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長春長生生產黑心疫苗被罰近百億 受害家庭不滿賠償方案

2018年10月17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及吉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公告指,對吉林長春長生生物公司作出行政處罰。(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網站截圖)

吉林省長春長生生物公司因問題疫苗事故,被國家葯監局及吉林省食葯監局作出多項行政處罰,包括罰款總金額達91億元,並向受害者及家屬提供金錢賠償,有疫苗受害孩童家長認為,賠償金額太少,無法彌補受害孩童及家屬所蒙受的損失。(劉少風報道)

吉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周二(16日)公布,吊銷長春市長生生物科技公司的《藥品生產許可證》,沒收違法生產的疫苗及所得的18.9億元,處以違法生產、銷售貨值金額三倍罰款共72.1億元,總計沒收款項及罰款合共91億元。涉案長春長生董事長高俊芳等14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及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被罰不得從事藥品生產經營活動。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周二亦宣布,撤銷長生生物公司瘋狗症疫苗藥品批准證明文件、撤銷涉案產品的簽發合格證,以及罰款1203萬元。當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指出,長生生物涉及8項違法事實,其中包括以虛假資料騙取產品合格證及銷毀證據等。

據吉林省政府的公告指,長生生物要向受害者及其家屬提供三類賠償,包括分別向一般殘疾、重度殘疾或癱瘓者,一次性賠償20萬及50萬元,導致死亡則賠償65萬元。

山東省濟南市的疫苗受害孩童家長王世峽周三(17日)對本台指,她未收到當局所指的賠償,但對她來說,罰款及賠償金額只是一個數字,未能實際幫助到受害兒童及家屬。

王世峽說:沒有啊,這些錢(賠償金)不都入了國庫了,給了國家了,哪有給這些家庭和孩子?對我們來說,(罰款)90億隻是一個數字而已,這些孩子看不起病還是看不起病,家庭沒法生活還是沒法生活。這些錢給誰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賠償我們也不知道,有的是賠二、三十萬,我們到現在(醫治孩子)都花一百多萬了。

王世峽指,疫苗廠商及有關人士沒有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當局亦沒有妥善處理問題疫苗所帶來的後續問題。

王世峽說:不管是政府還是廠家,我覺得誰也給不了我健康的孩子了,我還是希望這個政府妥善處理孩子的事情,以後能(給這些孩子)看上病,不能在家等死吧。

另一位疫苗受害孩童家長董小姐認為,賠償金額太少,無法彌補受害孩童及家屬所蒙受的損失。

董小姐說:六十萬,如果在北京的話,就一年多一點的康復費用吧,還有這一輩子的生活、後期的保障,那怎麼弄呢?所以我覺得這個醫療上面,醫療費用得保證給這些受害家庭、孩子,至少能夠看到一點希望,如果康復(治療)都斷的話,孩子有的不能走,不會說,那怎麼辦?

董小姐認為,當局所提出的賠償方法只有短期作用,是治標不治本,認為有關部門要為孩子日後的醫療、生活及就業進行補助。

長春長生於今年7月被查出狂犬病疫苗生產紀錄造假,其後事件擴大,其他多種疫苗亦被揭發紀錄造假。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至8月處分40多名官員,其中吉林省副省長金育輝被免職,該省政協副主席李晉修被責令辭職,作為國務院調查長春長生小組負責人的市場監管總局副局長畢井泉亦要引咎辭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