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曹長青:美國共和黨「取得重大勝利」

美國總統川普(JIM WATSON/AFP/)

美國每兩年進行一次國會改選,被稱為“中期選舉”:改選全部的435名聯邦眾議員,和100名參議員的三分之一,這次有35名參議員改選。

選前,共和黨在參眾兩院都占多數:參議院51:49席;眾議院240:195席。

這次選舉結果:在眾議院,民主黨增至230席,共和黨減為205席。在參議院,共和黨不僅保住了原來的多數,並把席位增至54:46!

目前還有兩個州沒有出來結果:

一,密西西比州是特殊選舉,要第二輪投票,因初選四位候選人,兩共和黨,兩民主黨,都沒過半數;但第二輪投票(11月27日)一定是共和黨贏,因兩位共和党參選人得票加起來高達57.9%。

二,亞利桑那州共和黨候選人以49.3%比48.4%領先,已統計99.3%的選票(截至本文截稿)。

如果最後共和黨輸掉亞利桑那州,在參議院還會以53:47席占多數。目前看贏得這個州的可能性仍在。

對於選舉結果,兩黨都說自己勝利。對於民主黨來說,贏回了眾議院,所以被視為勝利。但從美國政治慣例來看,民主黨的勝選是常規現象,並不是改變潮流的大逆轉。因為美國當任的總統所屬的政黨,向來都是在中期選舉中輸掉眾議院,在過去84年,只有三次例外:一次是1934年,羅斯福(民主黨)執政時贏過;第二次是1998年民主黨克林頓總統時贏過,再一次是共和黨的小布殊2002年時贏過。等於平均每28年才發生一次。所以這次川普總統的共和黨只是沒有創造奇蹟而已,事先多數分析家也認為,應該會輸掉眾議院。而且跟克林頓和奧巴馬總統執政時相比,這次共和黨沒有他們輸得多。克林頓總統時中期選舉,民主黨在眾議院輸掉54個席位,參議院輸掉9席;奧巴馬第一屆時中期選舉更慘,眾議院輸掉63個席位,參議院輸掉6席。這次共和黨在眾議院席位比民主黨少了25席,遠比兩個民主黨總統時輸得少。所以共和黨剛退休的眾議院發言人Paul Ryan在選舉之夜發表聲明說“歷史又是重演”,因從1862年以來(過去156年),總統所屬的政黨在中期選舉中,在眾議院平均輸掉32個席位。

與此同時,共和黨卻在參議院大有斬獲,有四個州的當任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被共和黨趕下台:印第安納州,北達科他州,佛洛里達州,密蘇里州(四個民主党參議員都是反對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看來惹了眾怒)。共和黨只是輸掉了當任的內華達州參議員。所以,共和黨從原來的51:49,增至54:46的多數席位。

因為這樣的背景,所以川普總統在開票當晚的推特上說,共和黨“今夜取得重大勝利”。因為按慣例輸掉了眾議院,但在參議院卻增加好幾個席位。參院只有100席,增加席位很不容易。

共和黨失去眾議院,當然會使川普總統的重大改革政策受到民主黨阻擾,但共和黨在參議院占更多席位,能有平衡。另外,很重要的是,美國的法官任命,只需參議院通過。所以,共和黨在參院不僅占多數,並增至54席,更可保證川普總統提名的保守派法官獲得通過任命。

川普總統上任只有兩年,已有兩次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機會(戈薩奇;卡瓦諾),都通過了,今後很可能還有機會。由於參議院不再是原來的51:49的微弱多數,而是54:46,所以民主黨們如果再像對卡瓦諾大法官那樣使用政治流氓手段(已有一名指控卡瓦諾“強姦”的女性承認自己為出名而完全編造了故事,她甚至都沒見過卡瓦諾),就更難在參議院行得通。

美國聯邦的地方法庭、上訴法庭,以及最高法院,總共有865名法官。川普總統上任後,在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已經通過任命了84名法官,其中包括29名上訴法庭法官,以及兩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目前還有地方法庭111名法官是空缺,上訴法庭11個空缺。川普總統已提名了48個地方法官,3名上訴法庭的法官,都在等待參議院通過。這次共和黨在參院贏了更多席位,更有利於川普總統提名的這些法官獲得通過,民主黨更難以抵制。這些提名和空缺都通過後,全部聯邦865名法官中,川普總統等於提名任命近四分之一(206名)!

尤其是今後兩年,最高法院的四名左翼大法官出現退休或意外等,川普總統還有機會提名大法官。現在最高法院已是5:4,保守派法官占多數。如再有機會提名,並在共和黨占更大優勢的參議院通過,那對左派來說,更是夢魘。

在參議院通過法官任命,只要簡單多數通過即可。這個還要感謝2013年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來自內華達州的民主黨議員瑞德(Harry Reid)提出的修正案(他當時是為左傾法官勝選而提),規定聯邦法官只需參院簡單多數通過。這意味着,在川普總統的今後兩年任期,他還會任命(並順利通過)更多的保守派法官。

這次中期選舉,還有幾個令左翼民主黨大失所望的幾個要點:

第一,他們原來期待佛洛里達州的州長斯科特(Rick Scott)挑戰該州當任民主党參議員會失敗,結果斯科特以50.2%比49.8%的微弱票數,成功擊敗了民主黨老牌議員。

第二,左派期待斯科特的州長空缺由黑人民主黨人當選接任,結果也是輸給了共和黨候選人。佛州的參議員和州長都是共和黨,這對川普2020連任總統很重要,因佛州這個關鍵的大州已被列為搖擺州(西裔人口增加導致)。

第三,民主黨在喬治亞州提名了一個黑人女性競選州長,《紐約時報》等左派媒體事先就大作文章,聲稱美國要創造歷史,出現第一個黑人女性州長。選舉結果,共和黨候選人以贏一萬多票勝選。但這位黑人女性不服,要求驗票或再選。這是整個中期選舉中唯一的不認輸者。

第四,在被視為保守派大本營的得克薩斯州,上次參加共和黨總統初選的克魯茲,這次連選參議員卻受到很大的挑戰,因左派對手來勢洶洶,並得到好萊塢等左瘋們的大力支持,拿到的捐款高達7千萬美元;而克魯茲只有4千萬。左派們牙咬得痒痒的,恨不得把保守派大將克魯茲吃掉,結果克魯茲還是保住了自己的席位(50.9%比48.3%;絕對自由意志派Libertarian候選人拿到0.8%)。

民主黨拿到眾議院後,雖然川普總統的一些政策會遭到抵制,但是對中國的貿易戰等政策,卻不會有大的改變,因為兩黨都一致支持,包括制約中共在南中國海的擴張等。另外支持民主台灣的政策也不會改變,這也是兩黨空前一致。民主黨重掌眾議院,自然將由該黨議員出任眾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目前人選是來自紐約州的71歲議員恩格爾(Eliot Engel),他是著名友台派,曾多次訪台,力挺《台灣旅行法》通過;去年10月恩格爾說:“我是台灣的強有力支持者”,並稱讚台灣是“一個有2300萬人口的市場經濟、蓬勃多黨制的國家”。

在參議院,原外交委員會主席庫克(Bob Corker)這次退休不再參選連任議員,目前外委會新任主席人選是來自愛達荷州的75歲老牌共和党參議員、已從政44年的瑞胥(James Risch),他的政見與川普總統幾乎一樣,重迭率可能90%以上,是堅定的保守派。他也支持台灣。新的參眾兩院外委會主席都是友台派,對加強美台關係更為有利。

民主黨奪回眾議院,揚言彈劾川普總統,只是喊喊而已。因彈劾總統需參眾兩院都通過。在參議院,共和黨席位增加了,彈劾更成為夢想。即使不增加,也無法達成,因彈劾首先需給總統定罪,而定罪需參院三分之二議員通過。而在眾議院即使通過彈劾,也不構成真正意義。像當年克林頓總統因婚外性事件的偽證罪等,在眾議院被彈劾了,但參院無法通過,他還是當總統至任期結束。

中期選舉雖然民主黨奪回了眾議院,但這是美國政治慣例輸掉,而共和黨卻大贏參議院,等於是川普總統的勝利,並鼓舞保守派支持這位強勢推動改革的總統,繼續“重建偉大美國”的理念和政策,帶領美國走向政治強勢、經濟繁榮、軍事強盛,抵抗伊斯蘭主義,對抗中共邪惡等勢力,繼續做自由世界的偉大旗手。共和黨和川普總統的勝利,是常識和自由價值的勝利!

2018年11月6日選舉之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