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令狐沖」李亞鵬的新江湖:敗走麗江成被告 稱70%財富捐社會

再提起李亞鵬這個名字時,人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王菲的前夫”、“嫣然天使基金創始人”。但李亞鵬最渴望“扮演”的商人角色卻始終被公眾所忽視。

10月31日中午,曾在《笑傲江湖》中飾演過令狐沖的李亞鵬,通過微博發佈了一段悼念金庸的文字,提及“十幾年前我去您家中探望,席間談到網絡言論,您在一個火柴盒上寫了‘不遭人忌是庸才’笑而不語的遞給我”,又說“我輩平平,能與您交集,受您之恩,無以為報;唯願俠之精神永立天地唯願乘鶴西去一路安好”。

此時,距李亞鵬告別影視江湖近8年,距他飾演令狐沖已過去18年。

2011年,“不稱職”的演員李亞鵬在糾結與找尋的撕扯中,最終選擇徹底逃離,在最耀眼的時刻為自己13年的演藝生涯畫上句點。“對藝術的投入和獻身精神我是沒有的,我沒辦法騙自己。”

再提起李亞鵬這個名字時,人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王菲的前夫”、“嫣然天使基金創始人”。但李亞鵬最渴望“扮演”的商人角色卻始終被公眾所忽視。

準確來講,他更願意以“創業者”自居。在接受楊瀾、陳魯豫等媒體人的採訪時,他總是不厭其煩地自稱“創業者”。從“創業者”到“創業者”,幾經沉浮,創業老兵李亞鵬已然在創業路上摸爬滾打了20年。

至今,仍沒有多少人注意到他的新角色,反倒是最近的“老賴”形象傳播速度驚人。

01

“老賴”虛實

2001年3月26日,當央視首播李亞鵬版《笑傲江湖》時,你很難想像,17年後有人會把這樣飾演過大俠令狐沖的英俊小生與“老賴”聯繫在一起。

一則關於李亞鵬欠4000萬成“老賴”,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的消息,近日在網絡上瘋傳。

有自媒體找出了李亞鵬日前接受電視節目採訪時,有關捐獻個人財富的言論,“我會把70%的個人財富捐獻給社會,其餘的30%會留給女兒李嫣。”兩則信息聯繫在一起,產生了強烈的反差。人們開始質疑“老賴”李亞鵬的偽善,懷疑他根本沒有錢,甚至還欠了4000萬“還不起”。

李亞鵬真的如傳言所說,欠了4000萬,成了“老賴”么?

市界查詢發現,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被執行人信息”中的確有李亞鵬,且個人信息完全吻合,立案時間為2018年4月9日,執行法院為朝陽區人民法院。

不過,李亞鵬並沒有出現在“失信被執行人信息”和“被限制消費”名單中。也就是說李亞鵬在法院判決後沒有履行相關判決結果,法院目前正在追討案款過程中,因而將其列入被執行人名單,但並非網傳的“老賴”。

李亞鵬對“老賴”一事回應

判決書顯示,此案系麗江雪山投資有限公司原始股東李亞鵬、李亞煒兄弟和北京泰和友聯投資有限公司之間的商業合同糾紛案。

天眼查顯示,麗江雪山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成立於2008年11月,註冊資本為2.615億元;法定代表人為李亞鵬的哥哥李亞煒,李亞鵬為董事長,同時是第二大股東,認繳出資額7279.35萬元,持股比例為27.84%;而北京泰和友聯投資有限公司持股10%,認繳出資額2615萬元。

李亞鵬經紀人對媒體表示,這是一個商業合同糾紛案件,目前該案件仍在北京高級人民法院的申訴司法程序中,“失信人”一說子虛烏有,不屬實。

這也意味着“被執行人信息”中李亞鵬確實為知名演員李亞鵬無疑。

02

敗走麗江

此次涉案的“雪山文苑”項目,正是李亞鵬曾傾力打造的雪山藝術小鎮項目。而4000萬欠款的背後,是一段李亞鵬不願提及的創業往事。

對於雲南麗江,李亞鵬有着非同尋常的熱愛。他曾直言,“麗江或許是我一生可以落腳的地方。”而他進入地產界的第一個落腳點也選擇在了雲南麗江的束河古鎮。

公開資料顯示,雪山藝術小鎮項目是在2009年獲得該項目地塊,總佔地面積408畝,總建築面積接近20萬平方米,土地成本1.6億元,計劃總投資達到了35億元。

接受媒體採訪時,李亞鵬曾表示,希望把雪山藝術小鎮打造成“一個烏托邦的藝術小鎮”,塑造一種“自由的,藝術的生活”。為了給自己精心打造的“文藝烏托邦”營造聲勢,李亞鵬出資並親自策划了“COART藝術節”。在李亞鵬看來,“COART藝術節”充滿色彩,是“戲劇加音樂加舞蹈加美術展覽加詩歌加一個嚮往自由和藝術的你”。

2013coart亞洲青年藝術節開幕

2012年10月5日,李亞鵬發微博邀請粉絲隨他一起去雪山藝術小鎮感受自由和藝術,“這裡提供自由的藝術空氣。憋了么?悶了么?煩了么?傻了么?呆了么?失戀了么?熱戀了么?藝術了么?生活了么?”

李亞鵬充分運用了自己的演藝圈人脈資源,趙薇、楊坤、鄧超等圈內好友紛紛為他站台。雪山藝術小鎮的官方簡介充分利用了明星效應,趙薇的致青春客棧、李亞鵬和楊坤的中國好機友俱樂部聯盟、喬小刀消失的光年的樹屋咖啡以及馬格鮮釀啤酒館等明星店,紛紛入駐。

不過,大打情懷牌的李亞鵬未免想得有些太簡單了,他以為大家都願意為情懷買單。

2014年8月,雪山藝術小鎮項目開盤。公開資料顯示,主打高端路線的雪山藝術小鎮均價約為15000元每平米,而當時麗江平均房價大約為5000元-8000元每平米。其中的商業院落動輒售價300萬元-800萬元,一般人顯然難以負擔。如此昂貴的雪山藝術小鎮,其銷售情況自然不甚理想,有媒體報道稱其一期項目整體出售率僅三成左右。

初次試水地產行業的李亞鵬“渾身是力,卻不知往何處使”,只能眼睜睜看着房子滯銷,資金問題漸漸顯露。在這個項目剛剛公開的時候,就有不少人質疑李亞鵬的錢從何而來。一度有人猜測,王菲在其中砸了不少錢。不過,二人的財務獨立聲明最終粉碎了這一謠言。

事實證明,李亞鵬確實“沒什麼錢”。至少,李亞鵬無法以一己之力負擔整個項目。項目主要承辦方麗江雪山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公司成立時,由中融國際信託有限公司出資2.58億元,李亞鵬個人僅出資233萬元,中書控股出資26萬元。

項目“吃錢”速度驚人,本就不充裕的資金很快捉襟見肘。2013年5月,由投資方之一中融信託牽頭髮起信託融資,融資規模2億元,期限兩年,年息超過10%,主要用於對該項目進行增資。後續,信託計劃又分別融資2億元和1億元,總融資規模高達5億元。

銷售情況不佳,回款率過低顯然不在李亞鵬預想的計劃之內。隨着資金問題漸漸凸顯,中融信託意識到了風險,於2015年5月退出該項目。為緩解資金壓力,李亞鵬增資約3600萬元,並引進北京泰和友聯投資有限公司和興業國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兩個投資者,二者分別出資6000萬元和9150萬元獲得部分股權。

此時,總融資規模5億元的信託計劃也恰好到期。無力承擔的李亞鵬只好尋找“接盤俠”。

2015年6月10日,上市公司陽光100發佈公告稱,將收購李亞鵬及其北京中書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雪山藝術小鎮51%股權,作價1.938億元。陽光100中國執行董事兼董事會主席易小迪也因此成為該項目新的操盤手。

收購協議顯示,雙方對整個項目的估值為3.8億元。累計投入近10億元,並付諸大量心血的“文藝烏托邦”最終估值僅為3.8億元。

項目轉手也意味着李亞鵬的“文藝烏托邦”夢想徹底破滅。“兵敗”麗江以後,李亞鵬“元氣大傷”。天眼查顯示,目前李亞鵬持有的麗江雪山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價值1300萬元的股權被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凍結。而李亞鵬目前所欠4000萬元也是這個失敗項目的餘震。

03

“做演員不是我的人生方向”

扎進麗江之前,李亞鵬已浸淫商場多年。

儘管在演藝圈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李亞鵬一直篤信“做演員不是我的人生方向”。他將自己的成功歸結於機遇,“對藝術的投入和獻身精神我是沒有的,我沒辦法騙自己。”

對於天秤座而言,人生總是在不斷的平衡中,糾結自然少不了。他的大學畢業論文題目是《理智與情感》,正是他糾結個性的真實寫照。“事實上,一進入這個行業我就開始思考如何逃離了。“

在中戲讀書期間,李亞鵬就開始做不同的嘗試。“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學習機……“鮮有人知道,這段經典的小霸王學習機廣告語就是出自他的創意。讀書期間,李亞鵬還嘗試寫過劇本。

1998年,在憑藉《將愛情進行到底》中的楊錚一角走紅之時,李亞鵬開始涉足商業領域。李亞鵬在拍戲時跟學IT的一幫朋友一拍即合,找投資人拿了50萬美金便開始了第一次創業。他和朋友一起做了一家名叫喜宴的婚慶網站,“我也算最早一批試水互聯網企業的人,那時候就線上線下結合了。“李亞鵬的婚慶生意最初做得不錯,”當年就有收入,1999年接到最貴的一場婚禮價值100多萬元“。

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劇照

不到半年,婚慶公司估價便達到450萬美元,不過一幫自鳴得意的年輕人拒絕了投資。他們顯然低估了互聯網企業的燒錢速度,又恰好趕上第一次互聯網泡沫,沒有人敢向互聯網企業投錢。網站做了9個月之後,最終因為拿不到融資,花光了錢,關門大吉。

2000年,拍完《笑傲江湖》後,29歲的李亞鵬迎來演藝生涯的巔峰期。此時,正當紅的李亞鵬突然跟經紀人說自己不想做演員了,希望重新找尋人生的方向。在經紀人和身邊朋友的反覆勸說之下,李亞鵬做出了讓步,“每年用3個月時間拍一部戲,其它時間用來尋找人生方向”。同年,熱愛文字的李亞鵬創辦了雜誌《婚禮》,經營了大約兩年時間。

李亞鵬沒有食言。2000年至2010年的十年時間裏,處於演藝生涯黃金期的李亞鵬以每年一部戲的速度只拍了整整10部戲。對文字創作與編導頗感興趣的李亞鵬在拍戲的同時,開始嘗試籌建自己的影視公司。

2001年6月,李亞鵬成立北京美麗春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註冊資本為10萬元,李亞鵬持股95%。當時,絕大部分藝人都與大型影視公司簽約,李亞鵬是最早設立影視公司的藝人之一。後來泛濫的藝人工作室幾乎都是在2007年以後才陸續成立。

北京美麗春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當年,李亞鵬便以製作人的身份投拍了電視劇《海灘》,“當時,我把所有的積蓄都投進去了”。李亞鵬回憶,800多萬的製作費是同時期電視劇製作費的兩倍以上,“到目前為止,當時的劇作應該還是唯一一個全組成員外出一律坐飛機,住五星級酒店,飲料水果全部免費的劇組。”很多年以後,還有朋友表示,“太想念咱們那個劇組了”。李亞鵬也很快意識到自己“過於理想主義,不夠現實”,從此再也沒有做過製作人。

事實上,“理想主義”是李亞鵬多年經商中的一個通病。

他陸續開過7-8家公司,為此還被王菲戲稱為“八爪魚”。不過,李亞鵬打造的傳媒帝國似乎並沒有帶來多少實際收益。

迄今為止,除了親自出演的電影《將愛情進行到底》實現盈利之外,其他作品市場反應均十分冷淡。不少人都猜測李亞鵬一直在“賠錢賺吆喝”。在《魯豫有約》節目中,李亞鵬回應稱,“我後來還陸續做過喜劇以及文化實景公司,雖然沒賺到什麼錢,但也沒有賠錢,基本處於持平的狀態。”

“這個事情我要做一輩子么?”當時的李亞鵬十分糾結。他說賺錢和不賺錢對人生的意義不太大。“賺錢的最大意義就是意味着我有資格繼續去尋找我想去做的事了“。

“我大概是個貪心的人,想有更多人生。”40歲以前,李亞鵬一直在尋找方向。

04

100%的商人

從1998年到2010年,李亞鵬始終處於一種迷茫無措的狀態,不斷嘗試,不斷找尋方向,“這些年的摸索主要就是幫助我積累經驗,掌握商業常識,形成基本商業邏輯。”

2010年以前,困擾李亞鵬的始終是同一個問題。“生意是理性的,演戲是感性的,我到底該選擇哪一個?但我隱隱有種預感,也許這一輩子都選不定。”

2010年,李亞鵬終於確信自己真正找到了人生方向。如今看來,書院中國代表的“文化商業”夢想或許就是他所說的人生方向。甚至於連他付出多年心血的嫣然基金也比不上,“嫣然基金不是我由心而發去做的一件事,是女兒觸發了這樣一件事情。”

確信找到人生方向以後,2011年,40歲的李亞鵬終於不再糾結,正式息影。2011年1月,李亞鵬成立北京中書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長,註冊資本3000萬元。北京中書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也是麗江雪山藝術小鎮的投資方之一。同年5月,他進入長江商學院攻讀EMBA課程。至此,李亞鵬完全放下演員的包袱,安心做一個100%的商人。

公益性質的書院中國事實上只是李亞鵬“文化商業”夢想的一個縮影。他找到了方向,但具體要做些什麼,一開始也沒想清楚。

李亞鵬的“文化商業”夢想實在太過龐大,龐大到超出他的掌控。此前,他雖已“浸淫”商場多年,但大都是“小本生意”。自以為找到人生方向後,李亞鵬迅速給自己編織了一個巨大的商業藍圖,第一步就是一筆計劃投資30多億的大買賣。這一次,他又犯了“理想主義”的老毛病,不接地氣或許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失敗。

李亞鵬曾向媒體表示,“直到2015-2016年公司都是沒有收入的。我的錢都花完了,當時真的借了很多錢。“

不過,“文藝烏托邦”的覆滅對李亞鵬而言也未必是件壞事。至少,他學會了腳踏實地做事。2015年以後,李亞鵬幾乎沒有試水新的項目,在繼續公益事業的同時,開始重新考量自己的“文化商業”夢想。

2018年5月,陳魯豫探訪了李亞鵬的北京中書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李亞鵬向她詳細介紹了公司的文創部門,比如和故宮博物館和大英博物館合作,成效還不錯。

李亞鵬稱,中書控股下屬“書院“和”COART“兩大文化品牌,分別負責傳統文化產業與當代文化藝術的商業綜合體運營。"中書底下10多家公司,想齊頭並進非常難。當生態圈形成合力,就是中書產生價值的時候。"李亞鵬已經意識到,文化輸出才是他與公司的優勢所在。

“他有截然不同的兩種狀態,年輕時給我一種桀驁不馴的感覺,結婚後顯得成熟,意氣風發少了。”陳魯豫曾這樣評價李亞鵬,“他對商業有興趣,有天生的敏感度和能力在。他是可以駕馭的,他對未來有一個完整清晰的概念。”

而李亞鵬自己則說,“我在商業領域不是個天才但也不是很差,大概八十分。”

在復盤自己20年的創業經歷時,李亞鵬對陳魯豫說,“按照圍棋的說法,我做生意的布局大概接近中盤了。”“布局快結束了。”他補充道。

20年時間過去,創業老兵李亞鵬的布局終於快結束了,商業版圖似乎也正在走向正軌。2010年,他以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沒想到迎接他的仍是一輪又一輪的排雷試錯。

這一次,他真的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市界Newsseeker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