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律師劉正清遭當局調查 疑逼他退出黃琦案

黃琦的代理律師劉正清與黃琦母親蒲文清早前到綿陽看守所探視黃琦。(吳亦桐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2018年10月17日,黃琦案的代理律師劉正清收到律協的《立案通知》,調查理由為早前劉正清會見黃琦時向其傳遞香煙。(吳亦桐提供)

2018年10月12日,蒲文清在北京與德國、英國、瑞典等駐華官員會面,人權官員表示高度關切黃琦案。(吳亦桐提供)

繼黃琦早前代理律師隋牧青遭吊照報復後,繼任代理律師劉正清周三(17日)收到律師立案調查通知,調查理由為他在7月底會見黃琦時傳遞香煙。黃琦母親認為當局此舉意在壓迫劉正清退出,再安排官派律師將黃琦定罪。(吳亦桐/劉少風報道)

繼今年2月「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的代理律師隋牧青遭當局報復吊照後,黃琦另一位辯護律師劉正清所屬的律師事務所,收到廣州市律師協會發出的《立案通知》。

廣州市律師協會指出,接到羈押黃琦的四川省綿陽看守所投訴,今年7月30日劉正清獲准與黃琦會見時,向黃琦傳遞數包香煙;投訴方指控劉正清無視規定,違規向羈押人員傳遞違禁物品。

在廣東律協發出的《立案通知》中,還硬性套用《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及司法部相關規定中的法條,發出停業甚至吊照、追究刑事責任威脅。

劉正清透過社交媒體的「律師群組」公開該通知,並附言:他們要準備對我下手了。劉正清疑因遭到壓力未能接受本台採訪。

本台聯繫廣州律協負責本案工作組人員牛敬之,對方以正在處理其它投訴案件為由拒絕回答記者問詢。

目前黃琦案進入關鍵時期,因黃琦拒絕認罪、辯護律師亦堅持無罪辯護,當局開始變換手法。

上個月當局將黃琦、前警察訪民陳天茂、維權人士楊秀瓊三人涉及的「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案拆分處理,陳天茂的罪名被改為「過失泄露國家秘密罪」,而楊秀瓊不在重新起訴書中。

黃琦案的前代理律師隋牧青質疑當局有可能逼迫其他兩人認罪,用以作為構陷黃琦的「罪證」。

黃琦母親蒲文清向本台表示,當局找借口立案調查劉正清,意在逼其退出黃琦案,為接下來的開庭強派官方律師做準備。她表示絕不向官方妥協。

蒲文清說:她們就是打擊報復,目的就是讓劉正清退出,因為楊秀瓊、陳天茂的律師已經被她們辭去,由官方律師代理,黃琦的律師她們肯定也想辦法(逼迫)退出,退出後好由官方決定律師。她們沒辦法結案,所以現在才採取這種下策,現在我就希望李靜林和劉正清能夠走到黃琦案的最後。

旅居加拿大的被吊照律師祝聖武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律師為被羈押人帶煙已是通行的「潛規則」,當局在數月後祭出這樣一個調查理由,毫無疑問是對劉正清堅持為黃琦無罪辯護、公示黃琦案情,亦是對劉正清近年代理秦永敏案等諸多敏感案件的欲加之罪。

祝聖武說:黃琦的案子是國際上關注度最高的中國人權案件之一,黃琦本人拒絕任何的妥協,所以共產黨一直非常頭痛,共產黨一直認為劉正清律師在其中的代理有堅固黃琦的意志、也有幫黃琦母親堅定反抗決心的作用,所以她們迫切地希望劉正清退出案件的代理。突然調查劉正清目的顯然不是為嚴肅法律,而是要劉正清在黃琦案和其它人權案件中不能再以人權律師的姿態去戰鬥。

10月8日,黃琦的另一位代理律師再次會見黃琦,其後對外透露黃琦病情嚴重,黃琦表示堅持不會變更律師,如果當局強制,他將拒絕出庭。

上周五(12日),黃琦母親蒲文清與德國、英國及一些歐盟國家駐華使館人權官員會面,人權官員表示將給予該案高度關切,早前蒲文清也向德國總理默克爾致信求助。

55歲的黃琦,因持續披露公共事件、人權訊息,遭當局報復,兩次被捕判刑。2016年4月,黃琦根據政府部門向前警察訪民陳天茂提供的一份信訪報告內容,在「六四天網」發表「公安廳定下打擊天網黃琦方案」報道,以及接受「自由亞洲」採訪;這兩項成為後來被控泄密案的重要罪證。目前被羈押在看守所的黃琦病情危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