗。前幾年,大陸媒體還敢揭露社會黑暗面,也敢監督公權力。現在的媒體清一色的給權力唱讚歌。極少媒體敢說真話,敢批評的都沒有好果子吃”。

也有學者表示,新聞立法早已胎死腹中。1984年,中國全國人大啟動制定新聞出版法的準備工作;其後成立新聞法起草小組。很快完成了新聞法草案,但“六四事件”後,新聞立法變得遙遙無期。經歷過六四的資深媒體人孫先生對本台稱:“八九之前,專門有一個新聞法起草組,在全國人大成立,是胡績偉負責的。但八九年以後就告吹了。到現在快30年了,沒有任何動靜”。

另一位不願具名的媒體人對本台表示,當年有官員提出,新聞界要有獨立的話語權,但很快受到壓制:“從此沒人敢提這件事。執政者不允許新聞立法,新聞立法以後就有獨立的話語權,那是不允許的。原來還提新聞是黨和人民的喉舌,後來就變成一個聲音,也不提黨和人民的喉舌了。因為黨和人民好像明顯出現了對立。如果說現在還算新聞記者的話,那也只能是鸚鵡和寵物”。

這位資深媒體人稱,當前所謂的輿論監督是監督輿論,所謂的輿論導向是導向輿論。北京學者查建國表示,目前記者的報道內容受到嚴厲控制,即使在網絡上發表自由言論,也會遭到屏蔽。這也是中國現在的現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