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中宣部見港媒高層:港媒集體刪改報道引發自我審查的憂慮

約20名香港媒體高層周二(16日)在北京與中共中宣部部長黃坤明會談,訪京團團長、星島集團行政總裁蕭世和在會後對媒體說,黃坤明在會上提到“希望香港媒體不要成為干擾大陸政治的基地”。

一些在香港媒體工作的消息人士表示,由於蕭世和的發言,與會上高層所聽到的內容不符,所以修改有關報道,但這些媒體沒有分別澄清改稿原因,出現罕有集體改稿的現象。

有學者認為,中宣部“理論上不管港澳”,但今次中宣部直接與香港媒體高層長談、集中給予意見,有別於過往的禮節性拜訪,是“不正常”的情況,有可能是想加大力度影響香港媒體,質疑是希望港媒走向“黨媒姓黨”的方向。

事件經過

據中共官方新華社報道,黃坤明16日在人民大會堂會見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團,黃坤明說,希望香港新聞界“積極反映國家發展為香港帶來的機遇,為深化香港同大陸的交流合作、促進香港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營造良好氛圍”。

會後,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團團長蕭世和接受多家香港電子媒體訪問,他引述黃坤明在會上指,“希望香港媒體不要成為干擾大陸政治的基地”,香港實行的“一國兩制”,是在“一國的原則下才生出兩制”。

蕭世和指,代表團在會上提出了香港媒體採訪遇到的困難,黃坤明在會上“即場有指示”,稱可以提供多些專家,讓港媒深入報道內容。據蕭世和透露,會議沒有提及“港獨”,黃坤明則講到大灣區發展。

由於蕭世和發言為直播內容,多家媒體立刻撰寫報道,但後來,媒體又集體把報道修改,例如商業電台網上即時新聞把內容修改,《信報》及《經濟日報》的報道亦沒有再提這句話,而有線電視亦刪除了Facebook直播片段。

有關媒體並沒有就修改報道作澄清。在公眾假期日無法得到有關媒體的官方回應。

香港《蘋果日報》起初引述不具名消息人士說,是中聯辦官員認為有關言論是“內部言論”,“不應公開”,但外界關注香港媒體是否集體被施壓。

據三名在不同媒體工作的消息人士表示,與會者在會上並沒有聽到“香港媒體干預大陸政治基地”的講法,又或是引述的字眼有偏差,所以修改或刪除報道。

香港記者協會認為事件“極不尋常”,記協聲明說,由於片段已直播、報道已發出,公眾有理由相信內容是事實,但傳媒後來則去部分內容,直播片段亦下架,會令公眾感困惑,擔心傳媒自我審查,促請訪京團澄清以釋公眾疑慮。

蕭世和其後向《南華早報》表示,不清楚為何有關報道會被抽起,但他承認會議開始時已有共識,內容不作採訪之用。而他在鏡頭前接受記者訪問後,有與會者對他所引說話的準確性提出質疑,後來他翻查筆記,澄清黃坤明的原文應為“一國兩制下,要防止外部勢力把香港變成對大陸進行干預破壞的基地”,不針對任何香港個別事件。蕭世和旗下的《星島日報》也有刊登這句講話。

這個說法與原本那句有較大差異,關鍵是有沒有“媒體”兩個字,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如果黃坤明說的是“香港‘媒體’不要成為干擾大陸政治的基地”,便更值得關注,因為那將是中方首個明確給予香港媒體直接指示,可能會影響香港的新聞工作,因為好多針對大陸批判的報道,也很容易被解讀成“干擾大陸政治”。

但如果是“防止外部勢力把香港變成對大陸進行干預破壞的基地”,則是中方一貫對香港的口徑,通常這種講法是泛指香港,而非特定行業。

港媒高層見官員的含義

事件的源起可能是個人引述之誤,不一定與中方施壓有關,但引發這場小風波的背後,則是香港對新聞自由被削弱的恐懼。

浸大講師呂秉權認為,按專業做法,媒體有責任求證,如果受訪者發表有誤的言論,傳媒及其高層應該作出澄清,不應該讓外界感覺香港媒體好像大陸般,會出現集體刪稿、改稿。

呂秉權分析指,中宣部主要負責管理黨內意識形態的工作,“理論上不管港澳”,但此次中宣部直接與香港媒體高層長談、集中給予意見,有別於過往的禮節性拜訪,是“不正常”的情況。他懷疑,中宣部有意成為港媒的直接對口單位,有可能是想加大力度影響香港媒體,並希望港媒走向“黨媒姓黨”的方向。

香港媒體與大陸媒體不一樣,在編採上有較大的自由度,但近期英國《金融時報》亞洲總編輯馬凱,疑因在外國記者會邀請“港獨”組織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而令其工作簽證被香港當局拒絕,令外界憂慮香港的新聞自由被削弱。

而根據香港記者協會2017年的調查,香港35%的主流媒體由中共政府控制或中資入股,擔心“江山一片紅”之後,越來越難去維持獨立專業聲音,加劇自我審查的問題。

呂秉權預料,未來大陸對香港媒體的影響會愈來愈大,或會更常見到大陸用不同的政治及經濟手段,去應對境外媒體,希望令這些媒體“收聲並專心唱好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