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歷經中共兩次暗殺 年近八十的林媽媽給中共大使的一封公開信

泰國法輪功學員林媽媽,從2003年開始,堅持到曼谷拉差達路的中領館對面,和平抗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抗議中共將迫害的黑手伸進泰國。 10月25日,林媽媽給中共駐泰國領館的負責人呂健寫了一封真相信,祝願他能唾棄中共,棄惡從善,選擇美好未來。信件已經投遞給了中共駐泰國的各處領館。

泰國法輪功學員林媽媽,從2003年開始,堅持到曼谷拉差達路的中領館對面,和平抗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抗議中共將迫害的黑手伸進泰國。

詳見阿波羅報導:歷經中共兩次暗殺 林媽媽在中共大使館前的十年堅守

http://hk.aboluowang.com/2018/0921/1177406.html

10月25日,林媽媽給中共駐泰國領館的負責人呂健寫了一封真相信,祝願他能唾棄中共,棄惡從善,選擇美好未來。信件已經投遞給了中共駐泰國的各處領館。下面是信件正文:

 

呂健先生:

    您好!

您應該見過我,我就是每天在中領館馬路對面打橫幅、靜坐、和平抗議的那位老太太。我名叫林蔡招珠(泰文名chariya·dipdiajawong),今年將近八十歲了。

我自2003年起,開始到拉差達路中領館馬路對面和平抗議,抗議中共這多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致使數百萬中國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被迫害致死、致殘,甚至被活摘器官,以及中共在全球範圍內對法輪功的栽贓誣陷與造謠抹黑,這些事實您可能都知道。

但中共不僅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而且將這迫害的黑手伸向全世界,如採用經濟脅迫、利益收買等手段迫使泰國移民局抓捕在此申請難民的大陸法輪功學員。

2008年2月,在中領館的操縱脅迫下,泰國移民局抓捕了22名在此申請難民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當時就從我的身邊將我的同修抓走,令我心如刀割、悲慟不已。本來從2003年到2008年,這五年多的時間,我是每周一天,堅持到中領館對面和平抗議。但從我的同修被抓的這天開始,我就決定以後每天都堅持到中領館對面和平抗議,以平和、善良的方式,制止中共的罪惡,制止中共利用你們來犯罪,這一堅持又是十年。

我們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來,冒着被迫害致死的生命危險,放棄享樂與原本安逸的生活,承受着無法想像的苦難,講清真相、制止中共作惡,您可能無法理解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們沒有拿任何個人或組織的一分錢,您應該也都知道。相反,我們還要省吃儉用,自己掏腰包來製作大量真相材料,自己掏路費去四處講真相、救被中共欺騙的世人。

我今年近八十歲了,我的子女全部成家立業,個個都事業有成,也都很孝順。我本人家庭條件也很優裕,本該是在家中享清福,享受天倫之樂的好日子。但我每天凌晨四五點鐘就起床,準備好一天的乾糧和真相材料,拖着行李箱,乘坐一兩個小時的車,來到中領館對面,直到下午你們都下班後,我還在這裡。

十幾年了,你們中領館裏的工作人員可能換了一波又一波,而我一直都在這裡,一直都站在你們馬路的對面。或許你們走出辦公室,走出守衛森然的領館大門,一抬頭就能看到我,不管風吹日晒,還是狂風暴雨,我都在這裡,沒有缺崗。

之所以動筆給您寫這封信,是因為我們經常在這條街上抬頭不見低頭見,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不能不說是一種緣份。不論是什麼原因促成這段緣分,中國有句話叫“化緣”,善緣也好怨緣也罷,最後總要化開的,而我也希望通過這封信化解這段緣份。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這裡堅守着我內心的善念與信仰。

我的堅守是出於對善良、美好的渴望,哪怕現實中面對着無數的苦難和殘酷考驗:面對着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的風吹日晒、狂風暴雨;面對着你們僱傭黑社會人員的一次次持刀搶奪我的橫幅、威脅辱罵,甚至兩次暗殺我;面對着長年累月的辛苦奔波與疲累……我已堅持了十多年,而且我還會一直堅持下去。我總是堅信善良、正義、美好最終能改變世界、改變一切。而您們的所謂“堅守”,我多少也能了解一些,因為那是您的工作,因為那是來自您上面的命令,而您在這樣“堅守”時,或者不加思索,或者無可奈何。

但是執行“上頭的命令”,“公務在身”,這些理由真的可以作為尚方寶劍、作為您的護身符嗎?遠的不說,只說眼前,目前中共一批批高官倒台,您知道他們的共性是什麼嗎?不是搞貪污,不是養情婦,他們冥冥中最根本的共性是積極執行他們的老上級江澤民的命令,去不計後果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從薄熙來,李東生,蘇榮,谷俊山,徐才厚,周永康,郭伯雄,令計劃,孫政才……哪一個不是如此呢,再接下來就會是羅幹,江澤民。

薄熙來從一個小小市長一躍成為省長,省委書記,完全是因其於1999年,第一個在地方上響應“上級命令”,迫害法輪功。當年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上百萬人有去無回,失蹤了,他們被送去了東北秘密關押,成為第一批被活摘器官的供體,上演了這個星球上最慘絕人寰的一幕,而這個創意,正是薄熙來第一個想出來,並第一個付諸實現的。他的上級,江澤民,對他刮目相看。所以,當報應開始時,薄熙來必然會成為第一個入住秦城監獄的人,而且這只是開始。

周永康從公安部長,到政法委書記,到政治局常委,實權大過胡溫,堪稱第二權力中央。這一切都是靠積極執行上級命令,迫害法輪功換來的,而今,昔日政法王,不可一世的周永康不僅一人下獄,還要禍及全族,這不是報應是什麼呢?

李東生,從一個媒體人,進入公安系統,一路都是靠迫害法輪功。他在央視時,參與策划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抹黑法輪功,得到重用後,進入公安口,不僅當上了迫害專職機構610辦公室頭子,最後官至公安部副部長。但是李東生在被宣布落馬時,您應該注意到了,布告中列出他的職位時,並沒有把公案部長放在第一位,而是把610辦公室主任的頭銜放在第一位。相信您對中共應該比我更清楚,610這個見不得人的機構,中共對外一向避開不提,而這次拋出李東生時,居然把這個莫名其妙的沒有級別卻極有實權的見不得人的頭銜放在第一個,這不正是在提醒人們,李東生的最大惡行是迫害法輪功嗎?從你們搞政治的視角出發,想想看,中共這種“你懂的”的方式,在對外釋放什麼信號?

蘇榮,副國級老虎,早年因積極迫害法輪功被在海外起訴。特別是2004年蘇榮跟吳邦國出訪非洲時,接到贊比亞高院的傳票,接到傳票時是在10月29號,開庭時間是11月8號,結果蘇榮偷越池榮迪邊境(Chirundy Border),到津巴布韋,再潛逃到南非,11月15號才逃回中國。這則醜聞您一定比我知道更清楚。如今蘇榮逃過了贊比亞的起訴,卻沒逃過中共自己的監獄。

徐才厚,官至中央軍委副主席,卻免不了在膀胱癌晚期時被抬進秦城監獄的下場。我們知道他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被稱為是江澤民的“軍中最愛”。可是江澤民為什麼“愛”他呢,就是因為他積極迫害法輪功。在徐才厚的治下,您知道中共軍隊里發生了什麼嗎?整個軍隊系統勾結公、檢、法、司、醫院系統、器官黑中介,形成了一張遍布全國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魔鬼網絡!軍隊總後勤部成為活摘核心機構,軍事設施和戰備工程成為關押器官活供體(法輪功學員們)的集中營,各地大軍醫院成為活摘器官操刀人……徐才厚有今天,不是報應是什麼呢?

●順便還要提一下谷俊山,他是軍中第一個倒台的高官,也是軍隊大清洗的突破口,他的貪腐雖然只是軍隊現狀的冰山一角,但足以讓外界震驚至極。可是這些錢也不過就是十年一覺揚州夢,地獄才是谷俊山永遠要面對的現實,這不正是他做為活摘器官核心機構——總後勤部副部長的現世報應嗎?

當然,可能從政治的角度講,您會認為這是中共內鬥所至,但是在我看來,天理和人理從上到下是貫穿統一的,老天爺要報應惡人的時候,也會符合人的理,符合人類社會的狀態,可以是權斗的形式,可以是疾病的形式,可以是意外事故的形式,而形式之上,是來自冥冥中的報應。

這些中共高層的迫害者們尚且不免於被以“內鬥”的形式遭到報應,那些地方各級的作惡者們更不會免於在“內鬥”中被報應。從2014年以來,中共地方各級的政法委官員,自殺的、“雙規”的、被逮捕的人員不計其數;各地“610辦公室”不法人員暴病而死,車禍而死,中毒而死的駭聞連連曝出,“610辦公室”簡直成了死亡職位(真實惡報事例略整理一二,詳見附件),在這些眼睜睜的事實面前,我們不應該深深思考一下嗎?

這些人,在參與迫害時,哪一個不是在執行上級命令呢?哪一個不是因公務在身呢?但這些理由只是共產黨利用您時的假話!當年文革時,那些幹得最賣力的,最聽從命令的警察,在文革一結束就被押送至雲南秘密槍斃,成了替罪羊,一次性槍斃了八百多個。這是共產黨的一貫手段,它從來都是“偉大、光榮、正確”的,犯錯誤的,永遠都是聽從它命令的替罪羊!所以共產黨每一次事件,都必定有一批犧牲品,為它頂罪,這在短短六十多年的共產黨歷史中,已有太多教訓了,希望你們能為自己作出明智選擇。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這是天理,這是我們的老祖宗一輩一輩傳下來的話。我們都是炎黃子孫、華夏兒女,您是相信天理,相信祖宗,還是相信共產黨?老天爺要報應惡人的時候,會因為你是執行公務就放你一馬嗎?這也就是為什麼納粹戰犯們都是因為執行公務而被審判,文革結束,執行公務而殺人的最基層的公檢法人員被上級踢出來頂罪,槍斃……不要再相信共產黨對您的欺騙,不要再被它利用,因為我們都是中國人,我們是真正的炎黃子孫,不是馬列子孫,得認清我們真正的根。我們中華民族已存在有五千多年,而共產黨只有短短的六十多年,共產黨說它是中國人的母親,誰才是我們真正的母親?共產黨只是從西方傳來的魔鬼幽靈,它綁架了中國,寄生於中華民族,迫害着所有的中國人。我們要做一個明智的中華兒女,認祖歸宗,而不能認賊作父,為虎作倀。法輪功被中共殘酷迫害,而您被中共欺騙、利用,利用完之後再給它頂罪,這不是一種更加可悲的迫害嗎?

目前全世界都在唾棄共產黨,都在認清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的政權,中共體制已在內憂外患中搖搖欲墜,大量中共高官都秘密作好了“沉船計劃”。您也得為自己打算啊,真的不能再為它賣命了。目前大量的中國民眾都在紛紛覺醒,大紀元的退黨中心,現在已有三億多中國人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希望您也能像中共駐澳洲大使陳用林先生一樣,作出明智選擇。

如果您認為您現在拿着共產黨的錢,在這個職位上無可奈何,不得不這麼做,那麼我可以再給您講一些小故事。我聽說在中國,有很多明白真相的公檢法人員,在接到“上級命令”時,能夠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比如我所了解到的一位公安人員接到命令去法輪功學員家抄家,他提前打電話問法輪功學員在不在家,用這種方式暗示對方把書和資料藏起來,之後才去“抄家”。這樣他既交了差,也沒有繼續做惡。當年東德的士兵接受上級的命令負責把守柏林牆,看到逃往西德的人就開槍,有的士兵則會故意把槍口抬高一寸,沒有擊中。其實,不要以為人做了什麼沒人知道,老天爺在洞察一切,做了好事的人,就一定有好報,這些例子太多了,就不多說了。

在大陸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向公安人員勸善,結果被綁架,被抓捕,甚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其實您想一想,會有人冒着生命危險去跟您說一句假話嗎?他們除了為了救您,幫您,告訴您是非善惡,還能有什麼別的目的呢?而我今天寫這封信給您,我對您一無所求,我只是真心的希望您,還有您的家人都能有美好的未來。

 

林蔡招珠

2018年10月25日

 

附件:中共死亡職位「610 惡報驚心

 中共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610辦公室」,自1999年6月10日成立以來其成員屢屢死於非命,近年來死亡案例尤為頻繁,因此「610」有死亡職位之稱。

●甘肅省寧縣「610辦公室」主任孟兆慶,2011年12月23日上午11時,乘坐寧縣法院一輛麵包警車,在高速路上行駛時鑽入一拖車前底部,油箱頓時起火,並引燃大車,火借風勢,瞬間吞噬兩輛車。孟兆慶當場死亡。

●原甘肅省慶陽市政法委書記、「610」主任劉五慶,在飽受癌症的痛苦後,死於2006年8月。

●甘肅省慶陽縣「610」主任門懿鏡、白維權,於2003年1月8日外出做迫害法輪功的強制「轉化」時翻車,雙雙身亡。

● 2004年11月8日,吉林省梅河口市「610」主任王福年和「610」成員周某、劉鵬等去抓捕法輪功學員。途中車翻入橋下,王福年、劉、周三人當場身亡,另一人受傷住院。

●蘆鶴鳴是陝西漢中市委辦公室副秘書長、漢中市「610」主任。2013年3月23日,蘆鶴鳴帶上女兒、女婿、小外孫和秘書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車外出,行至西漢高速公路佛坪縣境內隧道時,被兩輛大貨車夾撞,瞬間車被擠撞變形,車上四人慘死。

● 2010年5月30日,河北滄州市鹽山縣「610」主任孫保元駕駛汽車與一輛貨車相撞,孫保元撇下妻兒撒手人寰,年僅44歲。

●原湖北黃岡市委副秘書長兼第一任「610辦公室」主任張石明,2005年2月13日突發心肌梗塞身亡,年僅48歲。黃岡市第二任「610辦公室」主任王克武,上任第二年就患了肝癌,也於2005年清明節的前三天死亡。

●江西省公安廳副廳長丁鑫發,專職迫害法輪功,於2007年被判無期徒刑。「610」主任徐小剛,被判17年徒刑。九江市的「610」主任彭金生於2002年去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路上,遇車禍身亡。九江縣的第一任「610」主任李建華於2007年底暴病身亡。

● 2012年7月7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610」主任李佳明,在和妻子去超市途中,突發心肌梗塞死亡,結束了49歲的生命。

●於躍進,山東省萊陽市公安局「610」辦公室主任,人稱「於局」。2011年4月20日,於躍進剛剛內退,突發腦溢血死亡,時年54歲。2008年7月25日,於躍進的妻子姜麗娜遭遇車禍身亡,血肉模糊,難以辨認。2010年,於躍進結識了一名比他年輕許多的女子,不料剛結婚就遭報斃命。

● 2012年2月,山東棲霞市「610」副主任劉維東因結腸癌擴散,最終搶救無效,在棲霞市人民醫院痛苦地死去,死時50歲左右。

●山東棲霞市「610」成員李增光2004年死於胰腺癌;山東龍口市「610」副主任馬衍會2007年患直腸癌;海陽市「610」副主任徐東升惡報殃及家人,妻子患乳腺癌,兒子在車禍中喪生;山東招遠市原「610」副主任宋書芹在2009年11月遭遇特大車禍。

●內蒙古牙克石市「610」主任李群死於癌症,繼任不久的林海清也得了絕症。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原政法委書記田立軍、副書記兼「610」主任李長青,積极參与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兩人相繼患癌症。李長青於2007年7月22日患癌症死亡,時年50來歲。田立軍也因癌症而死。之後繼任的政法委書記潘影也患癌症。

●王志傑,原黑龍江省綏化市公安局政委、綏化市「610」主任。2009年4月14日綏化市公安局政委「610」主任王志傑患癌症死亡。

●黑龍江省海林市原政法委書記崔義文主要「610」專責迫害法輪功,參與多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最終遭惡報溺水而死。

●原雲南省「610」主要成員楊興源,2008年遭惡報突然患病死亡;紅河州政法委書記袁壽祥患肝癌去世;僅紅河州建水縣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從「610」人員到公安國保就有十多人遭惡報:建水縣「610」主任彭中發患癌症遭報死亡。

●「父親去年癱瘓,母今年又雙目失明」,這是湖南省「610」副巡視員江勇忠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給自己的雙親帶來的災禍。

●海南省定安縣「610」主任王忠俊曾叫嚷:「你們說報應,報應在哪?我抓了你們不少人,我還是瀟瀟洒灑、白白胖胖,沒看到有報應。」此言不出一個月,他的獨子在廣州因液化氣泄漏中毒身亡,2004年5月8日,他的妻子跳井自殺身亡。

「610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集團於1999年6月10日為迫害法輪功所成立的,其遍布中共中央到地方,是類似於德國納粹蓋世太保的非法組織。各地「610」成員操縱中共「公、檢、法」迫害法輪功學員,還以「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設洗腦班,劫持當地法輪功學員和在勞教所、監獄被非法關押期滿的法輪功學員。近年來「610」成員屢屢死於非命,大陸民眾稱這是其作惡多端、遭惡報的結果,「610」儼然已成為人們眼中的死亡職位。

以上僅是搜索明慧網近期文章所得的案例,仍有大量的明慧網案例限於篇幅未收錄。而由於中共封鎖消息,明慧網報導的案例也僅僅是實際發生案例的冰山一角,還有大量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法官等等政法系統的人員得惡報的事例,如:

●任長霞,女,四十歲,登封市公安局長,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曾一次綁架陷害登封市和鄭州市的四名法輪功學員,並勾結檢察院、法院將四人非法判刑五年,劫持進新鄉女子監獄。惡有惡報,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四十歲的任長霞所乘坐轎車與大貨車相撞,車內其他人,包括司機都安然無恙,而坐在最安全位置的任長霞卻被當場撞死。任長霞死後三天都閉不上眼。當地很多老百姓講,那是有人找她討命。其妹跟人說:“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的相信了!”不僅如此,任長霞的丈夫衛春曉,在其妻離奇車禍斃命的四年後,突發腦溢血而亡,死時四十五歲。曾被中共當局大肆渲染的任長霞,其家現今僅留下孩子一人。

 像這樣的惡報實事數不勝數,迫害的這些年來,光明慧網發佈確認的,有名有姓的惡報事例,就有數以萬計,還有更多沒被發佈確認的,你們可以上明慧網搜索一下,也可以根據姓名地址,自己確認真實性,篇幅有限,不再詳舉。

另附:迫害法輪功遭報的138名國級省部級高官

請打開鏈接觀看: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20/n9866018.htm

泰國移民局這麼多年來,在中共駐泰國領館的脅迫下,多次抓捕在泰國申請聯合國庇護的大陸法輪功學員。

詳見阿波羅網報導:

突發!泰國抓捕5名中國法輪功學員 4年抓35 有民運人士坐牢慘死

http://hk.aboluowang.com/2018/0401/1093344.html

泰國大皇宮每天200多人三退 中共恐懼再施壓抓捕 上次被抓5人前途未卜

http://hk.aboluowang.com/2018/0414/1099548.html

父親被活摘器官 母親被判刑八年 兒子在泰國被抓

http://hk.aboluowang.com/2018/0701/1137378.html

澳洲公民呼籲泰國總理關注法輪功學員被抓事件

http://hk.aboluowang.com/2018/1019/1191267.html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