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勾結日寇的全程實施者袁殊 黨媒沒變臉 媚日「共榮共存」的前世今生

早在1939年11月,中共袁殊受命在上海、東京各大報刊上同時刊登了一篇題目為《興亞建國論》(用筆名「嚴軍光」),文章中大肆宣傳「中日親善」的言論。日本在華特務頭子岩井英一十分滿意,委派袁殊成立「興亞建國運動」組織,並任總幹事。 他用「嚴軍光」的假名發表了「興亞建國運動」宣言和不少文章,大肆宣傳「中日和平」、「共存共榮」,還號召亞洲各國要在日本領導下建設「大東亞共榮圈」。它的活動很受日本讚賞,甚至還讓袁殊主持岩井公館的情報工作。

潘漢年和袁殊

【 阿波羅網 李廣松 編者按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訪問中國大陸,黨媒《環球時報》高調地在社評中使用了中日兩國“共榮共存”的字眼來報道,令每天看慣抗日神劇,深陷仇日情結無法自拔的中國民眾轉不過彎來,以為黨媒變臉了。

其實“共榮共存”就是中共宣導的,早在1939年11月,袁殊受命在上海、東京各大報刊上同時刊登了一篇題目為《興亞建國論》(用筆名“嚴軍光”),文章中大肆宣傳“中日親善”的言論。日本在華特務頭子岩井英一十分滿意,委派袁殊成立“興亞建國運動”組織,並任總幹事。

他用“嚴軍光”的假名發表了“興亞建國運動”宣言和不少文章,大肆宣傳“中日和平”、“共存共榮”,還號召亞洲各國要在日本領導下建設“大東亞共榮圈”。它的活動很受日本讚賞,甚至還讓袁殊主持岩井公館的情報工作。】

目錄

1.袁殊幫助日寇鎮壓抗日報人

2袁殊參與中共與日寇的和平談判

3袁殊宣導“共榮共存”,主持“岩井公館”內幕

4袁殊死後“榮葬”八寶山

袁殊又名袁學藝、袁軍光,曾化名曾達齋,他是“五方特務”(中共、共產國際、國民黨中統、軍統和日寇),但歸根結底是共產黨情報人員,是中共勾結日寇破壞抗戰的重要人物之一。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大功。

1931年10月,袁殊經潘漢年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開始參加中共情報系統的工作。

1932年春,袁殊通過關係,打入了中統局,軍統局,後成為日本的情報人員,又加入了青洪幫。上海淪陷後,通過與日本合作,搜集情報。

1袁殊幫助日寇鎮壓抗日報人

據知情的老報人顧雪雍回憶:抗戰開始後江浙等省淪陷,上海的外國租界成為被日軍包圍的“孤島”,堅持留守上海的國共兩黨抗日報人,為抵制日寇新聞檢查的要求,紛紛聘請外國人當掛名老闆,出現了10多家“洋商報”。國民黨方面有申報、新聞報、大美晚報、正言報、大中通訊社等,民辦的文匯報,中共方面的導報、譯報,它們大量刊登抗日新聞和言論,大大鼓舞了上海和淪陷區人民的抗日意志。

氣急敗壞的汪偽日寇決定用恐怖手段來對付抗日報刊和報人,於是派出大批特務身掛手槍手榴彈,公然白日行兇,暗殺和綁架抗日報人,爆炸抗日報社,槍聲炸彈聲幾乎天天不絕於耳,先後有近40位報紙總編輯、經理、主筆、記者、編輯遭到殺害和綁架,大多數報社遭炸彈襲擊,恐怖氣氛瀰漫上海。後來人們發現,遭難的報人全是國民黨報紙的人,被炸的報社也都是國民黨方面的報社,而中共的報社和報人卻都安然無恙,此事據說是袁殊所為,作為中共黨員的袁殊,為實現黨性而不惜泯滅人性,殘害抗日的昔日的朋友們,這充分反映了中共的黨性要求是多麼殘忍和惡毒!同時也說明,儘管毛澤東這時在高唱抗日論調,他卻已在指使潘漢年和袁殊等在暗中進行破壞抗戰的勾當了。

2袁殊參與中共與日寇的和平談判

抗戰開始後,毛澤東深感與日軍作戰只會吃虧消耗實力,難以實現推翻國民政府而統治天下的夢想,制定了“聯日反蔣”的謀略。1941年他緻密電給新四軍政委饒漱石:“望派人代表我與日汪商談‘聯日反蔣’,並立即停止部隊與日軍的戰爭行動”(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明的回憶錄)。饒把這個任務交給情報部長潘漢年,潘隨即赴上海“岩井公館”找他的搭檔袁殊,再會見日本特務頭子岩井,然後他們三人再去見日寇派駐中國的最高特務機關“梅機關”首腦影佐幀昭少將。岩井和影佐早就與潘漢年有“交換情報”的親密關係,互相熟悉,現在知道潘已不是一般情報員而是“毛澤東特使”,就優禮有加(給他特別通行證,讓他以“胡越明”假名按月在“岩井公館”領取大量活動費,在最高檔的滙中飯店開了房間給他居住),在舉辦歡迎盛宴後會談3天,達成了重要默契,寫了會談紀要,主要內容是:日軍與中共部隊停止一切軍事行動,互相和平共處;中共負責保護鐵路交通安全,不得破壞;中共可到日佔區採購戰略物資;對中共開放長江封鎖線,中共人員物資可順利在長江兩岸通行等。這些默契使雙方獲得極大好處:日寇不再受中共部隊威脅,得以抽調大量兵力通過鐵路進攻僻處西南的國軍和東南亞盟國軍隊;中共則不再擔心日寇掃蕩,開始在日佔區後方攻佔所有國民黨抗日地盤,使中共大大擴張了地盤和軍力,為後來推翻國民黨政府奠定了基礎。

3袁殊主持“岩井公館”內幕

日本在華特務頭子 岩井英一

1939年11月,在上海、東京各大報刊上同時刊登了一篇署名嚴軍光的文章,題目為《興亞建國論》,文章中大肆宣傳“中日親善”的言論,這個“嚴軍光”就是袁殊。

岩井英一對這篇文章十分滿意,他委派袁殊成立“興亞建國運動”組織,甚至還讓袁殊主持岩井公館的情報工作。

以岩井英一的姓氏命名的“岩井公館”,是上海最大的公開的日本特務機關。“岩井公館”有四幢獨立的小樓,令人奇怪的是,卻讓中共黨員袁殊、惲逸群、翁從六(周恩來,李克農點名安排的)當領導,它有幾百個工作人員也全是中國人,沒有一個日本人,這是什麼原因?

因為“岩井公館”實際是中共與日寇合作創辦的特務情報機構,是中共設在日佔區的代表處辦事處和特務機構,中共出人及管理,日本及汪偽出錢。各取所需,但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摧毀民國政府、民國軍隊和情報人員。

經中共研究批准,成立親日的“興亞建國運動”組織,地點設在上海閘北寶山路938號的“岩井公館”,主要人選均由潘漢年經中共同意幕後選派:主任陳孚木是潘通過何香凝出面請來的統戰人士,副主任由袁殊(化名嚴軍光)擔任,協助袁殊總攬人事、財務大權的翁從六(化名翁永清)、負責新聞出版編譯工作的惲逸群(化名惲介生)、魯風(化名劉祖澄)、秘書周靜(化名唐塤)、電台負責人劉人壽(化名楊靜遠)等均是中共地下黨員)。

潘漢年作為中共代表,經常往來於延安、淮南和上海,通過秘密電台或直接指揮袁殊。日寇明知袁、惲、翁三人是中共黨員,為什麼還會如此重用?原因是毛澤東既然“聯日反蔣”,中共打擊國民黨抗日情報人員又准又狠,日本人更把袁作為取代汪精衛的備胎。日寇的意圖是,先與中共聯合消滅堅決抗日的國民黨政府,然後再作圖謀,因此才把中共人員當作自己人,支持他們積極開展的賣國活動。

對於與日偽機關合作,中共解釋說是為了收集日本秘密情報,為八路軍和新四軍與日軍作戰發揮了作用。但是岩井英一的回憶錄《回想的上海》中說,“事實完全相反,是中共特務把通過國共合作得到的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軍隊的情報提供給日方,目的存在弱化國民黨的意圖”。

“岩井公館”所有辦公室都掛着袁殊手書的“忠誠”兩字標牌,忠誠於日寇嗎?忠誠於中共嗎?其實心照不宣,反正是一樣的。

其中一幢小樓是“興亞建國運動本部”,袁殊任總幹事,他用“嚴軍光”的假名發表了“興亞建國運動”宣言和不少文章,大肆宣傳“中日和平”、“共存共榮”,還號召亞洲各國要在日本領導下建設“大東亞共榮圈”。它的活動很受日寇讚賞,日外務省邀請袁組織代表團赴日訪問,受到日方隆重接待。其實這個“興亞建國運動”還有一個隱秘的目的,就是與汪精衛一派唱對台戲,因為日寇雖利用汪精衛,又擔心汪派勢力坐大,難以控制,才設立“興亞建國運動”為其對立面,對汪派進行監視和壓制、“以華制華”,必要時廢掉汪精衛而扶植袁殊或別人代替之。

還有一幢小樓是幾十名武裝特務的駐地,他們是袁殊用來自衛和抗衡汪精衛勢力的。

有一幢小樓的頂層設着秘密電台。中共派駐香港重慶的特務,把國民黨和英美的情報發往延安,由延安發到“岩井公館”再轉送給日寇,並把潘漢年、袁殊、惲逸群收集的情報,發往延安和蘇北新四軍。這個電台的工作人員都是從延安派來的黨員,十分可靠。這個電台除袁、惲、翁三人外,任何人不能進去,對外也是絕對保密的。袁通過這個電台,為中共提供了不少重要的戰略情報,如:德國即將進攻蘇聯;日寇決定放棄北進攻蘇聯的計劃,而改為南進攻英美;日偽的兵力部署、內部情況及掃蕩計劃……這些情報中,有一些受蘇聯和延安的表揚,有的則為新四軍擺脫被圍剿的危局。

袁殊的種種努力,深受日寇讚賞,於是安排他在汪偽政府中擔任許多重要職務,如清鄉政工團團長、教育廳長、宣傳部長、保安司令等,他成為僅次於汪精衛的大漢奸。

“岩井公館”對中共的幫助是很大的。中共要員赴上海,上海地下黨領導赴蘇北,過長江封鎖線時都得到袁派人保護。對中共在經濟上也有很大幫助。如夏衍在桂林創辦《救亡日報》面臨經濟困難,“岩井公館”立即撥巨款去資助;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後,“岩井公館”派人出錢,把大批左翼和中共人員安全撤退到上海和新四軍地區去;上海地下黨經費困難,有時也得到資助……因袁惲翁對日有功,日寇極為慷慨。1945年抗戰勝利,“岩井公館”解散,袁惲翁三人把“岩井公館”的所有土地房屋金銀證券物資等價值約一億多元(如今的幾十億)全部交給中共,用來在上海開辦了一家小銀行,為中共內戰提供資金。所以說,“岩井公館”又是中共的小金庫和輸血管!

抗戰勝利,大家都知道袁殊是大漢奸,袁自知在國統區呆不下去,袁殊就帶了一船槍械去蘇北新四軍那兒。袁殊在中共佔領區成為李克農情報部門人員,從此他又改名曾達齋,在日本軍人僑民中選聘專業人員為解放軍服務。惲逸群和翁從六也撤往蘇北,惲接替范長江任華中《新華日報》社長,他們又都變臉為中共高級幹部了。

1949年,袁殊被李克農調到中央情報部門,負責日美動向的調研工作。

4袁殊死後“榮葬”八寶山

1955年因“潘漢年案”牽連,袁判刑12年,惲逸群判刑10年,文革中又都加刑和管制勞動,潘漢年病死在湖南勞改茶場,袁殊坐牢20多年才釋放,與潘和袁有關係的2千人受牽連,或入獄或管制。為什麼潘和袁這樣的中共大功臣反成了大罪犯呢?原因不難明白:潘漢年和袁掌握了毛澤東勾結日寇破壞抗戰的賣國罪證,如果泄密,毛將作為漢奸賣國賊而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毛為了維護他虛假的名聲,就狠心地把他們長期關押滅口噤聲,惲逸群出獄時判決書被收繳,還警告他今後不準向任何人講案情),這正是毛一貫殺功臣的陰險惡毒作風。

袁殊和潘漢年、惲逸群,都是為毛澤東“聯日反蔣”的賣國行為充當馬前卒,而成為毛的替罪羊和犧牲品的!

袁殊1980年回到北京。八十年代中共要給袁殊平反,許多人(包括原中共地下黨員)上書中共中央反對,說他是真漢奸。其實這些低階人士不了解內情,袁殊和潘漢年等人的賣國行為完全是在中共高層的指示下作的,故1982年恢復了名譽和黨籍,批准他從國家安全部離休。1987年死後“榮葬”八寶山。

參考文獻:

顧雪雍:我所知道的中共“五方特務”袁殊,《華夏文摘》,2012年04月04日

歷史上的真實偽裝者袁殊:擁有五重間諜身份,北京日報,2015年12月30日

五重身份王牌特工袁殊(圖),凱迪社區,2017.01.1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