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時事大家談:80、90後任千億國企高管,國企黑幕知多少?

中國西安三名80後甚至90後女子任職千億國企高管的消息曝光後,社會輿論為之震動。迫於壓力,有關當局停止三位青春靚女的職務,並啟動相關法律調查。然而輕描淡寫的調查結果令人更為震驚和不滿,主要當事人何止在一家大型國企任職,而執掌大型國企的“嫩總”又何止上述三人。一葉知秋,西安國企的亂象恐怕不是孤立的,如果問題具有普遍性,那麼習近平要求理直氣壯做大做強國企的難度當然就不難解釋。中國國企亂象背後有何種深層黑幕?如此國企如何“做大做強”?力挺國企又如何能“理直氣壯”?

嘉賓: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鄧聿文;中國經濟學者胡星斗

鄧聿文:踏出校門即任高管,國企人事腐敗鐵證如山

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鄧聿文說,這個事件起因於西安高新公司在官網上公布的高管任命消息。我們看到,三名高管除了董事長是80後之外,其他都是剛大學畢業的90後年輕人。這個事情本身一看就比較奇怪,所以引起了一些網民關注,這些關注也被發到自媒體上。至於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本身並不是上市公司,所以他們一定認為這樣的做法不涉及公眾利益,是很正常的,因此根本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反響。我覺得,他們一開始對輿情缺少預見性的思維。回到主題,正是由於巨大的反差,人們自然非常關注。一個剛大學畢業還不到一年的學生如何勝任一個千億國企的高管職務呢?這種事情看起來的確匪夷所思。那麼,從這個事情發生之後、現在所披露的信息來看,其中是不是牽涉到腐敗我們不好說,因為還要界定什麼是腐敗。我要說的是,這種高管任命方式本身就是一種腐敗。但是,我們大家所說的、一般認可的腐敗是所謂的權錢交易,權力的濫用,等等。從這個角度來看,因為現在沒有得到更進一步的證據顯示牽涉到所謂的幕後交易,但是,從人事上看,這一定就是腐敗行為。

鄧聿文:政府難題解不了,政企要分開硬是分不開

鄧聿文說,我認為,90後國企高管事件根本無需調查,因為很明顯這個安排是西安高新公司一手製造出來的。如剛才所說,目前的信息顯示,這裡的關鍵因素還是那個規定事業單位工作人員不能在國有企業任職的文件。它硬性規定,在企業兼職的高管必須撤出。

鄧聿文說,這裡問題的根源還在於,政府說要政企分開,這本來就是要減少國家對企業的干預。過去,一般來說國企沒有建立董事會,而是直接受到相關主管部門的領導,甚至政府直接任命國有企業的高管。但是,這種狀況造成一個後果,就是其中存在的貪污腐敗等等一系列問題,使得國有企業的效率大大降低。它們根本就無法跟私營企業、更無法跟外資企業相比。這種情況下無法實現所謂的把國企做大、做優、做強的目標,而只能靠國家的政策和其他資源去扶持。習近平的所謂國有企業有兩個“一以貫之”,它本身就是一個矛盾。這就是加強黨的領導,加強黨對國有企業控制,這個本身就是要打破的,就是所謂的政體分開的結構。你加強黨的控制,黨就是組織部,所以現在的國有企業高管的任命就是兩個,大多數國有企業的高管,就是中央企業由中組部任命,地方企業由地方組織部任命,等等。這樣的狀況下,誰任命你當然你就對誰負責。這是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剛才胡教授也談到的,國有企業存在着多重的代理鏈條。每個鏈條的信息傳到上面都是完全走樣的,也就是說加強黨的領導也好,建立現代企業制度也好,一個目的是為了控制所謂的內部人事問題。多重鏈條的方式代表的是信息失真,使得內部人事控制的狀況更加嚴重。

鄧聿文:做大做強國企,政經邏輯相衝突

鄧聿文說,做大做優做強國有企業,是因為習近平,或者說中共,把國有企業當作經濟的基礎和國家的支柱。如果支柱出了問題,當然執政的牢固度也就會動搖。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共就必須要做優做強做大國企,這是從所謂的執政的政治邏輯來考慮。第二就是經濟邏輯。這方面,國有企業的管理體制、人事、財務等等,存在着一系列的根本問題,因此實際上它無法做到做大做強做大。既然一切都是通過人去管理的,這種國有即官有的企業結構必須依賴國家資源和政策的扶持才能生存,更別說要做優做強做大。總之就是僅僅靠着國有企業自身的競爭力是不行的。所以,我們剛才講了,中共一方面希望能夠做到政體分開;一方面又要做優做強做大國企。要控制政府人事腐敗,就要加強黨的領導,加強黨對國有企業的控制,但是這樣的領導和控制又產生另一個方面的後果,就是破壞了所謂的政企分開,實際上更加重了政企合一,加重國家官員對國企的人事控制。所以,無論從邏輯上來說,還是從現實的運作來看,這兩個目標都是衝突的,包括他的做優做強做大的目標跟實際效果來看都是衝突的。今年的數據看起來似乎國企的利潤很好,利潤增長了,民企是負利潤。但實際上國有企業的負債是非常嚴重的,包括對剛才說的中石油也好中石化也好,如果真正算起來的話,都是高度負債的企業,甚至有可能是資不抵債。

胡星斗:人事任免當兒戲,國企違法水很深

中國經濟學者胡星斗說,剛才鄭先生說得非常好,這個事情反映了某種人事腐敗。不過,從這次事件看,民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政府能夠重視民意,而且能夠啟動調查,這也是一件好事兒,說明現在還存在一定的輿論監督。從這個事情也可以看出,某些國有企業把幹部的任免當成兒戲,弄出所謂的影子高管,實際的運營權在背後的官員手中。與此同時,這個事件也說明,調查是非常有局限的,是一種自我調查,是西安高新區財政局的自我調查,這可能也是整個中國存在的一個問題。這種調查不獨立,統計部門也不獨立,所以大家對統計的數字也不信任;信訪部門也不獨立,也不進行獨立的調查導致訪民很多。有的地方司法也不進行獨立審判;新聞很多地方也不進行獨立報道。所以,西安高新如此的自我調查,的確是受到人們的質疑。還有,中國國有企業還沒有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沒有建立法人治理結構,所以就會出現這樣的一些問題,包括董事長、董事、總經理等等都可以是掛名的。董事會也可以是徒有虛名。這就說明我們的國有企業制度還是非常原始的、落後的。最後一點,這也說明在國有企業領域,違法的現象是比較普遍的,因為本來中國有企業國有資產法,其中對出資人權利都有規定,就是他們不得擅自干預企業經營活動,等等。但現實中可能不是這樣的情況。而且,國有企業是來越得到強化,而國有企業越強的地方,肯定是行政權力越大的地方,也肯定是法制越薄弱的地方。在目前中國強化國有企業的趨勢下,實際上是在強化人治,其實是違背法治,所以為什麼現在會出現國有企業比較普遍的違法現象,從這個事件中,我們至少可以看到這麼幾點。

胡星斗:行政主導國企,多層代理權力失控

胡星斗說,類似現象其它地方否存在或者存在多少,我們也沒辦法去調查,但是可以推測會有,甚至有可能不少。根據就是,在國有企業領域,因為它屬於行政主導,其人事方面要大於法治方面,違規違法的現象比較普遍。國有領域遵循規則而不是市場規則。為什麼會出現這類奇怪而荒唐的現象,可能與它的多層次代理有關。即便是這幾個女孩子其實也不過是木偶而已。名義上,國有企業是屬於全體國民的,全體國民又授權全國人大或地方人大來經營這些國有企業,然後全國人大又授權國務院,全國人大是委託人,國務院是代理人;國務院授權國資委,國務院是委託人,國資委是代理人。而國資委或者地方的國資委,又授權某個部門或者委託某個董事長作為代理人,國資委或者地方政府可能是委託人。這種多層次委託代理使得權力失控,全體國民根本無權了解這些國有企業的運作和效益,無法了解所有的事情,只有當它出現問題的時候,大家才來討論一下。

胡星斗:國企定位邊界都不清,全民利益被竊恐是真

胡星斗說,國有資產如果能被變成優質民營資產,當然也未嘗不可。關鍵是,現在是通過一些方式把企業變成了國有,而國有實際上又是暗中的某種私有,所以,現在的國有企業是定位不清,邊界也不清。本來國有企業也可以存在,它主要是存在於市場失靈的領域,非競爭性領域,還有公共產品生產領域。但實際上,中國國有企業成了特權企業。而且,國有資產的獲得,往往是通過一紙行政命令去獲得的,就是國企輕鬆地佔有資源,比如說中石油中石化的壟斷就是例子。它們依據的是1999年國務院辦公廳轉發的國家經貿委的一個叫做規範什麼原油成品油流通秩序的通知。結果就這麼一個通知,就把全民的資源都劃歸到兩個國有企業來經營石油。實際上,涉及到全民利益的資源應該是全國人大才有權力交給誰來經營和規定利益的分配方式。所以,中國的情況是,國有資產的形成本身就是就是不規範的,甚至是盜竊了全民的利益。所以,這不僅僅是一個欺騙的問題,甚至可能是某種有預謀的分贓手段。

renderExternalContent("https://www.youtube.com/embed/0amSltuSWmA?&&&fs=1")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