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佬已經上岸 資本消失 留下卻是一地雞毛

米筐投資:時至今日,很多東西已經不能寫了。

下筆的時候很糾結,關於經濟的文章,寫一篇被刪一篇。

原因大家也都知道,我們正處在一個特殊時期拐點,這個時間段,要統一思想,有些事情,只有隨着時間流逝,過很長一段時間,不再成為時代隱憂的時候,才能復盤去回顧分析。

但是,如果就這樣一點不寫,那麼存在的意義就沒了。

所以,這篇文章,我從資本的角度出發,理一下當前的形勢,看尺度是否合適。如果還被刪,那沒辦法,以後大家只能看看經濟學原理了。

最近資本市場有兩件大事,一個是上市公司董事長密集辭職,還有一個是就是有關部門修改了公司法,讓企業回購股票更加的寬鬆方便。

這兩件事情,對於資本市場來講,背後折射的意義遠比大家看到的新聞更重大。董事長密集辭職代表了一些企業主已經上岸了,背後的這些資本已經刀槍入庫,馬放南山。而後者修改公司法則代表了博弈雙方的一方已經妥協,資本綁架ZZ依舊是當前當局面臨的最大困局。

如果要了解發生的這一切,我們要知道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整個中國的資本市場波瀾壯闊變遷史。

一切都要從2008年那場大洋彼岸金融危機後我們的處置方式講起。

中國當年四萬億政策,放鬆金融監管,金融體系所謂金融創新,資金從表內到表外,影子銀行擴張,從政府部門到企業部門再到居民部門,不斷加槓桿。最終,伴隨中國的工業化和城鎮化,我們的確辦成了很多事,取得了一些不菲的成績。

但是,國內的實體投資的回報率卻達到了一個臨界值。這十年,伴隨美國去槓桿,中國加槓桿。中美的金融周期完全倒置。

在資本眼裡,中國金融周期崛起、資金錶內到表外、金融創新、中美利率利差拉大等等全都是資本套利的機會。

美國的利率在美聯儲2015年加息之前幾乎降到了0,聯邦基金利率才0.25%。而中國的利率,特別是社會的實際借貸利率絕大多數時間一直維持在高位。跨境套利於是乎啟動。

四萬億是中國金融周期擴張的起點,也是現在中國經濟隱憂的火種。

國際資本通過各種渠道來到中國,在國內加槓桿和全球資本的合力下,人民幣資產開始迅速膨脹。

其中,最重要也是最大的資產池子,就是房地產。

還有一個很大的池子,就是中國的A股市場。

IPO的開閘放鬆讓無數企業和資本紛紛削尖了腦袋的想踏上中國金融周期上升階段的巨大紅利。高市盈率,高溢價空間讓資本無不眼紅,紛紛通過一級市場強取豪奪。

各種境外資本、金融體系違規資金,腐敗貪污的資金,都偷偷摸摸瘋狂地湧入到人民幣資產里。

即便現在中國A股中的中小創,普遍下跌高達70%-90%,依舊是全球資本市場估值最高的市場。

一些上市公司被市場給予50倍、100倍、甚至200、300倍的PE,依舊擋不住投資者的追捧。

那一年,很多上市公司的董監高坐在一起開會,看着自家公司的股票價格一路上漲,懵逼不已:“王總,你說我們的公司前景難道就這麼牛X么?這特么一百年都賺不到這麼高的估值,市場真是瘋了。”

博傻,莫過於此。把標的公司都搞得一臉懵逼,以為自己要做成百年老店了。

資產泡沫越來越大,銀行開始出現了資產荒。抵押品端,除了房子,實在找不到其他的更高信用的抵押品,資金放款端,除了個人房貸,實在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資產包。

於是,反饋鏈開啟。

不斷膨脹的房地產讓眾多企業家開始把資本重心從實業轉到投資房產。而市場給予的巨大股票估值,讓眾多大股東開始瘋狂套現、質押股票。

100倍的PE,一百年才能賺回來,資本市場一下就直接給你了,企業家又不是慈善家,放着貪婪投機者給的錢,為什麼不套現?!

手裡的公司到底到底值多少錢,別人不知道,自己還沒點數么?

特別是券商和銀行給上市公司的場外股權質押業務,既不會對二級市場的股價造成拋售的衝擊,又能大規模迅速套現,更是套現神器啊!

即便在2015年股災發生後,也沒有擋住大股東瘋狂質押的腳步,每個大股東都在後悔,為什麼沒有在5100點把股票全部質押給銀行。

幾萬億的股權質押給了銀行和券商後,大股東高估值套現,銀行和證券公司的機構部業務員高高興興的那提成拿獎金,美其名曰:“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好像沒什麼不對的。

但是,卻沒有一個人關心——大股東如果最後還不了錢怎麼辦?

或者,人家打一開始就沒打算還這個錢呢?

終於,在2018這個違約大年,一切都成了泡影。

如今,一大批上市公司的股權質押已經臨近甚至跌破了強平線,政府又不允許銀行和證券公司出售這些質押的股權。甚至要地方政府和銀行券商卻找錢幫助這些上市公司度過難關。

一切,都貌似華爾街崩潰那一年,最後要美國政府拿着納稅人的錢去幫助那些玩砸了的華爾街大鱷。

但殊不知,很多大鱷人家壓根就拍拍屁股準備上岸了,壓根就沒還錢的意思。

“反正我也拿到錢了,你不救我,我就死給你看,讓整個金融系統和投資者都死給你看。你救我,那正好。反正橫豎我都贏。”

所以,看到這兒,你大概就知道為什麼那麼多的上市公司董事長密集辭職,為什麼有關部門僅僅用了四天就通過了公司法的修改。

只有一個原因,資本綁架!

如果追究背後的原因,那只有一個詞來概述——貪婪!

多年之後,2018年註定是要在中國金融史冊中留下重墨的一年,這一年必將成為中國的資本市場各個參與者因貪婪而遭受懲罰而具有歷史紀念意義的一年。

不過話說回來,是誰給了上市公司這麼高的估值?是誰給了上市公司這麼高的流動性溢價?又是誰給了上市公司高估值各種套現渠道的機會?

每個人心中都有答案。

市場參與者本應該都承認市場規律、敬畏市場、遵循市場規律,但不幸的是,每個人雖然都知道這是一個火球,卻每個人都想暖和一下而擊鼓傳花的玩下去,把這個火球拋給下一個人。

人性的貪婪總是讓人們忘記,瘋狂的泡沫,最終是要有人去接受懲罰的。然而,每一個參與者認為被懲罰的永不是自己,他們總是試圖對抗一些法則,彰顯自身的強大與先見之明。

而當資本掀桌子的時候,卻發現原來自己才是最後那個接火球的那個人。

其實危機,原本是市場自我出清的一種機制,然而,政策制定者卻寄希望用各種政策去解決相互利益體之間的矛盾,達成既要…又要…還要…的多方美滿畫面。卻一次次造成更加巨大的風險迅速積聚。

這一切都是因為,貪婪的投機者、貪婪的金融機構、貪婪的資本共同構成的所謂綁架。

而另一邊,大佬已經上岸,資本消失,留下卻是給那些目瞪口呆的人一地雞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米筐投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