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許小年:政府扶誰誰垮!讓民營企業家不跑路不移民有四大措施

自由的環境、資源的自由流動,是創新的必要條件,你少管我,你看你政府產業政策扶持的那一些新興行業,我們發現政府扶哪個,哪個就垮。政府弄光伏,光伏什麼後果?產能過剩一塌糊塗。光伏的領頭企業全倒了。所以創新他不需要政府扶持,他需要政府創造一個良好的競爭環境。你不要管。

中國的經濟發展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到現在處於一個很關鍵的轉折期。這個轉折期能否順利過渡,決定了中國未來十年、二十年經濟發展的態勢。這幾年可以說是非常關鍵的時間段。

轉折是從資本積累到創新驅動的經濟增長,這是它的一個很大的特點。

四大措施建言供給側

如果在政策層面上我們不需要產業政策。我們需要的是什麼?我提出了供給側四大措施:

第一大措施,保護私有產權。

保護私有產權和創新有什麼關係?關係太大了,因為創新研發都需要進行長期的積累,並不是靈機一動就能夠產生的,需要進行長期的研發投資、長期的技術積累,才能產生突破。而你要讓企業在研發上做長期地投資,你必須保護他的產權。保護產權的意義在於,給企業家建立起對於未來收益的穩定預期,只有穩定預期的支配下,他才能夠做長期投資。

中國的企業家都喜歡短平快項目,中國的企業家都不願意投研發,原因是什麼?原因是未來的不確定性太高了。我投資研發,我十幾年的積累,十幾年以後怎麼回事我還不清楚呢。所以現在你看我們的企業家不是把這個資金投入到研發項目上去,而是把資金轉移到國外去。

春節期間我參加了中歐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校友會的成立,在悉尼的成立大會上有70多位澳洲和新西蘭地區的中歐校友來參加。我對他們講,我說大家跑到這裡來,我感動各位對學校的這一份情還在,但是我也傷心這麼多校友跑到澳大利亞、新西蘭來,本來你們應該留在中國的這片土地上。當然我不責怪你們,你們的行為是理性的。

為什麼跑了?財產的安全,孩子的教育,空氣,環境,所以跑了。

所以保護私人產權是進行長期研發投資的前提條件,你沒有有效的產權保護,沒有人願意做長期地投資。所以我說搞供給側我們贊成,推動技術創新我們也認為是解決中國今天面臨著諸多經濟問題的一個有效的方法,但是需要加強對產權的保護。

去年11月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合發了一個通知,這是值得一看的,說明這個問題已經反映到中央了,中央已經在關注這個問題了。這個通知是《關於尊重和保護企業家精神的意見》,今年3月份的政治局上又通過了一個意見,內容大致相同。說明現在這個問題已經比較嚴重了,已經引起了高層的注意。你要保護私有產權,要尊重企業家精神,否則我們創新沒法做。

你出文件、出意見這當然是好事了,但是為什麼沒有起到預想的作用呢?就是你的文件和意見不能夠有效地實現你的目標。保護產權最有效的方法是什麼?法治,不是人治。因為你今天發這個意見,明天又發一個相反的意見怎麼辦?我們看到政府經常發一些自相矛盾的意見,我就暈了,不知道哪個管用。而法治是非常清晰的,他不會隨着政府的變動而隨意地更改,這樣他對產權的保護是比政府的承諾更加有效。

供給側我很贊成,一定要做,但是第一要保護私有產權。

第二,縮小國有經濟範圍。

民營企業在市場上,如果他在創新上落後會有什麼結果?市場會懲罰他,市場會淘汰他,他創新是迫於市場的壓力。

手機為例,曾經手機的NO.1是諾基亞,諾基亞現在在哪裡?誰知道呢?為什麼?從老大淪落為不知所終。為什麼?在創新上也就落後了一步。落後了智能觸屏手機,諾基亞已經掌握了這個技術,但是他沒有推出產品。

蘋果手機出來的時候諾基亞還在按鍵盤,那個小鍵盤我看不清楚,那麼小的手機,指頭得多細啊才能用諾基亞手機。一個創新落後,曾經的第一名老大就被淘汰出局。創新在市場競爭的環境中並不是企業錦上添花的事,創新是企業生死攸關的頭等大事。

在數量型增長已經結束進入到技術創新時代,創新是企業的頭等大事。企業的CEO一定要抓創新,企業的董事長一定要關注創新,創新失敗企業就失敗了。可以說,企業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創新,不是生產、不是銷售,而是創新。因為市場壓力太大了,你一步慢了,就淘汰出局。

國有企業別說一步慢了,國有企業十步慢了都不在乎,因為他不會倒,因為他不會被淘汰出局,因為他是吃皇糧的,因為他出現問題政府會救他。他有什麼創新壓力?沒有壓力。他也沒有創新的動力。

創新的動力來自於哪裡?來自於企業家的激勵。企業家進行創新的激勵有哪些?喬布斯為什麼要創新?比爾蓋茨為什麼要創新?人都一樣,作為人我覺得人和人之間相同之處遠遠大於我們的差異。喬布斯創新最強的動力是要把蘋果做成一個百年老店,能夠長存的優秀的公司,他有改變世界的情懷。

蓋茨創新要發財,兩個人都是很了不起的創新者,但是兩個人動機不一樣。比爾蓋茨要把他的企業做大他要發財,你不用責備他境界太低,我們也不用一定都要學喬布斯假裝高大上,用不着,人是很複雜的動物,他的行為由多重的激勵來驅動的。有的人要改變這個世界,有的人要發大財。有的人要用他積累的財富去做慈善,各種各樣的動機來進行創新。

但是,各種各樣的動機進行創新,在國有企業那兒我們一個都看不到。國有企業的高管創新成功了他也發不了大財。為什麼?因為央企老總每年60萬,他們管着數以千計甚至上萬億的資產管着,你每年發他60萬,開什麼玩笑?要我做央企的老總管着數千億的資產,每年拿到所有的工資60萬,我幹什麼?我肯定要偷啊,人性使然啊。我肯定要琢磨,這幾千萬的資產我怎麼樣把他運作一下,我個人能夠獲得一點好處。

比如說外購,我採購的價格就比市場價格高好多,我從誰那兒購的?從我哥們兒那兒購的。外包同樣,從我的哥們那個企業購的高於市場價格,高的那一部分分吧。他們沒有創新的激勵,他的工資封頂,他不能夠分享創新的收益,既沒有創新的動力,又沒有創新的壓力。

創新的主體必然是民營企業。所以為了建設中國的創新經濟,一定要縮小國有經濟的範圍。

第三,放鬆和解除管制。

管制是創新的大敵。按照市值計算中國為什麼出現了世界級的互聯網公司?原因之一就是互聯網剛剛進入中國的時候政府還沒有反應過來呢,沒管他,他一下子就起來了。

自由的環境、資源的自由流動,是創新的必要條件,你少管我,你看你政府產業政策扶持的那一些新興行業,我們發現政府扶哪個,哪個就垮。政府弄光伏,光伏什麼後果?產能過剩一塌糊塗。光伏的領頭企業全倒了。所以創新他不需要政府扶持,他需要政府創造一個良好的競爭環境。你不要管。

現在又說電動汽車是新科技方向,國家政策支持。結果是什麼?結果是企業和官員勾結騙取國家補貼,都在騙。說“我是電動汽車”,其實他根本不清楚什麼是電動汽車,企業不清楚,官員也不清楚,搞兩輛樣車就把補貼騙過來了。電動汽車技術我們現在照樣落後。所以創新不需要政府的扶持,但是需要一個自由的、良好的環境。

第四,全面減稅。

不僅僅是幫助企業渡過經濟下行的難關。全面減稅的意義在於落實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來的“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把資源更多地從行政性配置下解放出來,也就是從政府的手裡解放出來,在市場上由企業來進行配置。這是減稅最重要的意義,不僅僅是減輕一些企業的負擔,當然減輕企業的負擔現在也是很必要的,更重要的意義是把資源從行政性配置轉向以市場為基礎的企業進行配置。

以上是我提的四條供給側的政策。各位估計一下,被採納的可能性有多大?幾乎等於零。跟我們的資本邊際收益一樣,幾乎等於0。但我的工作就是研究,我的任務就是根據我的研究結果提出政策建議,這只是我的工作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